首页 > 现代 > 以爱冠名:许你无期徒刑 > 

前程

第3章 前程

众所周知,盛煜从不出席声色犬马的局。

今晚,是看在聂清远聂导的面子。

会所外停着清一色的豪车,盛煜前脚刚从车里踏出去,后脚就有人过来打招呼。

“盛总,您来了。”

盛煜眼神都没甩给那人一个,抬脚踹了下车门,“下来。”

姜驰脸色能冻死人,她这身衣服薄的跟纸片似的,风一吹就透,真是日了狗了。

盛煜看着姜驰飘扬的发丝,耳根通红,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纯粹给冻的。他沉默片刻,把胳膊递过去。

姜驰磨牙,到底还是挽住了他的手臂。

人靠衣装,自古不变的定律。

前一刻她还是清新脱俗的良家女人,下一秒就能媚意横生,冷艳冰霜,把高贵和妖娆两种极端演绎的淋淋尽致。

这里不缺明星大腕,有背景有资历的比比皆是。但姜驰身旁站着的男人是盛煜,她就有昂首挺胸的本钱。

穿越人群,盛煜看到这场盛宴背后的中心焦点,一个站在食物链终端的半旬老人。

他走近,微微颔首:“聂导,来晚了。”

聂清远目光在盛煜和姜驰脸上来回穿梭,半晌,笑了起来:“不错。”

这话不管对人还是对别的,姜驰都听着顺耳,脸上的疏离感稍微淡了些许,眼角染上一层似有若无的浅笑。

“您好。”

聂清远点头,“这位是……?”

“姜驰。”盛煜举了举手中杯,“公司挖掘的新人,近期打算让她接一部戏。”

聂清远了然的笑了笑,说:“难怪你愿意过来,原来是有事儿求我。”

姜驰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这就是他给自己安排的好前程。

当演员,做明星,亏他想的出来。

“之前接过戏?”

姜驰摇头,“没有这方面经验。”

聂清远喜欢她的坦诚,也很干脆的告诉她:“我这里确实有角色,但没有放着舒雅不用,贸然用新人的道理。女二人设是个妖艳贱货,对演技要求不亚于女一,你能演吗?”

姜驰不答反问,“舒雅是谁?”

聂清远惊讶地看着她,“你不知道吗?”

姜驰没吭声,不是她不想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盛煜不冷不热的打圆场,“微博热度排行榜前七的演员,近期正火。”

她这才抬头,“我想尝试一下,请您给我这次机会。”

聂清远自上到下把她打量个彻底,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姜驰,你还没有准备好。”

姜驰一时无言,她到底年轻,分辨不出这句话明里暗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总归她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弃。

盛煜自始至终都没插话,他像是来叙旧的小辈,应酬时顺便拉一把新人。

聂清远活了大半辈子,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什么样的没有。他搭眼一瞅,就知道盛煜和姜驰的关系不一般。

他接下来的话,让姜驰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

“给你点时间,年后在联系我。”

聂清远聂导一诺千金,姜驰不知道他这句话的价值,但盛煜心知肚明。

他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嗓音低沉:“谢谢。”

这是明晃晃的贿赂。

聂清远爽朗一笑,顺手接过来。

……

姜驰喝的头晕目眩,她后来是怎么被带回来的,中途都发生过什么事,醒来后一样都记不清。

太阳穴突突直跳,疼的厉害。

她看着镜子里宿醉后的自己,心情很是一言难尽。

眼底乌青,神情恍惚,脸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怎么看都怎么像是纵欲过度产生的后遗症。

昨晚就觉得冷,果然是发烧了。

她不想小题大做,把空调开到最高档,乖乖钻进丝绒被里。蜷缩成一团,鹌鹑似的。

昨晚睡眠充足,她闭眼也睡不着。

头昏昏沉沉的,翻来覆去也缓解不了周身热度,姜驰出一身冷汗,脸白的吓人。

盛煜推开房门,被屋里滚烫的气流砸了满脸,他脚步微顿,敏锐的朝着床那边看去。

头发被汗水浸透,暴露在空气中的耳朵,红的刺目。

“姜驰?”

朦胧中听见一声呼唤,姜驰睁开眼。

盛煜已然走到她面前,捏住被角一把掀开。她身上烫的像个火炉,被盛煜横空抱起来。

姜驰徒然一惊,绷紧全身:“干什么?”

她声音哑的不可思议,问完这句话,就趴在他肩头剧烈的咳嗽不停。

盛煜沉着脸,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去医院。”

“盛煜,”姜驰姿态放软,循循善诱,“我没事儿,不用去医院,喝点姜汤就能好。”

盛煜压根不想听她废话,直接把她塞进车里。

姜驰:“……”

到医院挂号,听诊,测体温,验血,她全部重量都靠盛煜支撑着,没出息的腿软。

392℃,急性肺炎。

姜驰被带到病房里输液,耷拉着眼皮,一声不吭。

盛煜眉宇间隐隐透着躁郁,这会儿已经很明显了。她病中难得乖顺老实,目光直白平静,不似往常刺猬似的,让人有种不易交涉的距离感。

脑中倏忽闪过梦里冗杂的片段,拼凑起来。记忆中一双煞血的眼睛与眼前的这道人影重合,更像是被激发了某种兽性,透过虚幻的假象,让人彻底看清了她的本质。

盛煜抿唇不说话。

姜驰低着头,心里那股交织的不安,随着他不容忽视的那道视线越来越强烈,本能的不想触这个霉头。

把盛煜的沉默当老实,是她犯的最大错误。

头顶投下一片阴影,姜驰心里咯噔,暗道一声,来了!

把她如临大敌的表情看在眼里,盛煜胳膊撑在她脸旁,臂弯中姜驰像炸了毛的猫,满身防备。

盛煜冷眼看着她。

沉默半晌,姜驰首先败下阵来。

“你想怎么样?”

盛煜听见,倏地笑了一下,“姜驰,你这幅表情,别人会以为我在欺负你。”

姜驰木着脸,伸手抵在他胸前。

“离我远点儿。”

盛煜垂眸,语气淡薄:“装什么贞洁烈女?”

姜驰深呼吸,眼神渐冷:“没装,就是不想跟你玩。”

他脸色瞬间转黑,突然掐住她下巴,俯身逼近:“你再说一次?”

疼痛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姜驰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装,就是……”

话没说完,她骤然瞪圆了眼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