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愿岁月可回首(简逸庄微微) > 

她是我妹妹

第1章 她是我妹妹

简逸辞职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离职手续,离开了伦城。火车上的她一脸憔悴,许久未打理的头发黯然无光地垂在肩上,像是一株很久没浇水的绿萝,软塌塌地毫无生气。她不停地用右手抚摸舒展左手的无名指。这是自小就有的习惯,每当心情抑郁难过时,左手无名指总会莫名其妙地发麻。车窗外的风景不停地向后倒,刷刷地闪过,一想到那晚不堪的一幕,简逸便心痛如鼓锤。陈建生的那一句“她只是我妹妹”硬生生地将这两年的感情划上了句号。呵,明明是谈了近两年的女友,他却在那个艳丽的女子面前,口口声声唤她妹妹。好一个“妹妹”啊!

她低下头,从包里拿出纸巾,轻轻拭去脸庞的泪水。左手一点一点地捻着含着泪水的纸巾,碎屑落到腿上,那凋零的白色,像是祭奠她屈辱的爱情。简逸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胳膊,强忍着颤抖的身子不哭出声音。

想起这段感情,简逸心中悲愤,为自己的懦弱自欺,也为他的欺骗玩弄。两年来,陈建生常常以工作忙的借口,无缘无故地联系不上。平时空闲的时候,也从来不带她见朋友家人。简逸为此感到很不安。多次提及时,他总是说,“宝贝,我现在想先忙事业,升职后再说成家的事情。而且,我想单独跟你一人在一起,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嘛!”说着便顺势搂住简逸的小蛮腰,凑过嘴唇开始摸索进攻。简逸听的多了,即便心中委屈,也不再说什么了。

他们两个人公司都伦城中心,中午的时候陈建生会开车来找她吃饭,有时也会带简逸回公寓休息。他的父母几年前在伦城为他买了一套公寓,还是学区,现在房价已经涨了好几倍了。建生在一个知名互联网公司——“蓝海”任项目设计师,“蓝海”是行业里的翘楚,公司内部竞争亦十分激烈。建生入职已经有五年,才刚刚升了部门主管。他虽不是高大帅气,但气质儒雅,勤奋上进,也算是响当当的“潜力股”。简逸是个刚毕业工作仅一年的行政助理,家境亦十分普通。唯一说得过去的便是她温婉清丽的容貌和纯洁淡雅的书香气质了。

在她还小的时候,母亲就常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一定要找一个让自己过得衣食无忧的男人”。自从知道简逸跟陈建生谈恋爱后,母亲便很高兴,打电话的时候经常嘱咐她,要好好跟建生交往,争取尽快结婚。结婚?就是跟最爱的人相守一生吧。可为什么,一想到跟建生结婚,她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地惶恐呢。

记得大学的时候,简逸跟当时的男友明俊聊起过,想要在教堂举行婚礼,神圣又坚贞。明俊说,“逸儿,我一定满足你的心愿,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那时月亮是圆的,花儿是香的,简逸是被捧在心尖的。然而时过境迁,毕业分手后,他们俩便再也没有什么交集。彼时的承诺已化作儿童口中的糖果,吃着甜,过后也就抛在一边了。

简逸还不曾跟建生提起过她的婚礼梦。她在建生面前是自卑的,是家庭?工作?生活阅历?还是房子车子?或许都有吧。那敏感而多虑的心思就像是长在心底的海藻,不时地扰乱她对这段感情的信心。建生比她大六岁,记得当初做他女友时,简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这么一个优质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上平凡普通的自己呢?简逸心里既高兴又忐忑,这恋爱谈起来当然也是小心翼翼,凡事都以建生为中心,生怕说错话做错事,惹建生不开心。虽时有委屈,但大体上还算安宁。有时想想跟明俊在一起,自己是被宠坏的小公主。可在建生这里,自己就变成了卑微的女仆。爱情,总是没有道理可言。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游戏罢了。

这天晚上,他们庆祝完建生的升职宴,正开车前往他的公寓。窗外夜色迷离,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了这座城市。夜晚是沉静的,但简逸认为,夜晚才是真实生活的开始。白天所有的光鲜亮丽,都在夜晚轻轻地滑落,变成了纯棉的家居服,自在地翘起脚丫敷着面膜。白天所有的沉稳果敢,也在夜晚褪去了锋芒,变成沙发上的“葛优躺”,遥控器才是最亲密的伴侣。所有奋斗在这座城市的人,或许只有晚上回到自己的小窝中,才敢展露真实的自我吧。正感慨着,她忽然发现建生开车加快了速度,“你开这么快干嘛?”简逸问道。

建生并不搭腔,只一味加速向前开。她不经意转头,忽然瞥见后视镜里有一辆车在追他们。简逸感到不太对劲,“建生,后面那辆车你认识吗?他怎么在追我们啊?”建生看起来有点慌乱苦恼,皱着眉头,低声骂了一句。后面的车仍然紧追不放,直到把他们逼停在路边。

建生叹了一口气,准备下车。他说,“是我的一个朋友,你先在车上坐着,不要下来。我跟他聊两句就好。”简逸很听话,乖乖地坐在车里。她透过车窗看到一个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有型的女生气冲冲地走到建生的车边,直奔简逸坐着的副驾驶。建生一个横步跨过来,用胳膊挡住了那女子要开车门的手。她显然很生气,大声质问,“车里坐的是谁?你从哪里找来的小妖精?你说!昨天还跟我在床上发誓,只爱我一个人,今天就带着小妖精出门了。陈建生,你可真够贱的啊!我这就告诉叔叔,明天让你卷铺盖滚蛋!”

简逸听得心惊肉跳,这话里信息量太大了!莫非建生盼了许久地升职跟这位姑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不光是升职,他们,他们都已经……!简逸感到一阵恶心翻上来,她呼吸急促,身子想动却怎么也动弹不得。此刻的她就像是被乌云席卷的太阳,在暴烈的推动下慢慢沉了下去,落进了深渊,崩塌碎掉,却毫无反抗之力。她缓缓摇下车窗,夜色下那是一个艳丽骄纵的女子,愤怒使她的脸看起来有些变形,但仍不失为一个美人。“妍妍,她只是我妹妹”陈建生拦着她的胳膊说道。

“妹妹?”简逸感到一阵耻辱。霎那间,过去那些蛛丝马迹的线索如今都组成了一幅幅画面不停地在她脑海里上演。她不由地攥紧拳头,指甲深陷进肉里,但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简逸深吸一口气,用力打开车门,那女子一步走上前,挥起胳膊就要打她。建生用上身挡住了那女子,又转过头对简逸说,“喂,简逸,你,你别走啊!”简逸浑身冰凉,大脑一片空白,拎着包踉踉跄跄地转过身向街对过走去。背后传来那女子的尖叫声,“陈建生你放开我!这个小贱人,装模作样的地假清纯,背地里干着见不得人的下流勾当,我要撕了她!”

“贱人”呵呵,这真是一个绝妙的称呼啊!简逸冷笑,今晚,他们仨到底谁是“贱人”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