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愿岁月可回首(简逸庄微微) >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第2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简逸打开家门的时候,父母正在客厅吃午餐。一见到她,都很吃惊。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母亲问道。

“我辞职了。”

“为什么辞职?”

“不想干了。”

“那,那陈建生呢?”

“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怎么回事?”

“妈,他出轨了。”

“出轨?你怎么这么没用,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你怎么不去把他追回来?回家来干什么?!”

“妈!”简逸诧异地看着她。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么没用的女儿!连个男人都留不住,养你这么大,到现在还嫁不出去,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愤怒、不甘、伤心充斥着简逸的心,她知道母亲一直不喜欢自己,但也没想到,她居然连一点温暖安慰都不肯给自己。那些冰凉的话语像是利剑一样插入心中,把她搅得七零八碎。

简逸直愣愣地站在客厅,恍若掉入一个黑暗冰冷的大坑,那里有无数幽暗的声音在叫嚣,“你是个不配得到爱的人,这世上不会有男人爱你的。”

魔鬼伸出了魔爪,恶狠狠地拿起简逸的自尊,将它们片片撕裂。

他狂狼咆哮着,露出了诡计得逞后的邪恶笑容。

简逸缓缓抬起僵硬的脖颈,整个人像失了魂魄一样。

“是我没有用,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把他追回来。”说完转身就走了。

房间里留下父亲沉重的叹息和母亲愤怒的抱怨。

简逸拖着行李箱,背着包,像是一片飘零孤单的叶子,摇摆不定地走在路上。自前两天从伦城离开,陈建生打电话过来,她没有接。他又发了信息,解释说那晚只是逢场作戏,妍妍是他们公司领导的女儿,是关系不错的哥们,最近走的比较近而已。这样的谎话,从这样的人嘴里冠冕堂皇的说出来,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把我当小丑吗?”简逸恨恨地想。

“我到底做了什么?我从小就听她的话,从不敢反抗违背她的心意。我这么讨好她,她为什么还是不喜欢我?”

我对陈建生,掏心掏肺,委曲求全,全心全意地待他,可到最后换来的是什么?!老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这样对我呢?简逸悲愤了极点,她恨老天,恨妈妈,恨陈建生,更恨自己。

现在要去哪里呢?能去哪里呢?简逸茫然地看着天空。乌云遮住了太阳,阴霾笼罩着大地。她的心如死灰。

长久以来,自己为什么隐忍着,为什么不肯放弃这段并不快乐的感情呢?简逸比谁都清楚。因为她的母亲。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长大的简逸,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在家里抢着干活,照顾弟弟,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先给弟弟。她总是在干完家务活之后躲到自己的小房间里,才能缓一口气。母亲脾气暴躁,一句话说的不好,就会责骂简逸。小时候的她很怕母亲。有一次简逸数学没考好,被叫家长,母亲去了。回家之后母亲抓住她,就开始打,一边打一边骂“养你这样的死妮子有什么用,学习不好,光知道气我,你怎么不去死!”简逸咬紧牙关忍住不哭。她知道,只要哭出声音,就会被打的更厉害。晚上母亲没有给简逸饭吃,硬是罚她跪在院子的石子上。

在她幼小地心灵中,以为全天下的母亲都是如此,以为全天下的女孩都不受欢迎。直到有一天,学校组织六一儿童节晚会,简逸是班里舞蹈组的成员。其中一个同学李乔的妈妈是理发师。于是老师请来她来给班里舞蹈组的成员做整体的发型设计。一群小朋友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看着阿姨先给李乔梳辫子。那是两个羊角辫,把头发从中间分成两部分,扎起一定的高度,各编成辫子。然后用红色的细发带一圈一圈的缠绕在辫子上,不一会儿就成了活灵活现的“小哪吒”。阿姨十分温柔地跟李乔说话,不小心弄疼了她的头发,她都会很心疼的替李乔吹一吹,揉一揉头皮。简逸看呆了,原来天下还有这么温柔的妈妈啊。轮到简逸的时候,“小丫头,你的头发又细又软,是个有福气的人啊。不像我们乔乔,又厚又密,一看就是操心的命。”阿姨温柔地拢起她的头发。

“阿姨,看头发还能看出福气来?”

“是啊,‘贵人稀发’。我看你啊,额发生的高,长得又这么俊俏,以后肯定是个享福的命哇。”

简逸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话,她像是被神灵祝福了一般,整个人都暖暖的。她低下头轻轻的咬着嘴唇,笑起来。原来头发细软还是贵人的标志啊!幼小的她忽然对自己有了一丝喜欢,“原来我长的好看,可是为什么妈妈不喜欢我呢?”想到此,她有些伤心。“先不管了,为了以后当贵人,我现在吃点苦不算什么吧。”她暗自对自己说,“以后等我有钱了,过得好了,我就远远地离开家,再也不回来。”

待她长大了,母亲的那句“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加分!”就变成了“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抓紧找一个好的嫁出去,别在家里赖着了。”

所以简逸抓到了陈建生,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即便对方并不是那么宠爱自己,为了能够满足母亲的心愿,为了能够早点嫁出去,即便自己受委屈,也认了。

可是,老天偏不让她如愿。

简逸又回到了火车站,她给小姨发了一条信息,说想去看看她。小姨很开心,让她尽快过来。小姨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独身女人,独自住在希城。她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广告公司,效益还不错。记得小时候,每当放暑假,简逸都会去姥姥家住上一阵子,那时候,小姨在一家工厂工作,舅舅还在读大学,他们都十分喜欢简逸。尤其是小姨,格外疼她,每晚搂着简逸睡觉,给她讲故事,给她梳小辫,还带她去她的朋友们那里,一起聚会玩耍。那真是一段无忧无虑的美妙时光。小小的简逸心里常常把小姨幻想成自己的妈妈,要是妈妈也像小姨一样温柔、疼我就好了。

如今大了,小姨在她心里仍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那是温暖、是包容,是可以放声哭泣和大笑的地方。

两个小时后,简逸到了希城,小姨开车来接她。一见到小姨,简逸就跑过去抱住她,眼泪忍不住往下流。小姨拍拍她的后背,轻轻地说,“没事了,到我这里就没事了。”

在车上,简逸看着小姨,她的眼角已经有了一些细纹,皮肤也不如以往紧致了,那是寂寞的时光用心雕刻的痕迹吧。简逸心中叹息“岁月何曾饶过美人啊!只会对她们更加残忍!”

“小姨,我……”

“嗯?”她稍微转头看了简逸一眼,声音温柔清亮如水。

“你能收留我一段时间吗?我,我妈不想让我待在家里……”鼻子一酸,她的泪水又涌出来了。

“好呀!正好我也需要个人作伴呢,你什么都不要想,在我这里好好放松放松哈。”小姨笑着说道。

她什么都没再问。

简逸佩服这样的女人,永远懂得尊重他人的隐私。即使是亲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