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愿岁月可回首(简逸庄微微) > 

蒂芙尼蓝气球

第3章 蒂芙尼蓝气球

“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简逸在我这里,我会好好劝她的。”简逸迷糊听到小姨在打电话。她从床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走进客厅,一下子又歪倒在沙发上。

“是我妈打来的电话?”简逸瓮声他瓮气地问道。

“是她。不过,我们不用管她。”阿姨调皮地看着她。

简逸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小姨,“小姨,你真是天使!我太喜欢你了!”

“得了吧,哪有这么老的天使。”

“小姨,你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

“油嘴滑舌!”

“小姨,谢谢你。”简逸忽然很感动。

“谢什么?”

“谢你收留我,谢你肯听我哭诉,谢你安慰我,谢你帮我挡住我妈,谢你,再生之恩!”简逸一口气说了出来。

其实真正的感谢,简逸却说不出口。

小姨对她感情受挫后的包容和尊重,给予她情感上的支持与陪伴,才是最让她感激的。

小姨把她当人看。

“行了,小丫头,都快把我捧到天上去了。你呢,也别总是在家里睡觉了,走,跟我去公园转转。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好嘞!等我收拾一下!”简逸一秒变成元气少女。

“我们走吧!”简逸笑着从客房走出来。她穿着一身淡米色丝绸长裙,上面印着桃色的百合花,那淡雅款款的样子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清秀干净地鹅蛋脸,虽瘦了一圈,倒更显得精致小巧了。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闪地,闪着光,含着笑。

小姨看着她,一时间竟怔住了。

“真好看!”小姨站起来挽住她的胳膊。

户外的阳光透着初秋的味道。习习的风带着北方的气息,温柔如羽毛般从脸庞拂过。简逸的长发被吹起,额前的发丝挡住了视线,她用手轻轻拢在耳后。时光静谧安然。她们俩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缓缓地向前走着。简逸忽然间有那么一种感觉,如果就这样迎着阳光走,是不是以后的人生都会变得光明而顺遂呢?她正想着,太阳光线忽地强烈了一些,小姨慌忙用帽子遮住脸颊,向前走了几步,顺势坐在公园的休息椅子上。“太晒了,我先歇一歇,你自己玩吧。”小姨说道。

“叔叔,我的气球,我的气球跑了!”一个小姑娘喊道,简逸循声望去,那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气喘喘地向简逸这边跑过来。她看到一个蓝色的气球飘了过来,于是轻轻一跳,抓住了那根绳。

一个漂亮的气球,蒂芙尼蓝。

小姑娘跑到简逸身边,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阿姨,这是我的气球,你把它还给我好吗?”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说道。

简逸提了提长裙边,蹲下身子,笑嘻嘻地问,“我怎么知道这只气球是你的呀?”她想逗逗这个小娃娃。

“就是我的,是叔叔给我买的!”小姑娘拉住了年轻人的手,抬起头看着他,“叔叔,这是你给我买的气球,对不对?”

“既然气球在这位阿姨手里,不妨就送给她,叔叔再给你买一个,好不好?”年轻人说话了。

他的声音如同中世纪的贵族少年,又像是阳光下闪着光的棉花糖,阳刚而不失柔情。简逸听着很舒服。

“不要……我就想要这个蓝色的气球。”小姑娘快要哭出来。

“阿姨跟你闹着玩呢,气球还给你,拿去玩吧!”简逸温柔地说道。

“我有气球喽!”小姑娘一手拿着气球,一手拉起那个年轻人,欢快地向前方走去。那年轻人跟简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也只是笑了一下。

他穿着白色T恤,卡其长裤,运动鞋。干净无邪的笑容,温柔磁性的声音,简逸迎着他灿烂的目光,忍不住脸发烫。

他越走越远。阳光下留下长长的影子。

简逸收回目光,心里微微叹息。

“这年轻人很阳光啊!”小姨看着简逸赞叹道。

“是啊,很阳光。”

“可以打个招呼的呀”

“只是偶然,一转身就会忘了的人。”简逸的声音忽然变得郁郁寡欢。

她想起了陈建生,想起了那段伤心的感情,情绪低落起来。有时候失恋的女人,才真是六月的天,时晴时雨。

陈建生是真的伤她的心了。

记得有一次陈建生开车带她出去玩,高速路一眼望不到头。

车里播放着王菲的《红豆》,“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林夕的词总是很容易就触碰到内心那块最柔软的角落。

我们每个人,赤手空拳来这世上走一遭,谁不希望遇到真爱,谁不希望能被那人温柔呵护,包容一生?谁不希望能跟他长久相爱,相守一生呢?

陈建生腾出一只手握住简逸的左手。

“手麻么?”

“有点。”

“听歌动感情了?”

“嗯。”

“小逸,你愿意陪我看细水长流吗?”陈建生忽然很郑重。

简逸十分感动。

他从不曾说这样的话。

她想起了那些“我爱你”,听得舒服,心里却是不安稳的。

可这一句,简逸,听出了真实。

她很欢喜。

“嗯,我愿意。”

那一刻,陈建生的手握的更紧了。

那一刻,简逸的心变得更勇敢了。

那一刻,车里满是诚恳的味道。

那一刻,两颗心是真正相通的。

可,如今他出轨了,他欺骗了简逸。爱她时是真,出轨时也是真。这世上情爱的真真假假是不是都要靠道德来评判?那每个人岂不是都有被豁免的理由了?

她原以为自己会忘了他,就像当初忘了明俊一样。可是,陈建生就像魔鬼一样,摧残着她的内心。他彻底捣毁了简逸的自尊,她的自我价值感轰然倒塌。那些质疑声每天都在简逸脑海里回放。“我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吗?我是不是很不好?还会有人爱我么?我在家不受欢迎,感情上又被劈腿,我委曲求全讨好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简逸想到此,那刚刚放松的心情瞬间又堵压上了。她喘不上气来,无力地靠在小姨肩膀上,痛苦地揉着心脏。

她想要把心结解开,她更想把它撕开,狠狠地取出那魔鬼般的质疑声。

“感情这种事情,不是靠劝,也不是靠自我意志就能解决的。它就像是缠绕在树枝上的藤蔓,只要有枝,就这一直缠绕下去,除非有人把它一刀斩断。”小姨的声音缓缓沧桑如老妪。

“小姨,求你把它斩断吧!我太痛苦了!”简逸哭了。

“会很痛的,你能承受的住吗?”

“能,我想结束这一切,你帮帮我吧小姨!”

“丫头啊,这,只有靠你自己啊,旁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小姨温柔地揽过她的肩膀,轻轻地拍着。

斩断情丝心犹乱,千头万绪仍纠缠。

“我做不到忘记,就只能承受这痛苦。”简逸悲伤无奈,整个人灰暗了下去。

那裙子上的百合花依然如故,只是少了些许芬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