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愿岁月可回首(简逸庄微微) > 

欢迎礼

第5章 欢迎礼

“今晚聚餐,六点半,清水居203房间。”简逸收到销售群发的消息。

“今晚聚餐啊,是不是要喝酒,好讨厌啊。”简逸嘟囔着。

想到今晚只有自己是新人,连个作伴去的都没有。简逸很是烦躁。

哎,第一次参加公司聚餐,迟到了总归是不好的。简逸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准备到公司门口打车过去。

这时同事李源刚好启动车子,他摇下车窗,招呼简逸搭他的车一起去。简逸很感激,边道谢边坐上了副驾驶。

“天气越来越冷了,这个点不太好打车的。”李源温和地说道。

这个李源是销售二组的同事,跟简逸所在的一组,以及卜苏所在的精英组,共同构成了整个销售部。

“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简逸慌忙致谢。

“都是同事,不必这么客气的。”

“咱们公司经常聚餐吗?”

“公司整体聚餐并不频繁,但是咱们销售部倒是经常会聚一聚。今天也是销售部聚餐,只不过请了公司的总经理。”

“哦,那是不是会喝酒啊?”

“是的,销售顾问平时比较辛苦,接待客户也难免会出现‘撞单’,所以平日里少不了闹别扭。趁着喝酒的机会,就一笑泯恩仇了。嘿嘿。”

“哦,原来是这样子!那新员工也要喝吗?”简逸问道。

她开始担心自己是否真的像卜苏说的那样,要“过关”呢。

“哈哈,当然了!这是销售部压轴的项目,也是对新加入的销售顾问一个‘欢迎礼’。你今晚做好准备了么?”

“啊,我,我不会喝酒的。”简逸低声说道。

“那哪行呢,你得多练练,咱公司的销售顾问,各个都很能喝的。这是必备的技能之一。”

“哦,看来今晚我逃不过去了。”简逸有些担忧。

李源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到了酒店。他们一同走进房间。

房间够大,两张打圆桌。一组五人,二组五人,精英组三人,加上三个主管,一个销售总监,一个总经理,总共十八人。

大家陆陆续续的都到了,他们有的跟各自要好的伙伴坐在一起。有的看着领导的眼色,帮忙招呼着拿酒摆桌。简逸本来就很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她有些紧张。

“站着干嘛,坐吧。”总经理走过她身旁,温和地说。

简逸好像得到了赦令,顺势坐下了。

总经理姓陆,名寒山。三十六岁,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身上还总飘着古驰香水的味道。

“第一杯酒,我要感谢销售部的全体同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已经超额完成年初制定目标了!这一杯酒我敬整个销售团队,干了!”陆总豪气满怀地干了第一杯酒。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各怀心思。

这可是一杯白酒啊,就这么干了,胃肯定受不了,但是领导都带头喝了,当下属的,哪能怂呢。

“干了,干了,大家也都干了!”销售总监李诚举着酒杯招呼道。

辛辣的白酒纷纷滑入胃里,引发了一阵痛苦的痉挛。

简逸举着酒杯,看表情像是要上刑场。

她趁着大家仰头的瞬间,轻轻把杯中的酒洒了一半在地板上,然后也像大家一样,迅速举起酒杯喝了。

但是酒并没有下肚,她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纸巾,捂在嘴边,又一点点地吐出来了。好在大家都忙着自己,没有发现她的“小技俩”

等她把嘴里的酒全部吐出来,正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高兴时,忽的看到卜苏在对自己笑。又是那样阳光的笑容,又是那般不羁的模样。

他那邪魅的眼神,仿佛已经把简逸看穿了。

简逸脸一红,夹了一口蔬菜,慢慢地咀嚼着。

随着喝酒进程的加快,房间的气氛也热烈起来了,大家开始自行敬酒。

有人在陆总和李总面前表态,“领导,你放心,我明年一定再创佳绩!”然后一口闷了。有人拉着好哥们说着玩笑话,碰杯嬉戏。有人揽着因业务闹别扭的兄弟,笑着说着,“兄弟,都在酒里了啊!”咕咚一声又干了。

他们通红的脸庞,喧嚣的嬉闹把整个房间都烤的暖暖的。

简逸寻思着自己也该去给领导敬酒,毕竟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她端了一杯红酒,走到陆总面前,笑着说,“陆总,这杯酒我敬您。感谢您给我来德臻工作的机会。虽然工作的时间短暂,但我也感受到这是一个团结向上的大家庭。今天,我跟您这个大家长表个态,日后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她刚想干了,陆总说“哎,简逸,别着急喝嘛。”

“大家静一静,我们是不是还有一个活动没进行啊?”陆总粗着嗓门喊道。他身上混杂着酒气喝香水气,闻起来不伦不类,像是城乡结合部来的小贩。

简逸心底弥漫出一丝厌恶的气息。

“是啊是啊!”其他人附和道。

“来,简逸,咱们新入职的员工呢,都要过关的。规则呢,要么吹一瓶啤酒,要么干一杯白酒。你自己选。”销售总监李总乐呵呵地看着她。

“额,我,我喝啤酒吧。”简逸被大家齐刷刷地眼神盯的不好意思。

“好,上啤酒!”李总吆喝道。

一个同事拿来一瓶啤酒,起开了。

简逸看着那一瓶,心里不停地打怵,怎么办,逃不过去了!

“陆总,我能不能把酒倒在碗里喝啊?”简逸温柔地请示。

那可怜兮兮地温婉模样,想必击中了在场的大部分男人。

“可以,当然可以!”陆总很豪爽地应答。

于是,简逸把啤酒倒在碗里,她深吸一口气,端起碗,刚要喝,忽然停住了。

“简逸不胜酒力,喝酒之前,想先向各位兄弟姐妹求个帮助。一会我要是晕倒了,麻烦你们送我回家好不好?”简逸眼波流转,声音绵柔清浅。

“好!”“没问题!”周围一群应和声。

简逸仰头就开始喝。

冰凉的啤酒汩汩地灌进胃里。

她忽然感到很伤心。

全部的人都在看着她喝酒,没有人会因为她是女生而放过她。

不管他们是看笑话也好,还是心有怜惜而力不足,简逸都觉得孤独无比,她喝的不是酒,而是自己的领悟。陈建生离开她,母亲赶她出来,在这个世界上,谁才是她的依靠呢?

简逸的泪水无法抑制地流下来,悄无声息地滑进了啤酒碗了。

一碗喝完,还有一碗。

当她端起第二碗的时候。

“慢着,我来替你喝。”

是卜苏。他不顾众人的异样的眼光,走到简逸跟前,从她手里接过那碗酒。

“哎,你要英雄救美,只喝这一碗可不行啊!是不是啊?大伙儿说说!”章林笑着喊道。

“是啊是啊,你得吹两瓶才行!”

“好,把酒都起开!”卜苏扫了现场一眼,端起碗一饮而尽。

又连续不停地吹了两瓶啤酒。

“好!好!”房间里响起了稀稀拉拉地起哄声。

卜苏脸慢慢地红了,肚子也被撑的圆鼓鼓的。

简逸看着卜苏,又感激又心疼。

散场的时候,简逸叫住了卜苏。

“今晚,谢谢你。”

“不用客气。女孩子少喝酒。”

“为什么帮我?”

“不为什么,看不惯他们欺负你。”

简逸心里一热,她低下头,不知该怎么说。

“你喝了那么多,没事吧?怎么回家啊?”

“没事儿,我走回去。离家不远,正好散散酒。”

“哦。哦。那,那我陪你走一段吧。”

冬日的夜里,寒风像刀子一样。简逸吸了一口气,打了一个冷战。她紧了紧衣领,把手揣进手套里。街上很安静,远处有一些忽明忽暗的灯光,偶尔听到出租车孤独地穿行声。街边路灯昏黄,透着微薄的暖意。这个城市跟他们说晚安了。

简逸的小脸在灯光下,有一股清冷的美丽。长长的睫毛微垂,消瘦的脸庞冻的有些发红,像是一抹未抹匀的胭脂。花瓣型的小嘴,随着呼吸,呵出一团白色的冷气。那样子像极了一方璞玉,让人忍不住动心怜爱。

卜苏回头看了她一眼,站住了,他解开自己的围巾,戴在简逸身上。

黑白相交的围巾,有卜苏温暖的体温和独有的味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