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爱似风雪久寒凉 > 

爸开车撞的我

第3章 爸开车撞的我

我找准机会,再次进城。

去往父亲公寓路上,我看着秦臻的身影出现在他家窗户前,一时失了神。

他还记得我吗?记得那个大雨夜他曾救过一个瘦瘦的女孩,记得他曾温柔帮我擦拭过伤口……

我靠在路灯柱前,足底生根完全挪不开。

忽然,秦臻扭头看向窗外,目光直直地射向这边。

我急忙拿伞挡住自己,连逃带跑地走开。

不能让他看到我,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匆匆到达父亲的公寓时,他常开的黑色轿车刚从车库出来,没有任何停顿便直接开走。

我冒雨追了过去,慌张的呼喊声全被雨声遮盖。

或许命中注定,这个所谓的父亲跟自己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吧。

我落魄地转身,分不清脸上流着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头顶出现的黑色大伞让我一愣,我惊讶抬头,看到了一张精致的脸庞。

那化成灰我也忘不掉的女人——夺走我父亲的高依萍。

“你来干什么?”

高依萍似笑非笑看着我,眼眸底下透着的暗光让我打了个冷颤。

“我找我爸有事。”我仰着头,不让自己的卑微在她眼前闪现。

“叫得还挺亲热的……”高依萍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他早把你们母女忘了,别再做这无谓的举动!”

话音刚落,她直接拿伞柄狠狠戳向我的膝盖,逼迫我跪倒在地。

“我弟弟想见他,求你让他跟我弟弟见一面!”我痛得直咧嘴,却不敢反抗。

只要她给机会,自己跪多久都无所谓!

“弟弟?”高依萍眼底透着一丝震惊,冷冷哼了一声。

“那只是你妈和别的男人生的野儿子!给我滚!别脏我家门前的地!”

高依萍抬脚狠狠踹了我肚子一脚,我直接仰躺在雨坑中。

冰冷的雨水无情地砸在我身上,滴滴灼肤……

高依萍锁门回了屋,我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拼命忍住往下滑落的泪水。

痛,好痛。

到底要怎样,我才能避开这个女人见到父亲?

我跑到父亲公司楼下打听到他下午会去高尔夫球场,顾不得自己身上脏兮兮,我片刻也不敢停顿直接赶过去。

湿凉的衣裳已经干透,我坐立不安地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看到父亲的车从球场开了出来。

“爸!我是薇薇!”我急忙跑了过去,张开双臂拦在马路中央。

那黑色轿车没有丝毫减速的意味,直直向我驶过来。

我鼓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车窗中的模糊人影。

“爸!”我绝望嘶喊,车却突然加速。

带着求生的本能,我急忙后退,但已经来不及……

我一直羡慕天上的小鸟可以到处飞翔,却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狼狈的姿态被撞飞。

痛,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痛……

意识模糊之际,我眼睁睁看着父亲的车扬长而去。

爸爸,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恍惚中,有人抱起了我,一个温暖又有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要怕,我送你去医院。”

摇摇晃晃的车在红绿灯处停了下来,我费力睁开眼睛,看清了救我的人。

是万丈光芒的他,我尘封在心底的男孩——秦臻。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救的我?

可他是那么干净美好的一个男孩,而卑微的我——

身上的血和鞋上的泥泞却弄脏了他车内的白色绒毯。

在红绿灯还剩最后三秒的时候,我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地逃离出去。

我不能一次又一次让他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我不能用自己的肮脏玷污了他的美好……

我拼命地跑啊跑,只想逃回家。

身上每一寸肌肤已变得麻木,只有心口的痛让我近乎窒息。

回到家,母亲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薇薇,你受伤了?”母亲抬手捧着我的脸,她的手沾满了鲜红的血渍。

“摔了一跤。”我轻声说着,自己却明白摔一跤不可能流这么多血。

“我们去医院。”敏感的母亲神色已经慌张。

“我不去,去医院要花钱……”我固执摇头,却忽略了母亲根本看不到。

“去找你爸,他不会不管你的!”母亲拉着我的手想往屋外走。

我一把拉住母亲,淌下的泪水冲刷了脸上的血痕。

“妈,如果我说……是爸开车撞的我,你会信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