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我把妖孽战神宠懵了 > 

这个小婊砸…是谁?

第1章 这个小婊砸…是谁?

她身上那二两肉呢?

她的人鱼线呢?

“扑通!”

“叮咣!”

“哐当!”

手忙脚乱一通之后,十安拿到了一个铜镜。

不理会跟在身边那些尾巴们的哇哇叫唤,十安自打看见镜子中的人之后,就傻了,这人,不是自己啊!!!

铜镜纤毫毕现,镜中身着白色中衣的女子黑发如瀑布般倾泻,额间长长的刘海将眼睛遮住,露出小巧精致的鼻子,和略显苍白的嘴唇。

十安烦躁的将额前的刘海给掀了起来,又吓了一跳。

只见双眉中间有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说不上有多难看吧,但是也不好看。长在白净的肌肤上,多少有些碍眼。

同时,她也终于看清了那一双眼睛。

黑眸水雾缭绕,清澈干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绒嘟嘟的,随着主人的眨眼间,带着股子单纯无害的感觉。

十安惊恐,却因这般动作,小小的梨涡显现了出来,越发显得人畜无害了。

“这个…小婊砸…是谁?”

她林十安,外号林妖精,出了名的性感火辣,怎么能有这么一副模样?

可是...她龇牙,镜中的人也龇牙,她咧嘴,镜子里面的人也咧嘴。

娘咧,这是自己啊?

抱着着镜子仔细看,越看越是熟悉。

“这不是梦里那个完犊子闺女吗?真是阴魂不善!”

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这梦她都已经做了十多年了,这姑娘像是阴魂不散似的,成天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害,又是做梦。

这般想着,她利落的又跑回了床上。

睡吧,一觉起来,她就还是城里最没人敢惹的大力金刚林妖精。

她的小弟们,一定准备好好酒好菜等着她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别吓初一,初一害怕。”面前一个身着青衫,肉嘟嘟的小胖姑娘带着哭腔道。

紧接着立即回头:“来人,快去禀告夫人,说小姐醒了。”

吩咐完了之后,便又在十安的跟前哭:“小姐,您没事儿吧?...呜呜...这可如何是好啊?”

平日里,小姐恨不得永远看不见额头上的疤痕呢,那刘海,死都不让旁人碰,可今日却自己将头发撩了上去?

这还不算,她还神神道道的说了好些个她听不懂的话。

初一看的分明,小姐根本没有睡,她还在狠狠的挤着自己的眼睛呢。

小姐这一定是刺激坏了啊!

这两日小姐一直不吃饭,闹着要退婚,昨儿个甚至想要自戕。

相爷知晓了,气的不轻,吩咐再不许给小姐饭吃,也不许老爷夫人来看。

自家小姐命好苦啊,这么一想,她这眼泪哗哗的。

“老太爷他怎么就是那么狠的心呢?

您是他的亲孙女啊,当真要将您嫁去承恩公府吗?”

怎么老太爷他不让其他几位小姐嫁,偏偏让自家小姐嫁呢?

摆明了就是瞧着自家小姐容貌不好,以后找不到好人家,还不如干脆这样打发了。

可那承恩公府,哪里是个能嫁的地方啊?

如今,已然是个空壳子了!

其实,若还是从前的楚王府,小姐嫁了过去倒也无妨,虽是降了爵位,但到底也有底蕴。

就算是...姑爷也不怎么样,但至少能丰衣足食,安稳度日。

可是,如今承恩公府还背负着通敌卖国的罪名没有洗清呢,嫁到他们府上,指不定什么时候脑袋就搬家了!

那楚王世子,哦,不,是承恩公世子!原本是当今圣上所出的九殿下。

听闻他脾气顶顶的不好,阴鸷暴虐,极其记仇。

人说他一句,他就割人舌头,人看他一眼,他就挖人眼珠。

更吓人的是,大家都说他生来异瞳,乃是天煞之命,克父克母,克妻克子。亲近之人皆是不得善终。

若非如此,他堂堂皇子,怎么会被陛下过继给老楚王做儿子?

那可是陛下的嫡亲血脉啊!

这不,他人才过继没多久,楚王府就出事了。

老楚王和王妃在战场上双双遇袭,先前的世子也是战死沙场,如今王府还被卷进了这样的风波中。

可见传言绝非空穴来风!

一想到自家小姐要嫁给的是这样的人,初一嘴一憋,带着哭腔道:“世子是那样的人,楚王府都被克了,小姐这般较弱,那里能嫁?呜呜...我可怜的...”

“闭嘴!“话还没说完呢,床上的十安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再吵,你信不信我一巴掌给你拍扁?”

楚王府?承恩公?世子?不就是梦里那个杀神大变态吗?

这特么的是噩梦啊!

到底还能不能让她安生了?

这梦骚扰了她十几年,现在倒好,越来越真实了,她真的想将这喋喋不休的丫头给拍成肉酱!

“小姐?”初一弱弱的喊了这么一句,这下不敢哭了,只是委屈不安的看着她家小姐,小姐竟然吼她?

十安被这腻味的眼神看的浑身发麻:“你干什么?我说,我对你挺好的了,你要是男的,我直接拍你了!

我一巴掌能把石头拍成粉,你知道的吧?”

看着小姑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十安还算满意,又道:

“所以,你要听话,不能吵闹,要不我真的会拍扁你!”十安话毕,还比划了一下拳头。

初一被她这模样给吓得魂飞魄散,她跟小姐从小一起长大,小姐她自幼病弱,又因自小伤了脸的缘故,不大愿意说话,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甚至很少同人对视。

她脾气谈不上好,但是她从来没有亲手打人啊,更别提这般吹牛了。

果然,小姐被刺激的脑子都不清醒了。

这么一想,眼泪流的更凶,小姐一定是觉得以后的生活没指望了,才这般的!

到底不敢发出声音了,她看着十安,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心疼。

心中还想着,实在不行就去跟轩王殿下说说,现在也只能依靠他了。

若是他跟圣上说,想来小姐就不用嫁去别的地方了。

十安没有听见哭声,瞟了她一眼,见她还算听话,心情稍好。

而后躺在了床上,翘个二郎腿,悠闲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

“小十,心肝儿啊,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你是要将为娘给吓死吗?”

忽而听见了一个女子略焦急的声音,十安不知道为何,心中泛起阵阵酸涩,甚至异常烦躁。

即刻坐起身来,明净清澈的小鹿眼瞪的溜圆,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

胆敢吵了她林妖精睡觉,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是欠拍啊!

不需片刻,只见一个貌美妇人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门,她不过是看了十安一眼,眼泪就出来了,而后立即张开双臂奔着十安过去了,嘴里还道:“小十啊,为娘的心肝啊。”

十安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纤细白皙的手指捏紧成拳,一脸紧张:“那个,你...你别过来啊!我...我...是会揍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抱进一个温暖柔软还带着淡雅香气的怀抱中。

十安蓄势待发的拳头,尝试了好几次,也没有伸出去。

若是这会儿有十安的小弟在跟前,一定会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这位大佬,最忌讳的就是旁人近她的身。

一般这情形,她早就一巴掌给拍飞了,哪里会让人这般认人抱着?

十安脸上带着困惑,她觉得这个怀抱让她分外的贪恋。

仿佛是丢掉的东西,隔了许久许久,又回到了她的手上。

看着面前的人,她忽然眼睛酸涩,觉得她好像遗忘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她到底忘了什么?

“啊!好痛!啊!”

脑袋一阵剧痛,十安忽然抱住了脑袋,在床上剧烈打滚。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