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我把妖孽战神宠懵了 > 

我很胖吗?

第2章 我很胖吗?

“小十,娘的小十,你终于醒了!可是吓坏为娘了。”沈氏见到自家女儿睁开了眼睛,喜极而泣,死死的抓住她的手不愿意放开。

十安本来还有些涣散的目光,逐渐的聚焦。

看清面前这个妇人白皙红润的脸,她愣了一下。

“娘…”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么一声之后,便看着面前的沈氏怔怔出神。

就在刚刚昏迷的这一个时辰里,她像是做梦一般,看完了一个人的人生。

一个傻女人,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男人,竟然将自己全家都赔了进去。

她现在所在的,鼎盛至极的相府,即将有一日不复存在。

面前这个待她如珠如宝的妇人,生生在自己面前饿死了。

这些画面一幕一幕的拼接出来,怎么想怎么憋屈。

尤其是,得知这憋屈的人生是她的前世,十安只觉得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

前世今生什么的,从前听故事也说过,没想到时常做的一个梦竟然是自己的前生,也没想过,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心情挺复杂的。

不过,紧接着,十安迅速坐了起来,眯起眼睛,捏着拳头。

只恨不得现在就把那辜负她的王八蛋掐死!

“小十,你怎么了?可别吓唬娘。”沈氏见她言行举止跟平时很是不同,当下一把便将十安抱在了怀里,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淌。

“娘的小十,怎么就命这么苦呢?”

十安不喜欢被人碰触,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可是这抱着她的人是亲娘,她手脚僵硬回抱了她一下。

而后猛地站起身,拍了拍沈氏的肩膀道:“娘,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饿死的,一定让你一直这样白白胖胖下去。”

说完了之后,摸了一把沈氏的脸,而后直接便跑出了门去。

沈氏眼泪还在继续流呢,可整个人已经愣住了,不过她还来不及细想,立即喊到:“小十,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你这孩子,身上还带着病呢,快回来!”

说话间,已经看不见十安的人影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十安的声音:“我去找祖父有点急事,很快回来!”

沈氏让小丫头去追后,又想起自家闺女刚刚说的话,略微皱眉,接着忽然看向身边的方妈妈:“这孩子刚刚在说什么?”

方妈妈也是一言难尽的表情,扯了个有些难看的笑来:“夫人,那个,怕是小姐在关心夫人您。

您知道的,咱们小姐平日里话少,可能…说的不够委婉。”

沈氏嘴角抽了抽,忽然又问道:“我很胖吗?”

对于她闺女说以后不让自己饿死这话,沈氏就当成孝敬了,可是白白胖胖怎么说?

明明夫君昨日才说自己很是窈窕呢。

方妈妈看了一眼自家夫人堆了些肉的脸之后,咽了口唾沫,笑道:“夫人您自然是不胖的,您这个身材刚刚好,这京中夫人都想要您这样的身材呢。”

而后立即转移话题道:“夫人,您说咱们小姐去找相爷是做什么去了啊?”

沈氏一听这话,也顾不上什么胖不胖的了,拧巴着眉头担忧道:“该是又想要说退亲的事情吧?”这般说着叹了一口气。

小十这一门亲事,她也是千个万个的不同意。

可没想到,相爷竟然这般的坚决。

自家老爷同他说了好几次了,相爷置之不理,摆明了是铁了心让自家小十嫁到了那虎穴狼窝。

思及至此,她忽然站起身来:“走,我们去见老爷。”这亲,她拼死都要退的,这可是女儿的终身幸福啊!

这头,十安火急火燎的往林相爷那儿去,目的却并不是为了退亲。

前世她估计是脑袋进水了,才为了轩王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退掉了楚离渊那变态大杀神的婚事。

以至于,被轩王那个背信弃义的东西给坑了。

后来楚离渊那个变态大杀神得势。全府上下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包括她的亲生爹娘。

如今,十安回来了,定然是不能再像前世那般。

话说,她如今对那狼心狗肺的轩王没有什么兴趣。

最紧要的,就是保住自己和楚离渊的婚事。

即便是要退婚,也并不是现在。

圣上要的就是打压楚王府,所有人都等着看楚离渊的笑话呢。

这时候退亲,无异于往变态大杀神身上泼冷水。

再者,在十安看来,楚离渊那一张脸,可是比轩王长得好多了。

也不知道前世自己是不是瞎了,竟然因为轩王那个小白脸,放弃了这样美男。

虽然楚王他人变态一点吧,但是皮相好,实在不行…她凑合凑合就收了他吧。

终归,后来楚离渊这货权势滔天,无人敢惹。

此人弑父弑母,皇家的人都被他给赶尽杀绝了,他推了他自己家的政权后,硬生生的将一个小娃娃放到皇位上面,安安稳稳的做了摄政王。

若是自己将这个人给收了,往后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不过,就算不做夫妻,至少,不能做敌人啊。

她要保护的人好挺多的,防别人还好,这变态,她可没把握能防住。

财色兼收这事,有意思。

十安略有些开心的眯起了眼睛,活像是一只偷腥的猫。

林相爷这儿的守门小厮看着自家三小姐这个模样,只觉得脊背发凉。

三小姐平日哪里笑过呀?更何况是在这个当口!

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不知道三小姐要嫁进承恩公府。

承恩公府是什么地方啊?

那可是如同瘟疫一般的存在,大家听到这几个字,都要绕圈走。

他才不信三小姐会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她闹了两天,寻死觅活的,现在竟然笑嘻嘻的过来找相爷?

这画风…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原谅他这脑袋想不清楚。

“三小姐,相爷请您进去。”

看着十安进去了院子里,守门的小厮才松了一口气。

“爷爷!爷爷!”十安还没进门呢,便喊了两声,想着从前有一个小弟说“嘴甜是成为团宠的第一步,”当下想着她可以在这里多用一用。

林相爷这会儿正在屋子里面练字呢,可惜刚刚练的一副字很是不满意,最近他总是心绪不宁的。直到现在他也没领会圣上真正的意图。

随意的将纸丢掉,深吸了两口气,刚想要继续,便听到了十安脆生生的声音。

吓得他胳膊一抖,一滴墨便落在了面前的宣纸上。

皱着眉头抬头,心说倒是要看看谁这般的没规矩。

下一秒,便见到身着一袭苍紫罗兰色花锦纱裙的少女进了屋子里面来。

林相爷略微诧异的愣了一下,到不是装扮有多么的不同,而是孙女现在的样子,让林相爷也有些摸不到头脑。

他是根据身量气质,猜出来这是自己三孙女的。

因为平日里见的面本来就少,而且每次见面她都是低着头,又因她伤了脸的缘故,很多时候他也不会刻意叫孙女抬起头来。

即便是亲祖孙,也是生疏的很。

没想到他这孙女将眼睛露出来后,倒也是个美人。

只是可惜,额头上的这道疤太碍眼。

十安可没有那么多心思,见到了人便开门见山的道:

“爷爷,今天来是同你说一件事情的,我的婚事…”

“你的婚事已经退了,你大可不必担心。”林相爷没等十安说完,有些不耐烦地打断道。

知道三孙女来了,他就猜到她的目的了。

这两日,他被这个孙女磨得有些暴躁。

他想,即便孙女不来,自己也会叫人过去同她说一声,免了以后她整日的埋怨府上。

她不情不愿的嫁过去,人家自然不会喜欢,还不定是福是祸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