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难消帝王恩 > 

系统

第6章 系统

兖州,高平郡,虞家。

穿着青色半袖的侍女撩开帘子,恭敬行礼:“四小姐。”

“老君睡了吗?”

“老君刚刚睡下。”侍女的话音刚落,从里面便传来一道老迈的声音:“是四娘吗?”

虞清雅立刻端上温柔知性的笑,也不待婢女通传,自己便朝里走了进去:“老君,是儿。”

虞家四世同堂,虞老君能看到曾孙女长到十四五,她的年纪已经委实不小了。有些人老了成佛祖,慈眉善目怜贫惜弱,可是更多的人会将年轻时的一面无限放大,变得越来越专权偏激,控制欲也越来越强。

显然,这位尊贵了一辈子的虞家老君就是如此。

虞清雅跪在虞老君榻前,亲手接过虞老君的药,乘了一小勺在另一个汤盂里尝过了,才将剩下的药汁奉给虞老君:“老君,热度刚刚好,我今日特意吩咐他们加了甘草,不会苦的。”

这一番动作流畅又妥帖,仿佛已经练过无数遍一样,虞老君看着舒心至极。她接过药喝了一口,奇道:“今日的药,喝着怎么和以往不同?”

虞清雅腼腆一笑:“儿以前看您喝药难受,心中愧疚,便翻阅古书,找了几个清淡养生的方子出来。儿自作主张,还请老君责罚。”

虞老君又惊又喜:“你还会医术?”

“哪敢,不过照搬医书,不敢班门弄斧。”

虞老君欣慰地拍了拍虞清雅的手,说:“我儿果然是天生的玲珑心肝。以往还没发现,直到这几日才发现我们虞府里还藏着一个班昭之才。你前几日来我这里逛了一圈,便能发现我用的熏香不好,虚热上火,最容易招致肺疾。现在竟然只靠着古书,就能无师自通,自己调出一方养生汤来。有女如此,实乃家门之幸,天要兴我虞家啊。”

虞清雅笑着说不敢,但是她眉目间笑意盎然,显然内心里也这么觉得。她听到脑海里那个冰冷的电子音一板一眼地“滴”了一声:“虞老君好感度+10,全能才女名声+10。”

虞清雅听清了后面的内容,脸上的笑越发真切。

什么天生聪慧全能全才,哪有人只靠医书就能对医术无师自通。她所谓从古书上找到的医方,不过是随便捏了个借口,糊弄糊弄虞老君罢了。事实上这是系统交给她的药方,虞清雅什么都不要做,就能轻轻松松得到别人习医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成果。

自从有了系统帮助,虞清雅在后宅简直势如破竹,如虎添翼。今天给老君换一个宁神的熏香,明日给有风湿的长辈绣一个系统出品的护膝,后日她就能写出最精妙的骈句诗文来。不过短短三个月,虞清雅才女之名已经名满兖州。

她自信,按照这个势头下去,便是天上无欲无求的仙君也会为她动凡心,自己前世的悲惨之路,再也不会发生了。

虞老君故意怪罪道:“上午不是让你回去歇着了吗,才过了一个时辰,你怎么又跑来了。我虽然老了不中用,但也不是那种恶毒婆婆,非要将孙女晚辈全部拘在眼前才能干休。你这样青葱一样的小姑娘就该多去外面走走,时常待在我身边,恐怕会沾染暮气。”

“怎么会。”虞清雅笑道,“老君见多识广,巾帼不让须眉,我在您身边待一天,比读十年书学到的都多。老君若不嫌弃我烦,我巴不得时常跟着您学习呢。”

虞老君眉开眼笑,佯装嗔怒道:“你啊,就会说好话哄我这个老太婆高兴。”

虞清雅淡淡笑着,她看到烛台后的书案上似有信件,她眼神动了动,仿佛无意般哀叹:“父亲已经两年没回来了,这几日又是风又是雨的,不知道父亲身体可好?他一个人漂泊在外,青州又是荒僻之地,儿真怕父亲病了都没人照料。”

一提起不听话的孙儿,虞老君的表情明显阴沉下来。她哼了一声,冷笑连连:“他如今有主见的很,翅膀硬了,再也不需要我们这些老骨头给他铺路了。”

“老君怎可怎么说。”虞清雅抿嘴轻轻一笑,道,“青州没有名门望族,来往俱是庶民寒门,这种不通教化的蛮夷之地岂能和兖州比?何况广陵不过一个中郡,父亲待着那里,没有士族交游,没有名人举荐,只能是白白耗费光阴,您若将父亲调回来,这才是对父亲好。父亲会理解您的苦心的。”

虞清雅想法很简单,桌案那封信纸上有虞文竣的章,而看老君郁郁的神色,想必虞文竣又拒绝归家。真是不识抬举,虞清雅重生的目标是当王妃皇后,如果她身体上的父亲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她还懒得提拔呢,只要日后他不要后悔来求她就好了。然虞文竣虽不重要,虞清雅却要紧的很。

虞清嘉毕竟是女主,玛丽苏光环强盛,她到底是什么时候遇到男主琅琊王的呢?虞清雅在脑中悄悄呼唤系统:“系统,男女主到底是什么时候相遇的?”

系统微不可查地沉默片刻,它的数据库都来自各位面史书,齐襄帝和明熙皇后是从什么时候相遇的,这可不会出现在史书里。

系统于是一板一眼地说:“宿主权限不足,无法查阅。”

虞清雅叹了口气,果然,现在她积分不足,做什么都束手束脚。前世她和虞清嘉不亲近,见面彼此无视,虞清雅还真没注意过虞清嘉的动向。按道理虞清嘉也没什么际遇,应当就是琅琊王遇到虞清嘉后,被女主光环影响,所以不由自主地娶了她。

虞清雅不屑,果然是无脑玛丽苏,天下男人都爱她,连男主也无法免俗。明明自己要比女主更优秀,可偏偏是女配。虞清雅虽然这样猜测,但是她却不敢冒一丁点的险,剧情毕竟是围绕着虞清嘉的,万一虞清嘉提前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奇遇,那就糟了。所以,还是将女主放在自己眼前比较稳妥。

因此,虞清雅一定要让虞文竣回到高平郡来。虞清雅先前若有若无地提醒过老君,现在看来系统的计策还是失败了。虞清雅心底涌上一股不悦,自重生以来,在系统的帮助下,她已经很少有违背心意的时候了。虞清雅还要再劝老君,然而刚刚张嘴,脑海里突然传来一股针扎般的痛:“宿主,你违规了。”

虞清雅忍着头痛,强行在脑中辩解:“可是老君已经被说动了。只要我们再添一把火,让老君再写信去催,虞文竣迟早会撑不住回来的。”

脑海中机械的电子音似乎轻嘲了一声,虞清雅狠狠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系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智能体,它怎么会出现这样人性化的反应呢?

系统很快恢复冷冰冰的声线,不带一丝感情:“宿主,你方才行为已经超越女配系统警戒值,我有义务警告你,并在必要情况下采取相应措施。”

虞清雅还是不服,明明只差临门一脚,为什么要半途而废?她还想开口催促老君,识海里突然传来一股尖锐的痛,一时间仿佛连骨头都钻透了。虞清雅忍不住尖叫一声,手里的茶盏砰地倾洒落地。

虞老君被虞清雅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她看到虞清雅脸色可怕,口吻也郑重起来:“四娘,你怎么了?”

虞清雅抵御着脑海里绵绵的痛,一边努力对虞老君笑了笑:“我没事,就是中午没睡好,现在有些头晕。”

“没睡好?”看着虞清雅的表现,虞老君无论如何都不能信这只是头晕。可是虞清雅一口咬定自己没事,随即就赶快告罪退下。

等离开虞老君的屋子后,系统还是那样平铺直叙的电子音,可是也正因为平静,所以才显得不寒而栗:“宿主有违规行为,按照契约,我方有权对宿主采取适当的警戒,必要时可以强制惩处。宿主今日只是初级违规,所以仅施以一级惩罚。”

“这只是第一级?”虞清雅想到刚才几乎锥心噬骨的痛还觉得心有余悸,然而,这只是最低的?

系统冷冰冰地承认了。虞清雅脊背慢慢泛上一股寒意:“那最高级别是什么?”

“抹杀。”

系统的声音听着还是那样尽职尽责,可是虞清雅却觉得冷。明明是阳春四月,她却仿佛置身数九寒冬,阴冷的风化成针,细细密密地渗入她骨髓:“你竟然会危及我的性命?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之前你不说?”

“你也并没有问。”不知是不是错觉,系统声音仿佛带上了些许嘲意,“宿主,你已经和我们签订了灵魂契约。如果中途后悔,按照契约也会被抹杀的。”

虞清雅突然就后悔起当日自己匆忙签订契约的事了,她这几个月春风得意事事顺心,她私心里把系统当成供她驱使的工具,并没有想过,她和系统的地位很可能是反着的。

许是读出了虞清雅的内心活动,系统语速放缓,态度几乎称得上和善:“放心,只要你按我们说的条件做,就不会被抹杀。”

虞清雅从小呼奴使婢,睥睨平民,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驱使过?但是她并不敢得罪系统,系统可以轻易抹杀她,她却不能把系统怎么样,而且要命的是,系统就在她的脑海里,些许想法都瞒不过系统。虞清雅重生之后全部都在仰仗系统,对此她只能服软,向系统认错:“方才是我不对。可是总不能任由虞清嘉在外郡逍遥。她毕竟是女主啊,你就不害怕吗?”

“你的举动太愚蠢了。逼他们回来,我自有办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