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麻衣大相师 > 

青龙立柱

第5章 青龙立柱

望着王初雪,我的心里隐隐作痛,很想上前跟她打声招呼,告诉她我来了济水,可是想着她在爷爷坟头说的话,我有些犹豫,更何况她身边还有那个男人,而且两人似乎在谈婚论嫁,所以我只是躲在树后面,没有出去。

“你爷爷真的能帮我们家吗?”王初雪抬头,望着那个男人。

那家伙笑了一下,有些得意的说道:“初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爷爷的名头,他可是整个济水市最好的风水先生,咱们济水市不知道多少豪门每天排队去请爷爷,只要你答应嫁给我,爷爷一定会出手帮你们的。”

听到这我不由的握紧了拳头,果然,我猜的果然没错,王家确实是碰到事了,而这个姓赵的家伙正是用这个要挟初雪跟他成亲,因为他的爷爷是风水先生,真是无耻啊!

几天没见,王初雪的神情明显的憔悴了几分,看得我有些心疼。

“好,赵斌,只要你爷爷答应帮我们王家,我就嫁给你。”王初雪说完,咬着自己的嘴唇。

那个赵斌听到王初雪的话顿时高兴了起来,对着她拍了拍胸脯说道:“你放心就行初雪,我爷爷的本事整个济水都知道,你既然答应了嫁给我,爷爷一定会出手的,爷爷的本事我也学了不少,以后你是我的媳妇了,我会保护你的。”

“你也会术法?”听到赵斌的话,王初雪有些不相信的问他。

赵斌挺了挺胸脯,说道:“当然,我爷爷的本事这么大,从小就教我,现在我学的也差不多了,爷爷说过几年我就能出师了,用不了几年也会成为风水大师,你要是不信,今天晚上我带你去临风街见识一下,就这么说定了。”

赵斌说完,转身坐上了一辆奔驰跑车,对着王初雪挥了挥手。

站在门口的王初雪眼里含着泪花,轻声的说道:“小欢哥,你在哪里呢,难道我真的要嫁给这个赵斌吗?”

听到她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了,王初雪心里是有我的,只是她家里出了问题,没有办法所以才会跟我退婚的!

我想要站出来,告诉她我就在这里,可是王初雪已经转身走进了大门。

我在树后面走了出来,紧紧的握着拳头,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跟我退婚并不是王初雪的本意,只是她家里面碰到了事情,我心中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

那个赵斌居然用这来要挟初雪,真是该死,王初雪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碰!

站在王家门口,我不由的打量了起来,这一看顿时看出了不一样,现在的王家上方隐隐的笼罩着一层煞气,这就表明王家是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围着王家的宅院走了一圈,越走越有些心惊,因为王家阳宅的风水有很大的问题。

王家的后面有一座小山头,而且门口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河,表面上看这是背山靠水,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可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

因为王家后面的那座山头,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卧倒在地的老虎,那只老虎的两只前爪伸出来,形成了几个更小的山头,而王家就等于坐落在这只老虎的怀抱里面。

黑虎卧穴,是为大凶之地!

看到这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因为爷爷说过,当年为了帮助王家,这王家的风水是他亲手布置的,这种凶地爷爷不可能看不出来,可是爷爷为什么要给王家选这片地方呢?

我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直接爬上了那个形如黑虎的小山头,居高临下的望向王家的宅院。

站在山顶,王家宅院内部的结构一览无余,院子里面的房间甚至花园假山的摆放都极为的讲究,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七星的形状,还有后院里的一个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根青色石柱,足足有两米多高,要两个人合围才能抱得住,此时那个柱子正立在王家的后院,位置正好是整个王家的最后面,也是七星阵最后面的尾巴。

青色的石柱并不是光滑的,上面雕刻了一条龙,盘旋在整个石柱上面,龙首高昂,颇有气势。

青龙立柱!

看到这根石柱,我心里不由的一动,隐隐的明白了爷爷的用意。

王家所在之地是绝对的凶煞之地,这种地方别说用来做阳宅了,就算是做祖坟也会绝后的,可是王家这么多年非但没有什么事,反而逐渐飞黄腾达,成为了济水市排的上号的富贵人家,其中原因就是因为这片凶宅。

爷爷说过,风水养人,也能害人,这是绝对的,不过风水的好坏却并不是绝对的。

因为一个地方的风水好坏虽然是天生的,不过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来调节,这就全看我们风水师的手段了。

一般的风水师只是会寻找天然的风水宝地,可是更高级的风水师,却是会用寻龙秘术的逆天手段,化腐朽为神奇,把一块凶地变成宝地。

凶煞之地虽然凶险,不过如果运用的好,就能利用这股凶煞之气来助长主人的运势,这是逆天改命的大神通,一般的风水师根本就不会,就算是真正的高人也不会轻易出手,因为这种手笔会影响到风水师的气运,甚至阳寿。

怪不得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原本济水的破落户王家就成为了济水排的上号的富豪之家,原来这一切都是爷爷的手笔。

王家的宅子是凶地不错,可是爷爷在这片凶地上面摆下了一个阵法,这个阵法的名字就是七星聚财阵,然后用青龙立柱做阵眼,强行压下这宅子的凶煞之气,让阵法运转,逆天而为,那些煞气非但没有祸害王家,反而形成了一股强势的财运。

望着王家的阳宅,我的眼睛不由的湿了,怪不得当年爷爷回去之后就像是大病了一场,因为这种阵法乃是逆天而为,爷爷付出的代价是折损了自己的阳寿,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因为我和王初雪有婚约,以后她就是我的妻子。

我凝视着山下的王家,当年这宅子是爷爷亲手布置的,按理说凭借爷爷的手段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可是现在王家的上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煞气,这就说明,那个阵法出了问题,而且是人为的!

不过那股煞气并不算太重,还有补救的办法。

想到这我心中一动,那个叫赵斌的家伙缠着王初雪,而且他的爷爷也是一位风水师,听他的语气似乎很有能力,那王家的风水变化是不是和他有关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