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霸总漫漫追妻路 > 

他的手术你负责

第4章 他的手术你负责

姜予念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对这个不爱她的男人来说,都是狡辩。

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

但是见着是江叙那冷漠的表情,姜予念心里头还是跟针扎了一样的难受。

江叙目光冷厉地看着姜予念,说道:“要是子言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姜予念讥笑一声,觉得很搞笑。

“又不是我让江子言破了脑袋,手术我也压根没有参与,他出事你还要怪在我头上?江叙,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单单是过分,他还亲自拿着刀一下一下地扎进她的心里,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可江叙像是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一样。

“我知道你是陈妄一手提拔上来的,子言的病,你就和陈妄一起负责!”江叙毫无道理可言地宣布这个决定。

姜予念错愕,他让她负责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的手术?

这和凌迟她有什么区别?

姜予念脸色刷的一下,白得吓人。

江叙在看到姜予念这个表情时,眉头几不可查地拧了一下。

但一旁的沈星辰抓着江叙的手臂,面露担心的神色,小声说道:“阿叙,真的要将子言给姜予念治疗吗?万一……”

江叙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沈星辰,那深邃又温柔的眼神,是姜予念从没见过的。

“放心,我不会让子言出事。”

沈星辰虽然不愿意让姜予念治疗江子言,但这是江叙安排的,她拒绝不了。

何况,江子言要是在姜予念手底下出什么事,她怎么都脱不了干系的!

“好,阿叙,我听你的。”沈星辰深情回望江叙。

看着这一幕,姜予念觉得先前吃的晚饭都要吐出来了。

手却在背后紧紧地握成拳头,翕动的睫毛显示她此时到底有多抑制自己的情绪。

“江叙,江子言这个病人,我不接。”姜予念斩钉截铁地说完自己的决定,不去看江叙是如何对沈星辰细致入微的照顾,转身离开。

她捂着自己的手臂往办公室走去,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红了眼眶。

刚才在手术室门口被沈星辰推的那一下手臂嗑在了门框上。

好在没有伤到骨头,不然她刚转到外科,手术都没办法做。

可那个时候,江叙关心的只有沈星辰和江子言。

甚至都没有问一下她,他知道双手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有多重要的!

可他没有,一句关心都没有施舍给她。

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啊,和她结婚也不过是听从了老太太的安排。

现在不答应和她离婚,也不过是因为老太太身体不好,如果他们两离婚,老太太肯定受刺激。

她的存在,只是稳定老太太情绪的一个工具。

姜予念回到办公室,久久地坐在椅子上。

今天晚上的事情像是抽干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一样,让她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她在医院待了整宿,翌日清晨时分,手术才刚刚结束。

她留在这边倒不是为了等手术结束,在等主任给自己的处分。

果然,陈妄结束手术之后便立刻来了姜予念办公室,脸色沉沉,满脸威严。

“先前在手术室里什么情况?姜予念,你不是第一次进手术室,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真要是出什么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陈妄是科室主任,是他当时将在急症室待满了两年的姜予念要来了这边,结果却看到她在手术室内临阵逃脱。

姜予念自知有错,“对不起陈主任,我先前带着情绪,我怕上手术台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姜予念是陈妄见过的少有的天赋型医生,所以对她也就更加严苛一些。

“之后江子言这个病人你时刻注意着,治好他,对你能力的提升很有帮助!”

“主任,我……”

这对姜予念来说,不仅是专业上的挑战,还是心理上的考验。

每天看着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还一定要治好他,这得心胸多么宽厚的人,才能做得出来啊!

所谓医者仁心,救死扶伤,但姜予念也是人,有七情六欲的人。

“就这么定了。”

陈妄说完,便从姜予念的办公室里出去。

姜予念陷在椅子里,整个人没精打采的,婚离不掉,还要给江叙的私生子治疗。

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吗?非要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最后遭到报应了吧!

……

姜予念在椅子上颓废了几分钟,随后换上白大褂,准备去看看江子言的情况。

其实除去其他所有的外在因素,如果姜予念能够治好江子言,对她来说的确是能力上的提升。

但是从办公室出来之后,一路上遇见的医生护士,似乎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姜予念刚走到儿童病房护士台这边,就听到从里间传来的刻意抑制却又忍不住兴奋的讨论声。

“你们不知道吧,住在888VIP病房的那个小男孩儿昨天做手术的时候,江院长一直都守在外面的哦!还听说姜医生没做那台手术,就是因为发现那个孩子是江院长的私生子!”

“这有什么稀奇的呀,江院长和姜医生是联姻的呀,又没有真感情的。”

“我听护士说,姜医生昨天好委屈。不过想想也是,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手术室外面守着,心里得多难受啊。”

“这有什么难受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当初姜医生家高攀江院长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结果啦!豪门媳妇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当得起的!”

“好了好了,上班了!”

几个护士鱼贯从里间出来,却见她们刚才讨论的女主角正在护士台外面,一个个脸色微妙,却又很快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来。

“姜医生,您有什么事儿?”护士长笑眯眯地说着。

姜予念神态自若,并未因为她们刚才的讨论而有半分的情绪波动。

“888病房的病例给我,陈主任说这个病人我负责,”姜予念淡声说道,仿佛并未将她们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江子言醒了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