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十八线就等你退婚了 > 

黑夜

第3章 黑夜

黑夜起了雾,灯光一铺,空气里仿佛罩了一层薄薄的纱,迷迷蒙蒙。

盛绾绾很喜欢闻雾气的味道,湿润,带着透彻心扉的凉。

她猛地嗅了两口,觉得胸腔都灌满了那股味道,才心满意足的回了车里。

手机消息接二连三的弹出来,不用看就知道,是她小姑来问进度了。

但盛绾绾不打算立刻就回。

她先打开了车内小灯,然后从包包里拿出隐形眼镜和清洗液,给自己的指尖杀了杀菌。

她的普通眼镜刚好坏了,还没时间去配,所以这几天都靠日抛隐形生活。

她小心翼翼的托着薄薄的小镜片,用无名指撑着眼皮。

方才把眼睛哭肿了,所以现在并不好戴。

她折腾了半天,才艰难的戴进去一只。

正准备塞第二只,停车场内的天渊阁保安不知道喊了句什么,紧接着又响起此起彼伏的鸣笛声。

盛绾绾担心自己的车挡了别人的路,下意识一抬头,结果手指一抖,隐形眼镜滑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她慌慌张张的跳下车,撅着屁股,把头埋到驾驶位,努力的找。

晚上光线不好,车座下又闭塞,而且她只戴了一只眼镜,那东西又小又透明,怎么都找不到。

她又翻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把手掌压在脚垫上,一寸寸的摸。

凭她的眼神,没有眼镜是绝不可能把车开走的,她连红绿灯都勉强看清。

车是公司的,明天还得带其他艺人去活动,她今晚就得把车送回去。

盛绾绾之前哭的狠了,这时候再着急都挤不出眼泪了。

她叹了口气,又扩大了寻找的范围。

言霁从酒店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盛绾绾半个身子探到车座下,半个身子留在外面,原本及膝的裙摆,这时候已经被扯到了大腿根。

她的双腿倒是很漂亮,纤细莹润,肌肉匀称,小巧的脚踝露在小白鞋外面,仿佛一只手就攥的过来。

副导演的眼光的确不错,盛绾绾很适合演那个盛世美颜的女二。

她专心致志的找着什么东西,又急又慌,但言霁并不打算管她。

他戴好口罩,微低着头,准备从一边绕过去。

盛绾绾身后的那辆车却动了起来。

天渊阁是临海有名的高档酒店,经常用来接待外宾或来访教授,酒店的房间始终是住满的。

地下车库停不下,所以来吃饭的客人就只能把车停在门口。

为了不影响外观,门口的位置停的很挤,车和车之间的距离也近。

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车尾已经要撞上盛绾绾的车,还在不断的向后退着。

言霁瞳仁一缩,来不及多想,快速跑过去,一把把盛绾绾从车里扯了出来。

他用的力气很大,盛绾绾又实在娇小,一股蛮力拽着她的胳膊,她刚感觉到疼,就已经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言霁的怀里。

与此同时,身后那辆车也毫不留情的撞上了盛绾绾的车身。

商务车猛地向前一滑,在撞到另一辆车之前,勉强停住。

盛绾绾惊魂未定,猛然抬眼看向言霁。

那一瞬间,迷茫又无助,眼底全然是对言霁的信赖和感激。

言霁心尖微颤,但只有短暂的一秒,两个人就都恢复了正常。

言霁戴着黑色的口罩,盛绾绾只能看清他的眼睛。

离得近了,又戴上了一只隐形,她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言霁颜值的暴击。

光是一双眼睛,就让人很难不心生涟漪。

以前只是在照片或者视频里见过,虽然也好看,却没有实感。

怪不得人家说,追星一定要苟现场呢。

现场才是美人的魅力极限。

言霁却很快松开了盛绾绾的胳膊,紧接着一后退,拉开了距离。

两人之间的空隙吹过嗖嗖的凉风,盛绾绾才意识到,言霁的胸膛也是热的。

哪怕再冰冷的人,也有温热的体温。

还不待她道谢,肇事者已经从车里出来了。

他先是跑到车尾,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豪车。

和他的保时捷相比,盛绾绾的商务车简直不值一提。

可再便宜的车也没在材料上偷工减料,总不会让保时捷全身而退。

保时捷的损失甚至更严重一点。

肇事者十分肉疼,也觉得格外晦气。

他没好气的走过来,对盛绾绾和言霁道:“要多少钱?”

几个哥们还等着他去酒吧High,他没时间跟人耗着。

言霁凝眉,没有做声。

他认出这个人了。

卢家的小公子卢慕,平时纨绔风流惯了,在临海的二代圈子里有点名气。

卢家跟言家有些生意往来,言霁虽然不怎么出面,但几个舅舅却坚持让他在幕后参与。

最近的财报言霁看过,卢家今年不好过,好几桩生意都赔惨了,也就这个二世祖还能没心没肺的挥金如土。

盛绾绾气的不行。

虽然可以走保险,但她这是公司的车,上报手续特别麻烦。

这人自己闯了祸给别人造成不便,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她不客气的问:“你连句道歉都不会吗?”

卢慕似乎听到了天方夜谭,他眯着眼睛打量盛绾绾,忍不住轻蔑一笑。

“你谁啊?”

也不是他故意忽略言霁,实在是言霁的口罩捂得太严,又穿了一身黑,和美艳的盛绾绾相比,存在感过于低了些。

卢慕在声色场混的久了,一眼就能看出来,盛绾绾大概是个小明星。

之所以是小明星,就因为那辆破车,以及让他完全陌生的长相。

要不是被人包了,恐怕天渊阁她都不舍得来消费。

卢慕多多少少有点看不起。

他的蔑视根本毫不掩饰,盛绾绾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人的背景不会浅。

如果是和助理出来,她或许不会惹这种人物。

但今天,她不怕。

盛绾绾挑了挑眉,微微一笑:“你管我是谁,你撞了我的车,就得先道歉后赔钱!”

卢慕沉默了片刻,一翻白眼,忍不住骂道:“傻逼。”

果然是个没脑子的花瓶,连点审时度势的眼色都没有。

言霁的眼神已经很冷了。

倒不是因为疼惜盛绾绾,只是这个卢慕实在张狂,平时还不知道欺负过多少人。

卢家的老爷子最近却频频往言家跑,想借些资金周转,那态度,倒是够低声下气。

盛绾绾大惊,指着他的鼻子,义愤填膺道:“你骂我也就算了,你还敢骂我大哥吗!”

言霁:“?”

他看向盛绾绾,眼底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卢慕果然没脑子,立马朝言霁开火:“你大哥算个屁,傻逼!”

他理所当然的以为,盛绾绾身边这位就是她的金主。

身材倒是不错,但就开这个破车,还好意思打肿脸充胖子来天渊阁吃饭。

估计这小明星也是被人唬的晕头转向,还以为自己金主有多厉害呢。

对他们卢家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

盛绾绾气的胸脯一起一伏,圆润的指尖都在颤抖。

“你你有种再骂一次!”

言霁:“……”

卢慕放肆道:“傻逼怎么了!傻逼傻逼!”

盛绾绾转过头来拍拍言霁的肩膀:“大哥这你能忍吗,要我我都忍不了!”

言霁的目光移向盛绾绾搭在他肩膀的手。

那只手很细很软,圆润的指甲上涂着可爱的小草莓。

他淡淡道:“谁是你大哥?”

盛绾绾见言霁并未把对方放在眼里,就知道他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

她暗搓搓把手指缩了回来,清了清嗓子,睫毛不住的乱抖:“从从我小姑那里论,也算哈。”

言霁静静的盯着她,盯得盛绾绾心里毛毛的。

她甚至有些后悔惹上言霁了,这人可是大魔王,今天被她利用了,难保以后不会报复她。

她小姑可护不了她。

盛绾绾紧张的吞咽着口水,掌心出了层薄汗,她努力在裙子上蹭了蹭,连呼吸都变得轻了些。

还不待她想好怎么圆回来,言霁终于开口,似笑非笑道:“狐假虎威学的很好啊。”

盛绾绾心虚的垂下眼睛,绷紧了纤细的脖颈,浅薄的皮肤下,经脉快速的跳动。

“那他就是骂你了呀。”

卢慕在一边听着他俩的对话,隐约觉得有些奇怪。

他再看向言霁,心里竟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

但他基本没接触过家里的生意,所以并不熟悉言家那个碰不得的少爷。

他只是感到,戴着口罩的那个人,或许真的不好惹。

言霁慢慢掏出手机,目光仍然犀利的落在盛绾绾脸上。

他根本不用看,随意按了两下,把手机搭在耳边。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言霁的语气放缓了一些,比之前说的所有话都要温柔。

“小舅舅,之前你问我的那件事,拒了吧。”

“对,我不同意。”

“就让他回去问问他小儿子,都得罪过什么人。”

卢慕听的云里雾里,但难免有些心虚气短。

他仗着胆子道:“你你说什么呢你?”

言霁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卢慕牙齿一颤,竟然不敢再问下去了。

人在面对未知的恐惧时,下意识都想要逃避,似乎逃避了,那件事情就不存在了。

但言霁根本懒得理他,也不想挑明自己的身份。

他不冷不热的对盛绾绾道:“满意了?”

盛绾绾弯着眼睛赔笑。

黑夜里,在灯光的余韵下,她的瞳仁格外明亮,睫毛绒绒的,眼尾弓成漂亮的小月牙。

“那我这里……”

“自己看着办。”

言霁移开目光,绕过她,朝外走去。

他家就住在天渊阁对面的金盛公寓,是临海寸土寸金的高档小区,但这个地方很隐秘,除了他亲近的人,没人知道。

盛绾绾自然也不知道。

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言霁是开车来的。

“哎我隐形眼镜掉了,看不清路,你能不能送送我?那个最低消费就不用还了……”

她越说越没底气,毕竟言霁为她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早就抵过最低消费的价值了。

果然,言霁冷酷无情的答:“不能。”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盛绾绾无奈的鼓了鼓嘴巴。

果然是很冷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