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到我身边来 > 

婚礼

第1章 婚礼

今日是一场婚礼,室内型,纱幔飘飘,随处可见粉色玫瑰。

大厅宾客满座,皆在等待新郎新娘的出现。

而另一端的化妆间内,众人忙成一团,纷纷为出场做最后准备。

“关兮,关兮?你在想什么,问你呢,好不好看啊?”化妆镜前,一个身着婚纱的女人回过头。

关兮回过神,看向了面前的镜子,她脑子有些乱,缓了一下才道:“好看,我挑的,能不好看吗。”

“是吧。”陷入结婚喜悦的女人摸了摸脖子上价值不菲的项链,“还好那天带你一块去了,你眼光就是好。”

关兮嘴角轻弯:“那必须的。”

“新娘子准备好了没,可以走了。”化妆间的门打开,工作人员推门进来。

“好,知道了。”

化妆间的人陆陆续续出发,关兮退到了一旁,看着众人把新娘钟灵帆扶出去。钟灵帆是她幼时便认识的好友,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她是她六个伴娘其中之一。

“走了,发什么呆。”另一个好友兼伴娘朗宁漪拉了拉她的手。

关兮点了下头。

朗宁漪挽着她的手一块外去,趁没人注意,凑近她低声道:“灵帆还不知道你的事吧?”

关兮眼神微变:“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给我说漏嘴了。”

“放心,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随便说。”朗宁漪担忧道,“不过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你爸妈决定把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接回来了?”

关兮脚步微微一顿,绷着的脸有一丝松动:“还没,我爸说让我缓一缓。”

“缓一缓,你不是都缓一个月了吗……这事谁能缓过来。”

关兮眸光微垂:“婚礼后再说。”

“那到时候我去找你。”

“嗯。”

两人走到伴娘桌坐下了,朗宁漪悄悄打量了关兮。

其实这事她还是昨天才知道的,昨天知道后她就失眠了。换位思考,要是哪一天有人告诉她她是孤儿院抱回来的,而她爸妈有亲女儿,她非得崩溃不可。

然而惨遇这种八点档剧情的关家公主本人,竟然还能面色如常地来参加好友的婚礼。

果然还是关兮啊……

朗宁漪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不得不说,她和关兮好友这么多年,还是会被这女人吸引视线。

她们这桌伴娘穿得都是同色系的伴娘服,可关兮却能轻易出挑。她的眉眼太精致,皮肤吹弹可破、毫无瑕疵,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就只是这么坐着罢了,旁桌其他客人便时不时把视线挪到她身上。

她看起来依旧是高空中闪闪发光的金凤凰啊……

**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行程都走完后,便是很俗套的新郎新娘敬酒的过程,这会,伴娘们需要跟随着两位新人。

新人一桌一桌敬过酒后,来到了新郎金开诚的朋友这一桌。

“金开诚的朋友很帅啊,那男的看到没,好看!”

“是诶!”

“是就上啊,你不是灵帆表妹吗,让你姐夫给介绍一下。”

“嘻嘻,等会去打探打探。嗳,他的酒我包了啊,别跟我抢。”

……

亲戚朋友都会敬酒,但新郎新娘酒量有限,而且这日子喝醉不好,所以基本会由伴郎伴娘分摊。关兮听到边上两个伴娘小声嘀咕后,顺着她们的视线看向了桌对面她们正讨论这的那个男人。

那男人穿着偏休闲的西装,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八风不动。他戴了副眼镜,银细框架着,舞台处冷色调的蓝光时不时滑过,镜片有规律地掠闪光芒。

长得很好看,清俊,还带着丝冷感。

关兮看了眼他面前的餐具,碗筷完全没动过,杯子里的红酒平平稳稳,也是没喝过的痕迹。

她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所以他一定是刚到,且是踩点的那种。这人从来如此,对时间的控制严苛到似乎早一分钟就能把自己气死。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打量,那男人的目光看了过来。

视线在空气中撞上,关兮轻飘飘地转开了眼神。而对面那人的视线则在她穿的礼服裙上停了好一会,这才挪开。

没啥互动,就跟不认识似得。

与此同时,新郎新娘开始跟这桌的人喝酒了。

关兮都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已经看着方才边上讨论激烈的那个伴娘跑到桌对面,走到了那男人身边接酒。

那男人看到有人过来,礼貌地起了身。他起身时自然地扣上了腰腹位置的纽扣,朝伴娘微微点头示意。

关兮离得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那个小姑娘仰面跟他说话,周遭声音繁杂,他配合着她的身高微微侧头,认真听着。

他身上自带一股自得沉稳的劲,看得那姑娘脸部疯狂充血。

好像是挺粉红的一个画面。

但关兮看着那男人彬彬有礼的样子,有点想翻白眼。

“这伴娘是灵帆的表妹吧?”朗宁漪看了眼对面。

关兮:“好像是。”

“灵帆说她表妹是因为她结婚特地来的帝都,平时不住这的。难怪啊……不知道自己正搭讪的男人名草有主。”

“草不说,别人怎么知道它有主人呢。”关兮无所谓笑了一下,“说到底,还是这草太骚气了。”

朗宁漪摸了摸下巴:“也就你能把骚气这个词按在江随洲身上。”

关兮轻哼了声,她只是实事求是。

别人不知道,可她清楚,这男人背地里分明就是骚断腿。

但她懒得理不远处那场景,反正这种事常常发生,见怪不怪。

等新人敬完酒后,她转头便走了。

这场婚礼持续时间挺长,等一系列事情该做的事都做完后,外面的天也暗了下来。宾客们见证完新人的仪式,陆陆续续离场。

化妆间内,忙碌了一天的伴娘们也终于可以坐下休息,整理整理自己的东西。

笃笃——

有人敲门。

朗宁漪离得近,走去开了门。门开后,她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外面,他朝她点了下头:“要走了吗。”

“是啊。”朗宁漪知道江随洲是来找谁,点完头后看向不远处沙发上坐的关兮,意味深长道:“有人找。”

化妆间里都是伴娘,朗宁漪这一句没点名道姓,所以有人便会错了意。

钟灵帆小表妹看过来时,发现是方才自己要过微信的男人,眼睛一亮,立马走上前来。

“江先生。”在屋内一种人注视下,小表妹目光炯炯,兴奋期待,还有点小骄傲。

她没想到不久前她说晚点联系,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快就来找她了。

她强行矜持着,小声问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然而眼前男人眼镜片后的眸子波澜无惊:“不好意思,麻烦让关兮出来一下。”

小表妹面色微微一僵,不是来找她的?

她缓缓回头,看到名叫关兮的那个女人懒洋洋地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拎起边上的包和伴娘伴手礼盒,起身过来了。

小表妹虽然不住在帝都,但却是知道关兮这个人的。因为她经常在表姐钟灵帆口里听到,在她表姐嘴里,关兮被描述成一个天仙。

小表妹自己长得挺有姿色,此前对于表姐对关兮的描述心里多少有些不屑。但今儿婚礼前见到关兮那一刻,她才恍然惊觉表姐没开玩笑。

不仅是天仙,还是浑身镶金的天仙。

她今天得了空时还在微信群里跟自己那群小姐妹们发消息,聊表姐在帝都的这个好友关兮。聊她皮肤,聊她的头发,还聊她携带过来并被她随意丢在化妆间地上的重量级包包。但因为有些忙,还没聊到这个女人应该有的男人。

“干嘛。”关兮走到了江随洲面前。

江随洲道:“送你回家。”

关兮哦了声,把手里的包和礼盒袋子递了过去:“很重。”

江随洲没说什么,很自然接了过去。

小表妹定定看着,脸有些烧。

很快,那两人一前一后走远了。

小表妹回过神:“他们……”

朗宁漪很熟练地解释:“情侣。”

**

关兮坐上了江随洲的车,关上车门后,前面的司机发动了车子。车子行进在空旷的马路上,车窗外路灯隐隐绰绰,一闪既过。

“你一个月都没找我,在干什么。”

“把刚才那女孩的微信删了。”

两人同时开口。

江随洲看了她一眼:“谁?”

关兮:“刚才跟你喝酒的伴娘。”

江随洲似乎想起来了,他按进微信,点开聊天页面上新出现的人,几下操作点了删除。

删完后道:“你朋友?”

“灵帆表妹,让她在你这受情伤,我怎么交代。”

江随洲没说什么,本来删不删就无关紧要。但关兮既然提及,他为不惹麻烦还是会动动手。

“你这一个月在干什么。”江随洲重复问了一遍。

关兮看着窗外,微微一顿。

这一个月是她最糟糕的一个月,她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于是闭关锁自己。

但是,她不会告诉江随洲她这一个月几乎都呆在自己房间,哭到想吐。

因为这件事对她来说太丢人,而且,她觉得江随洲如果知道她身世真相后,大概率会立马翻黄历,查询几月几号是分手佳期。

“灵帆要结婚,这一个月都陪着她选这选那,麻烦得要死。”她说。

江随洲不置可否,相信了这个答案。

当然,她说什么他都会相信的,反正他都觉得无所谓。

“不是送我回家吗,这方向是去你家吧。”关兮问。

“我们一个月没见。”江随洲淡淡道。

关兮转头看他。

江随洲也侧眸看了她一眼,坐得近,看得更清楚了。她这身伴娘礼服不暴露,但是锁骨下中心处,事业线还是不小心露了一点,只是一点而已,可能她现在这个坐姿才能看到。

他知道,她大概是在好友结婚的时候善心大发,尽量低调了。

“喔,一个月没见啊……但我今天不想上床。”他收回视线时,听到关兮这么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