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到我身边来 > 

回家

第2章 回家

车子还在马路上平稳运行,前排的司机听到后面人的对话,眼神都没飘一下,显然已经习惯了。

江随洲嗯了声,道:“那要送你回家?”

不能做就要送她回家了,这狗男人!

她忿忿然,伸脚踢了他小腿,踢一下觉得不够泄愤,又想踢第二下,结果被他扣住了脚踝。

江随洲低眸看了眼,问:“怎么了。”

关兮没好气道:“去你家,我心情不好,不想回家。”

心情不好,要去他家,但是不上/床。

几个点一结合,江随洲便问:“经期?”

关兮想翻白眼,但是又觉得这个借口也行,她是真的不想回家了。

“嗯。”

“你经期乱了。”江随洲想了想,“身体有不舒服?”

果然是她的亲亲男友,别的都记不住,对她的大姨妈时间却记得这么清楚。

“大概最近太忙吧。”关兮直接把脚搭在了他的大腿上,“今天站了一天了,可酸死了,下次还答应做人伴娘我一定就是疯了。”

江随洲松开她的脚腕:“放下去,坐好。”

关兮压根不听,甚至人一横,另一只脚也抬上来了。她舒舒服服地靠着椅背,伸张着长腿。

江随洲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又念及这大小姐的脾性,为所欲为从来没什么怕的,便又懒得开口了。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开进了嘉林景苑。

这个楼盘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江随洲大部分时间都独居在这。这里甚少有外人来,除了关兮。

进门后,关兮轻车熟路地去了衣帽间。

江随洲的衣帽间很大,整整齐齐放着他那些低调又价值不菲的衣物,她从里面找了件自己放在这的睡衣,准备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进了浴室后,她锁上了门,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

今天确实够忙的,忙得她能短暂地忘记她的烦心事。可这会空下来,在浴室这种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私密空间,她绷了一天的脸就瞬间变了。

没人看见,可以不用装了。

关兮深吸了一口气,憋住了铺天盖地涌过来的酸涩。她脱了衣服走进淋浴间,打开花洒,让细密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

已经一个月了,她还是没能好好消化。

但其实,一切都不算太糟糕。

她爸关兴豪对她还是很宠,那天他知道她偷听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了真相后。他告诉她他把她当亲女儿疼,不论那个真女儿出不出现,她都还是他的掌上明珠。

他不会变的。

她相信,真的相信。

可她还是难受,因为她没忘记那天妈妈提起找到那个女儿时,满眼星星的样子。

傲娇了小半辈子的关兮兮,一下子就被那个表情击垮了。

**

洗完澡后,关兮睡着睡衣出来。她方才偷偷摸摸哭了一小会,但只是一小会而已,因为她怕眼睛肿了被江随洲发现。

她不能忍受被人发现自己现状如何倒霉如何惨。

江随洲已经在另外的浴室洗过澡了,关兮用浴室的时间太长,他根本没法等。

此时还算早,他换了身家居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看pad上的工作。听到脚步声,他抬眸看了眼,目光触及关兮身上的睡衣时,停顿了一下。

吊带裙,丝绸质地,很贴身,把玲珑曲线描得淋漓尽致。

江随洲收回目光,语气克制:“不是经期吗。”

关兮走过来在沙发另一边坐下,思绪有些散:“嗯?”

“穿裤子。”

“……为什么?”

江随洲淡声道:“你穿这种相当于没穿,别万一把床单染得都是。”

关兮横了他一眼:“怎么就相当于没穿了,你看我穿这样就想来脱是不是。”

江随洲滑着屏幕的手指停了停:“就算我不去脱,你穿这个睡,到时候裙子也自然全滑上去。”

关兮一噎,对她睡相够了解的。

可她向来不让江随洲在语言上占上风,于是阴测测道:“床单脏了又不用你洗,麻烦精。”

“……”

到这里,江随洲就不跟她再辩论什么了,他能料到再扯下去,关兮能搬出五花八门各种新鲜词汇来堵他,他没那闲工夫跟她二人转。

他继续滑动ipad屏幕。

然而关兮看着江随洲这幅懒得跟她争辩的熟悉样子,却莫名轻松了下。

待在这个地方,噎眼前这个衣冠禽兽,她好像才能觉得,一切都没有变。

关兮偷偷瞄了他几眼,过后,拿起遥控器按了电视看。

她找了一部老电影,但是没怎么看进去。电影播到一半,她伸脚碰了碰低眸看着平板的男人的背,“江随洲。”

“嗯。”

“你还在工作吗。”

“在。”

“你停一停。”

“怎么了。”他没停,还在看他的平板。

关兮又伸脚,小幅图地推了他一下:“你就不能停一停啊,我有点烦。”

“想买什么。”

“……”

“上个月你说的那个手表已经买了,在衣帽间第二层的抽屉里。”

“我不是要说这个……嗯?那手表到了?什么时候?你不早说。”

江随洲嘴角很淡地勾了下,把平板往边上一丢,回过头来拉住了她的小腿,一下子把她从沙发那边拽了过来。

“啊——”

关兮那睡裙很短,这么一拽,衣料从沙发上蹭过来,被卷了一大半上去。

然后就能隐约看到到里面没有卫生巾。

江随洲停顿了下,知道自己被她骗了。他直接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声色低了下来:“你也没问。”

她这段日子都想入非非的觉得自己可能失去爸妈失去所有了,怎么可能会记得她早前缠着他要的那块表啊。

不过话虽如此,表买都买了,要还是要要的,毕竟全球也就限量一百支。

“我去看看。”关兮勉强打起精神,要从他腿上下来。

江随洲没让她下去,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往楼上走:“晚点看。”

“喂——”

容不得她拒绝,他直接抱她回了房间。

关兮被他丢在床上的时候,气呼呼地去掐他:“你是不是打算跟我浴血奋战?!”

“你又没来事,骗我做什么。”

“我,我来了!”

江随洲俯下身,修长的手指勾住了白色蕾丝边缘,轻轻拉起,声色淡淡:“哪?”

“……”

搓破她的谎言,他直接低下头咬住了她的唇。

“唔——”

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了,虽然说这三年状态不像太正经情侣,多离少聚,一聚便是床。

但相识已经很久。

学生时代两方父母便说要结亲,强强联合嘛,确实很合适,所以那会他们在父母面前会稍微装下感情不错的样子。日常在外人面前,江随洲也会让着关兮,一副照顾她偏向她的模样。

但实际上,两人少年时都不是很看得上对方。

关兮看不上江随洲是因为,她觉得这人太装了,天天端着架子,明明连头发丝都冒着勾搭人的因子,却还要故作清高,一副我佛慈悲的做作样。

江随洲则是因为关兮太骄纵,她眼睛长在头顶,显然是那种需要别人捧着宠着才能挑挑剔剔吃下饭的大小姐。少年时气盛,没空也没心思去哄人。

关兮十九岁的时候,去美帝留学了。江随洲比关兮大两岁,那会,他已经在国外读了两年书。

她当时考上的也是他那所学校,当然,不是因为他在那,而是那所学校好,她觉得配得上自己。

但在父母眼里,他们就是夫唱妇随。可父母们又怎么能想到,两人同校的那两年,压根连面都没见过。

在国外没人看着,他们连装都不想装了。

真正两人确定了关系是在关兮回国后,她二十三岁过生日的时候。

那天他们都喝了些酒,做为准未婚夫,当时他有义务送她回酒店房间。结果天时地利人和,酒精作用下,眼神对上,情绪一来,成年人就做了成年人该做的事。

事后,他们便决定在一块了。

他们的念头是一样的,反正迟早得在一起,既然做了,那便勉强提前。

不过后来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把两人拉紧。

那就是,他们对对方身体很有感。

江随洲开了荤,尝到味道,孜孜不倦。

关兮则表示江随洲在床上丢开“我佛慈悲”的模样很勾人,老实说她受不住他在床上那幅狗样子。而且她得承认,她跟他八字不合,但性/生活非常和谐。

成年人啊,这方面满意真的非常重要。

“刚才说什么有点烦?”汗涔涔下,江随洲俯在她耳侧问。

关兮气息凌乱,眼底有层水光:“……什么?”

“在客厅不是还说有点烦。”

关兮想起来了,她犹豫了下,把自己假想的最可怕处境丢到他身上:“没什么。嗯……就是……江随洲,如果有一天你变成穷光蛋,你会怎么办。”

江随洲给了她一个杞人忧天的眼神:“不可能。”

她看向他,缠了上去:“我是说如果嘛。”

江随洲被她的动作乱了节奏,缓了缓,随口道,“如果……不是还有你吗。”

“我?”

因被欲/望冲击,江随洲的话也已经是不走心的玩笑话:“把我送你的那些包和表都倒卖了,把钱还我。”

关兮受了真实惊吓,瞠目骂道:“……做你的春秋大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