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至玄太古天帝 > 

玄月阁

第2章 玄月阁

在一片黑暗中,江玉只感到四肢疲软,他现在似乎只记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人给刺了一刀,大概已经死了吧。

“可笑!太古天帝的肉身已经觉醒!”黑暗中传来一道洪亮不失威严的声音,“现在你已经不是凡人而是天帝之身,还不快快醒来收回你的河山!”

“我的河山?”江玉感到疑惑万分,凭着虚弱的气息他反问道,“我只是个普通人,哪来的河山?”

“看来你记忆好没有恢复,已经把百万年之前的事情给忘了,在那时,你遭人暗算,被迫堕入轮回才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不过江玉对这些都毫无印象,见江玉如此暗中的声音似乎叹了口气,“好吧,就让我再帮你这最后一把,记住了,这回一定不能再让那些凶魔现世,不然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那道来自虚无之地的声音消失了,江玉以为这下子自己可以安眠了,但是自黑暗的虚空中,突然有一道白光射入他的眉心。

一时间,无数的记忆碎片争相涌入江玉的脑海,在他眼前也浮现出各种奇怪的景色:远古的祭天仪式,存在于神话当中的天宫,太古凶兽奔驰于天地间……,最奇特的莫过于一位白衣天帝站在万仙之上,受尽三界万物朝拜。

除此之外,还有一片被火焰充斥的世界,在那里,矗立着两个人影。一个身着赤金战甲,手持金刀,背后背着一张金雕弓,身下驾着黄金战车,犹如万界天尊;另一个则是白衣飘飘,长发披散于身后,手里握着一把闪耀着可怖天劫的神剑,周身帝气澎湃,犹如九天神帝。

“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闪着赤金神光的人说,“你必须为她的死负责!”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来战吧!”白衣天帝铿锵有力地说道,“杀了我,你就可以为他她报仇,但她不会因此而复活!”

“谁说不会的。”就在这时,一把散发着极恶之力的扭曲魔手插入白衣天帝的心脏,“只要把天帝您的躯体奉献出来,不就可以做到了吗?”

“你……!”

居然有人暗算那位白衣天帝,但是江玉并没有看见那个人长什么样,只看见那只可怖的魔手正在将天帝的心脏掏出来。

“放心,你会轮回转世,到时候你要是见得到我们的话,就来找我们报仇吧。”

“这是?”江玉怔住了,那白衣天帝竟与他长得一般无二,“这不会是幻觉吧?”

然而没人告诉他,就在他感到无助之时,一双大手将其抓住,缓缓没入那遥远虚空中的一点白色光晕。

“醒醒。”

一道温柔的声音轻唤着江玉,声音里透着无以言表的担忧。

“大姐,别叫了,主人只是晕了过去,又不是死了。”

另一道女声响起,比起先前的那道温柔之声,这显得活泼且无拘无束。

“无伤,你要是再这么无礼,我就让你在九天寒池里泡上一个月。”

温柔的声音顿时严厉起来,似乎是认真的。听上去江玉要是再不醒一场悲剧就不可避免了。

江玉缓缓起身,睁开朦胧的双眼,只看到一位身姿艳丽,眼中闪着泪花的女子坐在自己睡的床边正深情地望着自己。

“呃?”

江玉蠢笨地发出这么一声,仿佛这就是信号,眼前的女子突然紧紧保住江玉,眼泪哗哗哗地流了出来。这还不够,原本离床有些距离的几位,都一起扑了上来,痛哭起来。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主人,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玄央你太懦弱了,这样有违主人平时的教导!”

“你还好意思说,无伤姐,你都哭成个泪人了!”

……

江玉被诸如此类的话搞的莫名其妙,她们是谁啊?

搜索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江玉茅塞顿开,这几个人好像是自己前世的弟子,但“主人”这个称呼是什么时候有的?

“你们先让开。”江玉奋力地挣扎,“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啊!我等失礼了。”似乎是大姐的人连忙将眼泪抹干,“姐妹们,快让开,别把主人憋坏了!”

以这句话为引,江玉瞬间觉得轻松了些许,周围古木的气息霎时间浸润着他的肺腑。先前抱着他痛哭的几位,包括最初的那个,现在都规规矩矩地站在前面,欠身行礼。

“玄月阁首尊玄凌,拜见主人。”

“玄月阁护法长老,玄月,拜见主人。”

“玄月阁丹堂首座,玄月,拜见主人。”

“玄月阁血风亭首座,玄无伤,拜见主人,主人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无伤!”

江玉抬手示意即将发怒的玄凌,道:“没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过。”

“……”

玄凌似乎觉得不妥,但既然身为主人的江玉都原谅她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我知道在我转世期间你们受了很多苦。”江玉见玄凌似乎有话说,江玉制止了她,“然而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你们再也不用担心了,以前暗算我的仇家我们以后再去拜会,但是现在又有人打算取我这颗头颅,所以我将会再度离去一阵子,进行苦修,我要取回以往的力量!”

“主人为什么这么说,凭我等现在的实力,绝对可以保护主人不伤一毫一发。”玄无伤眼中突显阴森杀机,“至于那些妄图伤害主人的人嘛……”

“就是,百万年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在主人身上!”

江玉清晰地感觉到在自己眼前的几个女子正散发着滔天杀威,犹如洪荒巨兽。

如果自己再不阻止的话,她们可能会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江玉连忙转移话题,“话说,这里怎么就你们几个,其他人呢?”

回答的是玄凌,她依旧维持着行礼的姿势,正声答道:“九婴由于受伤,正在东帝的紫罗宫养伤。”

“哦?”江玉眼神霎时间变得阴冷起来,“谁干的?”

“是仙界的一个王侯,大姐当时就屠戮了他们九成的疆土,要不是怕他们背后的仙族帝君,大姐连种都不会给他们留的。”

玄无伤突然插嘴让玄凌不爽,但也没办法,谁让她生来就是这副德行。

“仙族帝君啊……”江玉思忖片刻,接着又问,“那玄寒呢?”

玄凌语气突然轻松了,里面还透着些许骄傲,“玄寒如今已是妖界北境的女帝,因为要处理北境的各种杂事,所以现在没来。”

“哦!是吗?”听到玄凌的回答江玉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以前那个那么爱哭的小丫头居然成为了一方女帝,倒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江玉正在为自己前世弟子的成长感到骄傲时,周围突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外面山林里的各种凶兽开始四散奔逃,毫无秩序可言。

“怎么回事?!”玄凌声音冷静,毫无慌乱之色,“玄月,你出去看看。”

玄月轻点鸾首,化作一道紫光一瞬间飞出万里外。不消片刻,玄月回来了,她沉声对玄凌说道:“大姐,有人在攻击护教结界。”

“玄月,无伤。”玄凌以女尊的语气对着姐妹们下令,“你们护送主人到安全的地方。”

两女听到此言也不拖拉,玄无伤不顾江玉的反对,直接把江玉扛在肩上,然后丢下玄月暴跳向远处的一处安全之地。

“你不会用飞的吗!”玄月一般快速地追上去,一边责怪玄无伤,“别把主人伤到,你这个白痴!”

玄凌将这些无视,对玄央说道:“玄央,你去安抚那些受惊的凶兽。”

“大姐你呢?”

面对玄央的问题,玄凌回以一副冷冽的笑容,“我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我的地盘找茬儿!”

说完,玄凌驾着一朵血莲,如同一道红芒向远出的地平线疾飞而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