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之墓 > 

未婚妻

第2章 未婚妻

第二天,爷爷“出殡”的时候,九条黑蛇从棺材底部冒出,游弋四周,足足一个小时才散去。

这一现象,在我们这行称之为九龙拉棺!

只有福德无量之人,才能享受此等待遇。

来到观音山,棺材被埋了进去,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棺材里的爷爷其实还活着,他只是假死了!

他,是被活埋的!

“爷爷——”

“爸——”

我们全家人齐声痛哭。

那一刻,我爷爷没了!

我原以为他的死是必然,却不曾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爷爷死后,我便遵照他的遗嘱留在家中努力学习青衣密卷中的内容。

九本密卷,九位历代掌门的手记,上面记载了各位先辈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人生经验,内容怪诞离奇,精彩绝伦。

有阴阳风水秘术,天星占卜、四柱命理,龙门八卦,六千奇门遁甲,青衣派修炼法门,道术符咒等等,甚至还有偏一点的古玩鉴赏和医术药典,简直就是奇闻异事大百科。

不过也是,毕竟这是九代青衣掌门数百年积累的笔记。

上面的内容,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物,居然都真的存在。

降妖除魔的驱魔人,与死人说话的尸语者,神秘莫测的剃头匠,恐怖阴森的养蛊世家,走南闯北的憋宝人,驱动尸体的赶尸派,寻龙捉脉的地师......

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等诡秘的真相存在!

我沉浸在里面无法自拔,期待着能够快点学会青衣派的法门,好早一点去外面闯荡。

因为年纪小,识字不多,一开始我看得很慢,一本书,我得看两年才能融会贯通,不过后面就好多了。

九本书,我看了整整九年!

这期间,我也不光全是看书,闲暇之余我还对书中的一些内容进行实践,发现上面记载的东西都是真的!

随着我长大成人,也终于了解到爷爷当初为什么不惜与全村敌对,也要为自己铸一口棺材。

第九本书,也就是爷爷的密卷手记,上面记载了相关信息。

我爷爷一生起卦三千九百九十九,无一落卦(算错),这也让他获得了半仙的称号。

我出生那年,他把最后一卦给了我。

根据卦象显示,我命有大劫,活不过十岁,我大伯膝下无子,所以我是老陈家最后的独苗。

为了不让老陈家绝后,爷爷从我出生开始就着手准备,花了十年时间精心布局,不惜以命抵命,把自己最后剩下的十年阳寿给了我。

所以不出意外,我能活到二十岁。

二十岁,成年了。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个年纪已经拥有结婚生子的能力,不至于让陈家的香火彻底断掉。

只是,替我改命太过逆天,不仅让爷爷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连承载着陈家上千年气运的至宝——神龙树都搭了进去。

所以我不能让爷爷所做的一切白费,我必须得在二十岁的时候去方家提亲,跟姓方的女人结婚,圆房!

如今的我十九岁,看书看了九年,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闯荡,以及见一见那位姓方的女子。

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漂不漂亮?

性格是刁蛮,还是乖巧?长发还是短发?

我的心里就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挠,迫不及待想要去见见对方。

不曾想我还未出家门,去江湖闯荡,方家的人,提前来了!

某一日,汽车轰鸣,我站在二楼,透过窗户向下看去。

好家伙,门口居然停着一辆价值近千万的豪车。

只见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为首之人五十岁左右,精神饱满,派头十足,另外一个则戴着墨镜,表情严肃。

“请问陈半仙在吗?”为首之人恭恭敬敬的问道。

我爸妈有事不在,所以没有人开门。

我们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人登门拜访,而眼前之人能说出我爷爷的名讳,显然不是一般人,只不过他似乎不知道我爷爷已经去世了。

“你有什么事吗?”我站在楼上问道。

“十年前陈半仙与家父订了娃娃亲,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商讨我女儿和他孙子的婚事。”中年人说道,语气非常恭敬。

听完对方的话,我心里一颤,瞬间激动了起来,但还是压抑着情绪说道:“你姓什么?”

“姓方,方有为。”

我浑身一震,就仿佛被雷电击中。

爷爷说的姓方之人,难道就是他吗?那他女儿今天有没有过来?

我好奇的把目光投向轿车内,但因为我人在高处,看不清楚。

“请稍等。”我说道,然后迅速进房间换上平时最喜欢的一身衣服,照了照镜子,梳理头发,只觉得镜子当中的自己帅呆了,这才放心的下了楼。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心狂跳,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出过门,有些怕生,再加上即将要见那位我朝思暮想了九年的女孩,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打开门,将方有为和另外一人请进屋,我的眼神却是瞟向车子中坐着的女子。

她有一头长发,身材很苗条,车窗黑黑的,我只能看到对方的轮廓,看不清楚脸,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请,请坐。”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谢谢。”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而面容冷峻之人则是站在他的身后。

“你好,请问陈半仙在吗?。”

我摇了摇头:“我爷爷已经仙逝了,那个,方叔叔,你刚才说你是来谈婚事的?”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所以忍不住问道。

“不错,只是我没想到陈半仙已经......唉!节哀顺变。”方有为一时间唏嘘不已。

“对了,我叫我女儿过来,你们见见面。”方有为冲门外的车子招了招手:“婷婷。”

随着车门一点点打开,一条细长的小腿迈了出来,我的心也跟着紧紧揪了起来。

每天魂萦梦牵,连做梦都梦到的未婚妻,我终于要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