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之墓 > 

大限将至

第3章 大限将至

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生从豪车中走了出来,穿着时尚华丽,整个人有一种大小姐的气质。

身材姣好,面容精致,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未婚妻的样子,但眼前所见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比我想得还要漂亮。

是我喜欢的类型!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爱上她了,这恐怕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我一时间竟是看呆了。

“咳咳,小兄弟,在此之前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方有为把我从愣神中叫了回来。

“你说。”

“虽然你跟我女儿在十年前就指腹为婚,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会尊重你们年轻人自己的看法,待会儿我让女儿下来,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如果彼此不喜欢,我也不会强求。”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开始担忧起来。

要是对方不喜欢我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不,为了不让爷爷的心血白费,无论如何我都要娶她!

很快,女孩就来到了屋子里,站在我的对面。

只见她冲我甜甜的一笑,倒是没有一点拘谨。

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见过的世面广,反倒是我,在自己家还不好意思了起来,都不敢看她。

“我叫方婷,你叫什么名字?”方婷率先问道。

“我,我叫陈解阳。”我支支吾吾,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

我从没有跟这么漂亮的异性接触过,一时间感到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办。

“噗嗤!”看到我的样子,方婷笑了出来。

方有为也是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们先聊会儿,我去外面看看。”

说完,方有为和墨镜男就走了出去。

眼见方有为离开,屋子里只剩下我跟方婷两个人,我更加手足无措起来。

“那个......我今年十九岁,你呢?”我双手拽着自己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道。

“二十了,比你大一岁,要叫姐姐哦。”方婷见我一副拘谨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姐......”我差点就真的叫了出来,顿时害羞不已,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人家摆明了看我害羞,在逗我呢。

陈解阳啊陈解阳,你她妈能不能爷们一点?你可是青衣派第十代掌门啊!叫什么姐姐,叫老婆!

我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

“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毕竟我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嫁给一个不熟悉的人。”方婷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变得严肃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我。

我正襟危坐。

两人第一次见面,很明显方婷的气势把我压了下去,我变得极为被动。

“你在哪里上学?”方婷问道。

“我一直在家里,父亲教我读书,母亲教我写字,没出过家门。”我老老实实回答。

方婷脸上闪过疑惑,继续问我:“为什么不出门啊?”

“二十岁之前不能出去。”

“真奇怪,那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在方婷绝美的眸子注视下,我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缓缓道:“种地。”

自从爷爷死后,我大伯患上肝癌,家里的积蓄全部给他治病,但他还是只坚持了半年就走了。

父母为了养家和照顾我,便选择在山里种地和养鸭,生活倒也没有特别困难,还积累了一些钱。

“那你以后有什么规划吗?”

“结婚,然后生子。”

说起人生规划,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我能不能活过二十岁都还是未知数。

方婷点了点头,冲我笑道:“其实吧,我觉得你人挺好的,不过我们的生活环境差别太大,估计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吧,如果在一起,以后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

我有不好的预感。

方婷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诺,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名片,大脑一片空白。

我心心念念这么久的未婚妻,刚见面没多久就拒绝了我。

他为什么不想跟我结婚?

想到爷爷付出生命的代价为我铺就的一切,我怎么能辜负了他?

就在我心中猴抓似的着急时,我突然看到方婷的眉宇间冒出一团黑气。

这九年,我修习青衣派法门,不仅能掐会算,还会看相,更是能够洞悉常人无法看到的事物。

此刻,方婷的印堂被一团黑气所笼罩。

毫无疑问,这是大凶之兆!

如果任由它继续滋生,后果将不堪设想。

“爸,我们已经聊完了。”方婷朝门外喊道。

方有为走了进来,笑着说:“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既然我女儿觉得你们不合适,我看这婚就这么算了,不过毕竟是我们毁约在先,这一百万,就当作是给你们的赔偿吧。”

随着方有为的话落下,那墨镜男将一个手提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一叠叠的现金。

然而,我现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钱上面。

只见方有为的印堂也冒出一团黑气。

眼见方有为等人要走,我连忙喊道:“等一等。”

“哦对了,麻烦等你爸妈回来后,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们。”方有为说道。

“陈解阳,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来我家找我,别当宅男了,多出来走动,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好玩的。”方婷冲我笑道,三人出了门。

我正要追上去,告诉他们我看到的事情,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刚迈出一步就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我感觉大脑疼痛欲裂,呼吸变得困难,鼻子里仿佛有液体流了出来,用手一摸,满手鲜血!

“啊——”我痛苦的大叫,而外面却传来汽车开走的声音。

我疼得快要晕过去,等我好不容易缓过来,方有为三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回想起爷爷的那本笔记,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大限将至!

这不是巧合,随着我距离二十岁越来越近,爷爷给我的十年阳寿快耗完了,我的身体终于产生了不良反应。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我二十岁生日。

形势迫在眉睫,我一定要追上去!

爷爷临死前嘱咐我,二十岁前要一直待在家中,我猜测如果违背了他的遗嘱可能会有难,但现在的我根本顾不了那么多。

方婷印堂发黑,有劫数,如果我不追过去,她恐怕会遭遇不测!

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亦或是为了方婷,我都必须出门。

方婷,我的未婚妻,等着我,可别出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