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60021 > 

善妒

第1章 善妒

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

秦筝独自坐在床头,摸着肚子,笑容有些苦涩。

可惜,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突然,外间响起了脚步声。

秦筝愣了愣,难掩欢喜地抬眸看去。

定是他回来了!

只见,楚承稷推门走进寝殿,神色冷凝,浑身像是裹着寒气。

秦筝看见他,瞬间被欣喜淹没:“阿庭,你总算回家了。”

说完,她才注意到对方的脸色,笑意不由得一僵。

“回家?”楚承稷微微扬眉,径直走到床边,语气同神色一样冷,“我只是来同你和离的。”

秦筝的笑容彻底僵在脸上。

“……你不要开这种玩笑。”过了好久,她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一点也不好笑。”

她仔细地看着对方的神色,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丝毫玩笑的痕迹。

可惜,她没能找到。

成婚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他这表情,代表着认真。

“我没有同你玩笑。”楚承稷居高临下地看她,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随手扔向半空,“即刻收拾好东西,今晚便搬出去。”

秦筝猝不及防地被纸打到脸,取下一看,上面的“和离书”三个大字,就像一只大锤,狠狠地砸在她的脸上与心窝。

秦筝只觉得心中疼痛万分,便是她当年上阵杀敌负伤,也没有这样疼过。

她的声音颤抖着:“为何?”

楚承稷沉默一瞬,道:“我爱上了一个女人,要娶她。”

秦筝痛苦地闭上眼,满心凄凉:“是你从江南带回来的祝明月吗?你将她养在外间还不够?楚承稷,当年你我成婚时,你的承诺,都忘了吗?!”

当年,是楚承稷主动求娶她的。

他曾同她承诺,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二娶,更不纳妾。

曾经的浓情蜜意尚在眼前,可这个男人怎么就变了呢?!

楚承稷拧眉,避而不答,只道:“本王不会让阿月做外室。”

本王?

现在他已经要和她这样撇清关系了吗?!

“那我呢?!”秦筝愤怒地坐直,眼底燃起怒火,“你只在乎你的祝明月是吗?那我呢?你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是本王对不住你。”楚承稷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道,“但你出自秦氏名门,自幼出色独立,就算没有本王,你也能过得很好。可阿月不同,她柔弱不能自理,若是没有本王,她会活不下去。”

“哦?”秦筝怒极反笑,口不择秦,“可她在遇见你之前不照旧活得好好的……”

“啪!”地一声,秦筝被打得脸重重地向一边,整个人像是僵住了,迟迟没有动弹。

寝殿空寂一片。

楚承稷声音响起,冰冷含怒:“秦筝,你不该这样诋毁阿月。”

秦筝,阿月。

这称呼上的亲疏显而易见。

那一巴掌打得秦筝突然冷静下来,心中有个地方仿佛空了,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却再无知觉。

“我不会同你和离的。”

秦筝捂着脸回头,抬眸同他对视,那双眼漆黑,仿佛没有一丝光亮。

她一字一句道:“你我是陛下赐婚,和离等同抗旨。就算陛下宠你,也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秦筝是秦大将军的嫡女,曾为国上战场厮杀过,立下赫赫功绩。

当年,她同靖王楚承稷的婚事办得很大,举国皆知。

他们要是和离,那是打陛下的脸!

楚承稷越听脸越黑,到最后,反而笑了:“若是无因无由,我自是休不得你。”

“可你嫁我七年,一无所出,还不允许我纳妾。无子,善妒,哪一条我休不得?”

仿佛有人拿着刀插进心脏里肆意搅弄,疼得秦筝几近崩溃,泪流满面。

当初相爱时,是他主动许诺不二娶不纳妾,也是他让她先不要生的。

如今他不爱了,就成她善妒了?无子也成她的错了?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秦筝声音颤抖嘶哑,喉咙干涩得像是能磨出血来,“你休不掉我了,楚承稷。”

“因为……我有身孕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