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太平之世 > 

鏖战广宗

第3章 鏖战广宗

巳时二刻,黄巾出阵。

先是城外的营寨中奔出数十队黄巾骑士,他们在广宗城外的原野上和十数队百骑的汉军骑兵追逐拼杀,为后续大军清除列阵的场地。

相比军阵严明的汉军来说,出阵的黄巾便犹如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在几个月之前,不过一群食不果腹,艰难求生的蝼蚁。

即便是现在,聚集在黄天的大旗之下,本质上依旧只是一群贩夫走卒,地位卑微的农夫。

但是他们此时毫不畏惧,声嘶力竭的高呼着“万胜!”

迎着这个时代最为强大的汉军列阵,哪怕手中的武器只是一把竹枪,一副农具,身上所穿不过是一件单衣,亦或者赤裸着上身。

无数黄巾军缓缓走出营门,土黄色的潮水缓缓涌出,经历了几个月征战的黄巾军,虽然略显混乱,但也算是久经战阵;而后在黄巾将校的指挥,慢慢开始列阵。

数队汉军骑士绕过黄巾的骑兵想趁机冲击黄巾军的军阵,但马上就被士气高昂的黄巾军给迅速击退了。

黄巾大军滚滚向前,汇成一片片绵绵无际的枪戟之林,前阵的黄巾力士已经铺满了整个正面,而后方的黄巾士卒还好像无穷无尽。

城上的战鼓声响起,无数力士高举着鼓槌狠狠的敲击着战鼓,浑厚的战鼓声在整个战场上回响。

黄巾军的术士也在城楼之上开始施法,或持法剑,或持五色令旗,或持引磬,铜铃,令牌。

广宗城城门大开,土黄色的大医旗,以及人公将军旗帜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

张梁头戴玄铁胄,额前绑着一条黄色巾带,顶上竖着一团黄色绒穗;身着玄铁重甲,足蹬虎头战靴,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当先而出。

身后何仪、刘辟、黄邵、何曼、龚都等数十名黄巾将校黄巾将校亦紧随而出。

黄巾军被张梁分为四军,前军由张闿统领,左右两军,分别由何仪,何曼两将统领。

背靠城外黄巾的营寨,列阵而战。

张梁策马行到大阵的前方,身后何仪手执一杆绣着金边的人公将军旗,何曼则高举着一杆足有一丈多高的土黄色的大医旗。

张梁高举长戟领着黄巾军一众将校在黄巾军大阵阵前飞驰而过,人公将军旗所到之处,无数黄巾军皆是高举着武器,口中大喊着“万胜”向张梁狂热的回应,直至此刻黄巾大军的士气已经攀升至巅峰。

许安此时穿着一身简陋的皮甲在站军阵之中,看着四周狂呼酣战士气高昂的黄巾袍泽。

想起沿路所见所闻,当张梁骑着战马从他前方经过之时,也不由高举手中的长枪大呼万胜。

环顾四周,人头攒动,彷佛置身汪洋之中。

许安身旁,一个只到他肩头的半大小子,这小孩双手紧紧握着属于许安的队率旗,由于过于用力,双手都在轻轻颤抖,指节也微微泛白。

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唯有头上的黄巾完好无损。

小孩名叫张季,也不知年岁,刚到许安的胸口高,许安在官道旁捡到他时,他饿得几乎骨瘦如柴,麻木的坐在父母的尸首旁边发呆,再然后就进了黄巾军中做了许安的旗手。

许安伸手拍了拍张季的略微有些颤抖的肩膀说道:“别怕,跟在我身后便好。”

皇甫嵩端坐于帅台之上,只听见一重接着一重,经久不息的万胜之声,脸色不由微变,心知不妙,黄巾军士气不减反增。

但是此时汉军列阵完毕,如果不战,只怕是士气会一落千丈。

皇甫嵩此时压力与张梁不遑多让,他率领的乃是汉军各地精锐,更有禁军助战。

若是他也败了,只怕各地黄巾便会如野火一般,形成燎原之势,将大汉吞没。

皇甫嵩长出了一口浊气,一挥手中旌旗。

“出阵!”

帅台上令旗飞舞,高台之上的战鼓也被力士所敲响,雄厚的鼓声敲击在汉军士卒的胸腔之上,四周力士尽皆大声传话。

“出阵!”

“出阵!”

看到帅台令旗舞动,前阵早已严阵已待的孙坚一马当先而出,身后无数汉军甲士齐呼威武,踏步向前。

前阵近万大军,缓缓而出。两侧汉军,亦是应旗而出。

汉军展开双翼伸长尖喙,走向城下的黄巾军!

巳时五刻,汉军出击!

孙坚身为前阵主将,斩杀黄巾将校不计其数,军中称为江东猛虎,火红的旌旗一动,便引得山呼海啸般的“威武”之声。

张梁立在黄巾军大阵阵前,看见远方汉军红旗飞扬,火红的的洪流奔流而来,身前毫无障碍,竟好像一人面对千军万马。

但是此刻张梁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情,因为他的身后都是黄天的子民!

张梁领兵回阵,站上帅台上从容的发布出一条条军令,帅台四周的令旗不时飞舞,背插负羽的黄巾哨骑穿梭在方阵的过道之中。

两里的距离,汉军片刻便至,数百甲骑簇拥着孙坚的大纛旗立在汉军前军的最前方。

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将,各领麾下兵马紧随其后。

百步处,汉军慢慢加快了脚步,黄巾军中床弩陡然发动,数十支木矛从阵中飞出,只一波枪雨,便带走了数十名汉军的性命。

一名倒霉的汉军队率更是连同身后两名甲士被穿成了葫芦,但是对于有近万兵力的汉军来说,并无太大的影响。在火红的洪流中连浪花都未泛起。

黑压压的汉军甲士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向前席卷,前方令旗一变,汉军军阵中,无数将校同时大吼。

“举盾!”

无数汉军甲士举起大盾,缓步向前,黄巾军中大量的羽箭攒射而出,透过大盾,甲叶射进了汉军士卒的身躯,汉军冲锋的势头随之一顿。

但黄巾军的软弓对汉军并未有多大的杀伤,除了少数的人倒在地上外,更多的汉军依旧缓步上前。

两军相隔四十步,进入了最佳射程汉军弓弩手,顿时射出数波箭雨还击,黄巾军前阵之中虽然早已竖起大盾。

但汉军射出的重箭之下,仍然不时便有人倒下,黄巾军的甲胄实在是过于稀少。

两军相隔三十步,这时黄巾军将台的大纛旗,突然向前一挥,阵中激昂的战鼓乍然响起。

黄巾军阵本来如龟甲一般的阵型顿时破开,前阵黄巾力士挺盾出击,身后黄巾术士手持法器,念念有词,无数黄巾甲士高呼万胜而出!

汉军阵中也同时传来了响亮的步鼓。

“威武!!!”

“威武!!!”

成千上万的汉军甲士齐声大喊迎着黄巾军冲锋,火红色的直线演变成了曲线。

转瞬之间,火红的的洪流便撞上了黄潮,在山呼海啸的喊杀声中,两军短兵相接。

军卒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一阵阵迸发出来,锋利的环首刀和戟戈收割着战场上廉价的人命,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