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小福妻的报恩 > 

一碗饺子

第2章 一碗饺子

才不过六七岁的田小伟正是护食的时候,而且在他看来,他能吃上这顿饺子都是沾了大姐的光,要是大姐没去卖葡萄,他们能有肉吃吗?那可是妈盛给大姐的,凭啥要端给奶奶?而且大姐想卖葡萄的时候奶奶还来家里骂大姐,这饺子凭啥给她吃?

昨天奶奶家炖肉、今天中午吃韭菜盒子都没喊大姐吃呢,为啥大姐的饺子就要给奶奶吃?

老师说要尊老爱幼,那奶奶都不疼爱他们,他们为啥还要尊老?

“不给!”田小伟越想越替大姐委屈,他直接上前抱住了碗,死活不撒手。

“小伟,撒手!”就在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饱含着怒意的声音。

田有良今天本来心情挺好的,自家闺女成功的卖了葡萄,这可是老田家第一个生意人,敢于迈出这一步,敢于吃这个螃蟹,这就是能耐。而且俩孩子还懂事,卖了的钱都拿回来了,还给家里买了肉和大骨头。全家人也是商议过了要把这些葡萄都卖掉,今年孩子开学就不用再去借钱了。

心情甚好的田有良砍完房前屋后的草后就想着出去溜达溜达,这刚出了大门口才记起来好像刘翠芬和他说过家里没酱油了,想着从家里带上酱油壶去小卖部打点儿酱油回来。结果不成想,竟然听到了田小伟说的这些话。

百善孝为先,虽然早晨的时候他们奶奶的确做的有错,但是早晨的时候他也帮他们说他奶奶了。难不成还因为老人一点儿错就不敬老了?!

田小伟回过头,看着田有良满是怒意的脸,小脸儿都吓白了,怯怯的撒了手。

田有良虽然现在腿瘸了,但是从前也是个顶厉害的主。身上平时不显,但是一生气的时候还是很骇人的。田有良就和那发怒的雄狮子似的,田小伟这小萝卜头儿那里顶得住啊。

“你说什么?!不给你爷奶吃?!!!嗯?说话!!!”

虽然都说田老三家刘翠芬是个泼辣的,但是刘翠芬的泼辣只局限在偶尔骂骂街而已,遇上田有良发怒,娘三个都几乎不敢喘气儿了。

田小伟经不住这样的吓,小身板儿哆嗦着不敢回答。

田小福看着这样的田小伟哪里舍得,醒来的这短短时间里,刘翠芬和田小伟都给足了她善意,她现在也是真心的将他们当妈,当亲弟弟的,看着这样的田小伟,忍不住就将田小伟给揽进自己怀里了。

田小福也不过开学要升初一的年纪,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个头也不算高,小姐俩这样一相互依偎,让人看着感觉更可怜了。

田小伟呢,被田有良吓的不行,这下被田小福揽进怀里安抚,就好像霜打的鸟儿有了温暖的窝似的,心里的委屈一下自己就喷涌出来,豆大的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你还敢哭!多大的小子了,还护食!还不给你爷奶吃!你要这么不孝,那饺子就都丢去喂狗吧!!!”

一听到田有良说这样的话,田小伟再也忍不住哇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奶奶凶大姐,为啥给奶奶的,奶奶家昨天炖肉,奶奶家中午韭菜盒子,大姐都没吃,不给奶,不给奶,给大姐,给大姐,呜呜呜~~~”

田小福听到这儿才反应过来,原来田小伟反应那么大不是因为自己护食,而是因为心疼她,为她鸣不平啊。

她抬起头,也不说话,就那么拿含了眼泪的眸子看着田有良。

有时候说多错多,反倒是不说才更有效。

被田小福这样注视着,田有良的火气莫名其妙的撤掉了一些。

因为田小福的身世,田有良心里总觉得这孩子可怜,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会多留一些客气。

火气撤掉一些,看着田小福那挂着泪的眼睛,大脑不自觉的就回想了一下田小伟刚刚说的话。

是啊,一天还没过去呢。早晨的时候,她奶来家里,险些吵起来呢,骂小福白眼儿狼话现在好像还想在耳畔,这饺子里的肉是小福挣的呢。她奶日子好,经常吃好的他也是知道的,更知道她大爷、二大爷家的哥哥姐姐是经常去她奶家吃的,只家里这俩孩子因为他们这当爹妈的没本事,俩孩子才被苛待。这么一想,刚才那盛怒的火气一点点儿的都散没了。

可是要让他就这么自家吃着,不给她爷奶送,他这个当儿子的心里又不好受。

他也知道老两口偏心偏的厉害,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他是他们生的他们养的,这当儿子的可不就得对老的行奉养的义务?

当年,他娘舍不得大哥二哥去服役让他去他就去了。

后来受伤了回来,部队因为他的三等功给他一个铁饭碗的活计,他娘让他把这个名额给他大哥他就给了。

这些都做得,这一碗两掺面儿的饺子而已更是给得啊。

所以他才会觉得送饺子给老两口是理所当然,却直接忽略了儿子闺女的感受。

在他看来,母子没有隔夜仇,可是这小伟和他奶可是隔了一层呢。至于小福,那更是隔了好几层呢。

田有良想了这其中的种种,叹了一口气。

“小福,爸知道,早晨你奶做的不对,可是你奶她,她也没坏心,她是你们奶奶,这孝顺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你们在学校里,老师不是也一直教你们尊老爱幼嘛。”

听着田有良语气放软了,田小伟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爸骗人,老师说的是尊老爱幼,可是孩子尊老,大人是不是也得爱幼。奶奶都不爱大姐都不爱幼,爸干啥非要大姐尊老。”

田有良被田小伟这么一噎,整张老脸都红了。

田小福看着时候差不多了,轻轻的开口。

“妈,再盛点儿出来吧,这一碗饺子,我爷奶不够吃。”话说完,田小福看着地面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话的的田有良心里是又羞又愧。

羞是替他娘王香花羞,愧是他这个当爹的对女儿愧。

“小福,你是个好孩子。”

田小福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拉着弟弟的手。将此时无声胜有声表达的淋漓尽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