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修气养生混沌无边路 > 

受辱

第1章 受辱

修真之名,古来有之,俗称修道。它囊括了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的全部修持过程。何谓真?真乃真人之业位,真乃真仙,不是自封标榜,实乃众生之封。真人乃修道人的最高境界,修持者均应胸怀大志,高瞻远瞩,终生勤奋,刻苦修持,德功并进,以求达到真人、真仙的上乘境界,故曰修真。

修真者,自古有之。真者,是为真我,实相,先天之意。修者,非实意之修,乃是方便之说,真我本在心中存,本自具足又何言修。古语有云:修行本来无定法,祖师只说吃茶去。故而修真之要在于返归先天,去伪存真,譬如磨镜,垢去明存,修而不修方为真修。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些修真者中。

蜀山剑门,仙道魁首。

此时,整个蜀山上炸开了锅,实力强悍的掌门玉清子与魔道七宗宗主大战后,重伤回到蜀山,不治身亡。

这个消息刚刚传出,整个蜀山上下无不吃惊惶恐,掌门身死,群龙无首,一片混乱。

如今的蜀山,处于分崩离析的境地,但蜀山毕竟是蜀山,千载传承,掌门突然身死,还有五大长老主事。

最终,在五大长老出面之后,定下了新一任的掌门,玉清子的师弟姜昆。

……

耀日西落,余晖尽洒。

蜀山后山一片小森林中,一名狼狈不堪的青年靠在一棵树上。

“大师兄,以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怎么了?不是在我面前耍威风么?”大树周围,一群少年满脸戏谑,其中一名个子略高的青年不屑的盯着狼狈青年说道。

楚扬脸色平静,伸出舌头将嘴角的鲜血舔进了嘴中,神情没什么变化。

“呦,装高深?扮冷酷?那师弟今天就让你知道,现在的你,没有了你师傅的庇护,在我眼中就是个废物而已,一文不值!”高个青年盯着楚扬平淡的神情想要喷火,这种彻底被无视的行为让他相当不爽。

要知道在侮辱人的时候,如果被侮辱的人没有一点反应,那真是一点爽感都没有,对面反抗的越厉害,那自己的爽感才会成倍提升。

而楚扬从始至终,虽然被打的狼狈不堪,表情却丝毫不变,平淡如常,似乎殴打的对象根本不是他一般,让他犹如一刀劈在了棉花上,却毫无办法。

楚扬乃是蜀山前任掌门‘玉清子’唯一的弟子,虽然他一直天赋不高,日子却也过的相当舒坦,身为掌门唯一的弟子自然是有着‘大师兄’的称号,无人敢欺。

可惜,一夜之间,天塌了,蜀山还是蜀山,他却不再是曾经的大师兄,现在的蜀山已经不是庇护他的蜀山了。

师傅的死亡是整个蜀山的噩耗,对于楚扬来说,身为大师兄的他被赶出了原本的府址,成为了蜀山上下所有师兄弟眼中的笑柄。

以往听不到的嘲笑声,辱骂声,几乎毫不遮掩的传进了他的耳中,那鄙夷的目光,不屑的眼神,犹如看待丧家之犬一般,让楚扬跌入了深谷。

面前的高个子青年是姜绅,原本和他还算不错,现在师傅一死,他露出这种本性,不断羞辱他,殴打他。

可惜,楚扬不是姜绅的对手,他资质一般,已经十九的年龄,却仅仅才筑基中期,而姜绅天赋卓绝,十八岁的年龄已经是金丹期中期的高手,这之间的差距之大让楚扬毫无还手之力。

楚扬心中有着仇恨,但是他却只能将这份仇恨隐藏起来,师傅在死前传音给他,并不是死于魔道之手。

师傅重伤回到蜀山,半路上却遇到现在的掌门,昆云子乘人之危,师傅不敌死在了昆云子手中。

这是师傅临死前传音告诉他,千万不能冲昏了头脑去帮他报仇,以他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去送死而已。

“打完了吗,打完了我救走了?”

楚扬笑看着姜绅,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师弟,以往整天跟在自己身后,像条狗一样不敢违抗他,师傅一死,才露出了如疯狗一般的本性。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嘿嘿!”

姜绅冷笑道,现在的日子,最痛快的莫过于羞辱这个曾经的大师兄了。

很可惜的是,刚开始这个大师兄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他很爽,没想到几次之后,这个大师兄却一次比一次淡然,到如今,面对自己的辱骂殴打,楚扬居然是一脸平静和淡然,让他彻底丧失了那种侮辱人的爽快感。

如今,他父亲姜昆,也就是昆云子成了掌门,他也就是掌门的儿子,以往他就很看不惯这个大师兄,现在这个大师兄没有了庇护,他自然将以往自己想做的事都做了。

“如果这样能让你找到快感的话,你尽管来!”

楚扬再次将嘴角的鲜血舔进嘴里,嘴角扬起一个异样的弧度,显得异常妖异。

楚扬很清楚,现在一定要忍住,不能让师傅含冤而死,师傅的仇一定要报。

“有骨气,不愧是我们的大师兄,不过这样也好。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们继续,好好修养吧,废柴大师兄!”

姜绅戏谑的盯着楚扬,他要使劲羞辱楚扬,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不弄死。

看来明天要来点狠的了,这个大师兄的承受能力还真是强啊,姜绅心道。

“走了,期待一下明天晚点到来吧,哼!”姜绅再次盯着楚扬看了一眼,随后带着一群人下了山。

留下满身是伤的楚扬,楚扬在确定姜绅离开之后,直接一头栽了下去,刚才不过是死撑着而已,他的天赋本就不强,只能和蜀山中一般弟子相当,以往也是因为师傅的原因,才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嘲笑他。

楚扬匍匐在地,浑身上下剧痛无比,刚才强装出来的平淡也早已不见,但眼神却始终没有任何变化。他在心底告诉自己,忍住,一定要忍住,所有带给自己羞辱的人,他都一一记在心底,总有一天,他要讨回来。

“师傅,你放心,我一定要找到机会进入剑窟,得到混沌源珠,提升实力,帮你报仇!”楚扬心道。

师傅临死前告诉他,想要洗尽铅华,拥有绝佳天赋,一定要进入蜀山剑窟,得到蜀山中的上古至宝‘混沌源珠’,他的天赋才能展现。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这是师傅临死前的嘱托,就算没用他也一定要做到。

鲜血渗透进地底,挥散在空气中。

就在这时,楚扬整个人的血肉犹如透明了一般,一副清晰的人体骨骼出现在地上。

骨骼之上,似乎铭刻这某种古老的图纹,似乎在引动什么力量。

嘶咧!!!

就在这时,地底一阵轰鸣,一枚黑色晶体猛然从地底冲进了楚扬的身体中。

“啊…!”楚扬瞬间大吼,身体瞬间犹如陷入火炉中,剧痛无比,那突然传来的心如刀绞般的剧痛,犹如全身血液筋骨都燃烧起来了一般。

楚扬呜呜低吼,脸上青筋暴露,瞳孔中充斥着黑色,整个人完全被黑色光芒包裹。

痛入骨髓,楚扬只能咬牙硬挺,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手掌中,有着丝丝鲜血渗出。

楚扬死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尽管现在的他已经陷入真正的崩溃边缘,这种痛苦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范围。

终于,楚扬意识陷入昏迷,但是在他身上的变化却还是没停止,这股力量在他身上肆意冲撞,却又被那什么的骨纹禁锢住。

随着时间的过去,最终那恐怖的黑色能量渐渐被压制住了,楚扬的身体似乎再次恢复了正常。

良久之后,楚扬醒了过来,翻身直接坐起,疑惑的看了看身上,虽然依旧狼狈不堪,衣衫破烂,但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身上的伤怎么都好了?”楚扬疑惑的盯着手臂,原本他的手上还有肩膀上都是有伤口的,现在却恢复如初。

皮肤光泽如玉,不但没有丝毫伤口,而且皮肤上似乎还流转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非常诡异。

“刚才的剧痛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姜绅打的太惨了带来的后遗症?”楚扬非常疑惑,他是匍匐在地的,并没有见到那地底冲进他身体的黑色晶体,自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咦,怎么感觉力气大了很多!”楚扬紧握拳头,他能感觉到身体中似乎充满了力量,条件反射般一拳砸向身旁的那颗足有人腰粗的大树。

砰!!!

一声低沉的闷响,足有人腰粗的大树居然被楚扬一拳砸的差点离地,楚扬一脸不可思议。

盯着已经被树根撕裂的地面,楚扬大为震惊,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力量了,幸福来得有点突然。以前的他别说把这么大的树砸倒,能砸得摇晃几下就不错了。为了验证这不是错觉,楚扬再次一拳砸向那棵树,这一次他没有留手,眼神也死死的盯着那棵树,轰然一拳砸了出去。

咕咕格啪!!!

几声脆响之后,大树居然是被楚扬一拳砸的树根都是蹦出了地面,随即啪的一声轰然倒地。

“做梦么?”看着这自己亲手砸倒的一棵树,楚扬有些疑惑的低声道,这也太强了,实在是无法解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