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修气养生混沌无边路 > 

蜕变

第2章 蜕变

“难道是刚才剧痛造成的?”楚扬甩了甩脑袋,他也只能这样想了,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根据可以供他研究。。

虽然脑海中有许多疑惑,但楚扬也是个懒散的家伙,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咦,速度也快了这么多?”楚扬兴奋道,他发现现在的身体,不但力量大了很多,就连反应速度、身体灵活度也快了很多。

力量大增,实力大涨,自然要将以往的羞辱找回来,辱人者,人恒辱之。

“姜绅,这些天的羞辱,明天一并还给你,哼!”楚扬盯着被自己两拳轰倒的巨树,信心大涨。

“现在我只是身体变强了,但实力依旧是筑基中期!”查探了一下自己的真气,楚扬不得不面对现实,虽然身体突然变强了很多,但真气层次依旧是筑基中期。

“不知道现在修炼速度会不会快一点?”楚扬心道,便立即盘膝坐下,开始运转以前修炼的功法秘籍。

“星陨决,自从师父传授给我之后,我也一直修炼,但却一直没什么进展,难道我的天赋真有这么差么?”楚扬有些不甘心,星陨决是师父传给他的。

这套秘籍很多蜀山弟子都可以学,但是却很难有成就,秘籍中附带的星云掌,威力也只是一般。

唯有楚扬的师父施展出的星陨决,威力大的可怕,让谁都畏惧三分。

“不管了,师父总不会骗我!”

楚扬想到师父,不由心中一沉,师父死了,等他有了实力,一定要杀了昆云子为师父报仇。

昆云子等人打着修真的名义,做着丧心病狂的事情,简直枉为修真者!

修真注重的境界与功力的平衡,境界是非常之重要的,就像一个人他可以通过看书来增加他的理论能力,但如果没有他丰富的阅历,在很大程度上,他理论转化为实践的能力回大大的降低。一个从来没在几万人的场面讲过话的,第一次在这种大场面,我想是个新手他就不可能做到很好,毕竟还未到这种在万人注视下镇定自如的境界,所以,修真,最终修的是心!

昆云子等人,这般为了地位杀害他人的,即使修真,也是注定不能有好的结果的。

而对于何为真正的修道,师父是这样和自己说的。

修道的第一关,开光,修道者的门槛。修道者最大的关卡其实是了悟本心,人有三魂七魄,哪三魂?过去我,未来我,本我。简称逝我,明我,本我。当你能了悟这三我,并且斩断各种负面情绪的时候,你的性光就打开了,其真实含义是指“真正的自我”。切碎冥冥中操纵你的力量,达到开启智慧的性光,这是修道者的门槛。只要一静下心来就能发现,那些邪恶的念头滋生的来源,正是邪恶的“我”在干扰你。修真之所以要打坐入境就是为了让每个修道者能发觉那邪恶念头的滋生来源。只有了悟这一关卡的时候,你才能真正算是一个修道者了。

修道的第二关是心动。情绪的波动起伏剧烈的一关。在此关你会遇到七原罪的干扰。尤其是色欲,食欲与贪欲。欲过此关,需要一颗平稳的道心。以坚定的心灵度过此关。

第三关则融合。情绪的融合。不知你们发现没,你的感觉可以分解。比如你看到这里,是不是很兴奋?兴奋来源于何方?因为你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法,觉得自己大道可期。一瞬间的情绪融合成复杂感觉融合体,是不是觉得很奇妙?因为人一出生就在慢慢学会情绪融合。

第四关为筑基。筑何基?大道之基。每个人对于天地的领悟都不同,因此此关每个经历的人的经历也是不同的。根据你们对天地的感悟达到了一定境界后就能成功破入比境界。在这里我提点一句,修真修的是感觉,不要被心魔入侵自己的心房。

第五关是金丹。修道者质变的关卡。与外丹不同,内丹也分为实丹和虚丹,实丹生长于丹田,从心莲中凝聚而成,虚丹生长于识海,是精神意念结晶体。此境界的大能拥有一颗无比稳定的道心,世间的任何苦难也无法将其击倒。

说到这里,就需要解释一下何为丹田。

身体之三丹田,也就是下丹田、中丹田、上丹田,无论武、佛还是道,皆重下丹田,意守丹田是前任白说不厌的话头,因为身体下丹田处乃是能量的源头,每日子时在人进入睡眠状态或者静坐状态能自行产生元炁,即先天无形之精,丹经称其为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这是生命能量的源头,如果此时意守丹田,进入活子时,以意念向上吸收此先天一气,便是“采药”,此时能将能量吸收入体内,供人白天消耗,若是不消耗保持身心寂灭,便能完成炼精化气,此气就是经脉中流淌之气,亦是无形之物,若再进一步,入得虚极,在这种状态下心如止水,就能自动进行炼气化神,神为何物?神即光也。此神光即是人眼神中的光,它位于上丹田之虚室。平常睁眼视物或者思虑皆需要耗此神光,所以闭目便可养神,万虑皆亡、采光亦可补神。睡觉最主要目的就是补充精气神,若是能心如止水,万缘放下一念不生,则气不采而自采,神不炼而自生。所以如前所说,身心为一体,修身即是炼性,炼性亦是修身。

金丹后是元婴。破丹成婴。自信与强大的感觉来源于一颗强大的心灵,阳神出游,神念扫描天地是此境界的骄傲。

元婴之后就达到出窍的境界。阳神出窍,遨游大千世界。

出窍再往上是分神,一心多用,操纵分身。(想象另一个我从前方面对着自己走来,体会这种错乱的空间感)。

再之后就是合体。魂与体的融合,灵肉合一,圆满强大。

合体后经历渡劫也就是天雷考验,淬魂炼体方可达到圆满的最后一关——大乘,即圆满光耀,静候飞仙。

师父曾经教导自己:“你若要成仙。首先,对自己,要检束自己,以戒除邪恶之念,诚信为人;继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积功累德,打通名利关、自满关、妄想关、荣贵关、穷困关、诡诈关等人生关节,淡泊名利;做到不杀不害、不嫉不妒、不淫不盗、不贪不欲、齐同慈爱。其次,对国家,要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夫信妇贞、兄敬弟顺;要乐人之吉、愍人之苦、周人之急、救人之穷、慈心于物,像水一样利万物而不争;进而达到行清静、行无为、行知足、致虚极的境界。祈愿的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概而言之,是要以德为本,由德而上升为道。也就是说只要多行善举,积功累德,清静身心,体道自然,人人都有受人尊敬,升为神仙的可能。”

自己现在心心念念都是为师父报仇,虽然与师父之前教育自己的有些相悖,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师父待自己如亲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摒除心中杂念,楚扬按照星陨决的修炼方法开始运转,丹田中的真气却依旧没什么变化。

“咦,这些黑色光点是什么?”楚扬疑惑的盯着夹杂在真气中的黑色光点,以往修炼可从来没出现过,而且这些光点似乎是从他身体里面冒出来的。

“咦,可以吸收!”楚扬吃惊道,他尝试着用真气吸收这些银色光点,居然可以被真气吸收,这让他很吃惊。

楚扬开始缓缓吸收这些黑色光点,但这些黑色光点却非常难吸收,他花了两个时辰,才仅仅吸收了两粒黑色光点。

不过给他带来的好处却让他很兴奋,因为他的真气居然变强了,不是层次上的,而是强度上的。

现在楚扬的真气比以往绝对是要强很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的真气怎么变成‘黑色’的了,以前不是淡青色的么?”楚扬再次疑惑起来。

“难道说真气还能改变属性?”楚扬内视着丹田内的真气,实在是不可思议,要知道真气的属性就那么几种,以前他的真气是淡青色的,也就是风属性战气,可现在居然变成了黑色,这是什么属性,从来没见过谁的真气是黑色的,难道是变异的?

“难道真气也会变异?”楚扬心中疑惑,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来施展一下,看看星云掌比以前威力大了没有!”楚扬低声道,随即展开步伐,开始施展出了一套婉若游龙般的飘逸掌法。

正是他从小就开始修炼的星陨决中的掌法星云掌,不过这一次施展起来却是格外顺手,不但力量强了很多,每一掌所发出的威力也是大了不少。

单从力量来看,楚扬两拳就能轰倒人腰粗般的巨树,加上真气的话,威力会更加强大。

看了看周围的一片黑暗,楚扬这才发现,他居然是在这后山待了大半夜。

赶紧一溜烟冲下了山,回到蜀山中自己的小院子里,虽然如今楚扬已经没有资格住在以往的府址中,但住在这样一座小院里还是算正常的。

只是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不过面子这个东西楚扬早就看淡了。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拥有强大的力量,才拥有面子,拥有尊严,否则空有一腔愤怒,也是无用。

楚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蜀山,如今他的栖身之所——一座简单的小院。

清晨,整个蜀山都弥漫着一层云雾。

晨练,是蜀山的习俗,每一名弟子都会进行晨练,这对于以后的修炼进度以及提高天赋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在小时候筑基的时候耽误了,就算天赋再强,那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根基不稳,是根本不可能成为独霸一方的强者的。

楚扬刚刚坐下,几道身影便向他走了过来。

“大师兄,今天挺早的啊,老规矩,咱们一起来愉快的晨练吧!”

姜绅似笑非笑的盯着楚扬,每天早晨羞辱楚扬一顿,对他来说,已经成了一种消遣。

自从玉清子死后,每天早上都会上演这一幕,不将楚扬羞辱一番,他就觉得这一天的开端是不完美的。

今天也一样,姜绅带着一群蜀山弟子出现在楚扬身后。但是令姜绅意外的是,楚扬似乎恢复的有些快,昨天就已经满身是伤,今天居然又完好如初了。不过也对,怎么说这位大师兄也是筑基中期了,恢复能力强点也正常。

楚扬已经习惯了用一张淡然的脸面对他。姜绅心中冷笑,如今的楚扬,不过是个没人庇护的废柴而已,根本不足为惧,筑基中期,这点实力他是一点没看在眼里。

“薛东,还是你先上,记得只准出一招,别出手没轻重,后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呢!”姜绅说道。

一名脸色有些蜡黄的蜀山弟子从姜绅背后走了出来,笑道:“多谢姜绅师兄,记得以前这‘废物大师兄’还教训过我,哼,那时候我就发誓,我要让他后悔!”

曾经的楚扬,虽然天赋不高,但是身为大师兄,偶尔碰到一些看不过去的事情。虽然楚扬自己没觉得什么,但是也为他树立了不少敌人,如今没有师父这座大山的保护,以往得罪过的一些人,自然是加入了羞辱他的阵营中,以羞辱他为乐。

楚扬依旧保持着那始终淡然不变的表情,不过嘴角却微微向上扬了扬,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谁是废物,可以试试!”

这话一出,姜绅惊讶,身后的一群蜀山师兄弟也同样惊讶,就连不远处等着看戏的蜀山弟子也一个个吃惊不已。

自从这个曾经的大师兄没有了师父的庇护后,还是第一次说出这种有些挑衅的话来。

忍不住多看了楚扬几眼,难道这几天的羞辱让他突然爆发了?不过爆发又怎样,实力摆在那里,爆发了依旧是废柴。

“呵呵,那就成全你吧,废柴。”薛东冷笑一声,双手大开,一拳砸向楚扬。

“风雷拳!!”

楚扬依旧淡然,风雷决,同样是蜀山中一门不错的秘籍。

盯着不断在眼中放大的风雷之拳,楚扬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毫不还手,如今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凌的废柴了。

微微抬手,在薛东的拳头临近之际,白皙的手掌如探云之势,猛然拍击在薛东的拳头之上。

“隔山打牛!”

啪!!!

一声脆响,拳掌交击,楚扬面色不变,薛东却接连退后数步,随后捂着胸口闷哼一声,脸色涨红蹲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姜绅脸色一变,见到薛东突然抱着胸口蹲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盯着楚扬。

周围一群看热闹的弟子也是满脸诧异,这个曾经的废柴大师兄居然还手了,而且还一掌将薛东打的蹲在了地上,实在是不可思议。

“是隔山打牛,星云掌的第一招!”有人发现了端倪出声道。

星陨决第一招,正是隔山打牛,能够将真气通过物体快速传递,直接攻击其他地方,但是这种掌法却相当难练。

姜绅一手撕开薛东胸前的衣服,一个手掌印赫然出现在薛东胸口上,不由脸色铁青,真的是隔山打牛,这个家伙居然炼成了星云掌。

不过这隔山打牛的力量未免太大了些,以楚扬筑基中期的实力,就算炼成了星云掌,力量也不可能这般大才对。

“好啊,大师兄,隐藏的够深的啊,居然有了这么强的力量,不过凭这点就想翻身,你也太天真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