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段少蜜爱小娇妻 > 

你经历过真正的绝望吗

第2章 你经历过真正的绝望吗

“我只要三十万,谢谢!”顾婉安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两百万!她可没有把握能在日落之前全部花完。

她可没有资助贫困地区小朋友的习惯。

段奕琛依旧冷漠,甚至更加放肆的嘲讽着她,“顾婉安,没有人教过你,做biao子就别立牌坊吗?”

顾婉安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他竟然这么羞辱她!

顾婉安清脆的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让段奕琛有些不自在,“怎么?昨晚是段大少爷的第一夜吗?”

段奕琛正准备走人,一听到这句话,刚要迈出去的脚突然顿住。一股热流直冲脑门,什么?

压抑的气息再次蔓延开来,顾婉安赶到前所未有的阴郁,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阴冷之气愈来愈重。

“段大少爷,既然我昨晚不是你的第一夜,我卖你买,你凭什么侮辱我!”

段奕琛沉默着,眼眸中充斥着满满的厌恶。

顾婉安心底不禁嘲讽着自己这愚蠢的行为,是啊!三年了,他还是依旧的冷漠,对她依旧如此厌恶,就好像她的出现,玷污了他的世界一般。

段奕琛感觉心情忽然变差了,但是顾婉安笑容依旧挂在脸上,“签完支票,可以滚了!”

这个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叫他滚了!

段奕琛俯身,将小小的顾婉安包围住,抵在墙上,靠近她耳边,轻轻的说着,“我不管昨晚的事,是意外还是另有原因,总之,我只要你记住一件事。”

“你要是不乖,我马上就弄死你!”

……

随着一声摔门的响声,偌大的zongtong套房里,只剩下顾婉安一人。

她闭上酸痛的眼睛,冰冷的指尖深深的嵌入掌心里,刺痛感如此的清晰。

她浑身上下酸痛的要命,仿佛随时都可以散架子了,看着满地衣服的碎片,她心底某个部位不禁被刺痛了。

切,是受伤了吧!

她脑海里浮现出他冷漠嘲讽的样子,顾婉安咬紧牙根,瞪着通红的眼睛,滚蛋!她诅咒他下辈子都不举!

滚烫的液体划过冰凉的脸颊,她却突然笑出了声,如此的刺耳。

她曾许愿,让她成为段奕琛的女人,呵!还真是经验!老天对她真特么好……

他段奕琛是什么人?

特种兵里的精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是重点培养的对象。

段家世世代代都是皇家少将,每一代都功勋显赫,到段奕琛这里更加光宗耀祖,段家可谓是H国最有权威的一大家族。

段奕琛年纪轻轻就就当上了国际最神秘,也是最无所不能的组织,“神域”的新任首领,正是因为三年前,他一次性歼灭了国际上一大贩毒集团,直接抄了人家老窝,于是就进去了国际缉毒协会的高级顾问。

年轻,血性,勇敢,帅气。

就是这样一个优秀到难以置信的男人,在她的生命中,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的心揉的粉碎,让她一次又一次跌入谷底。

所以,没有真正经历过绝望,哪会真正放弃。

她坐在地板上冷静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拖着沉重的身子走进浴室……

顾婉安换了身衣服,用仅有的十几块钱打了辆车。

车窗轻轻摇下,窗外的风景涌了进来。

顾婉安一张清纯可爱的笑脸,琥珀色的眼眸中却流露出寒冷。

她昨天刚刚从英国回来,程欣欣就为她接风洗尘。

叫了很多原来的同学,她就没好意思不去。

结果去了才发现,整个晚上没干别的,所有人都在灌她酒。

她程欣欣大概是不知道,顾婉安和别人不同,喝醉后发生的事情,比谁记得都清楚。

她昨晚明明说自己要回顾家,但是却被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驾到了酒店。

“姑娘,到了。”

顾婉安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递给师傅,声音甜美,却带着点沙哑,“谢谢师傅!”

车停在了一个写字楼前,她看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刚巧是午饭时间。

她勾了勾嘴角,掏出电话,“喂,欣欣,我在你们公司楼下呢!谢谢你昨晚帮我接风洗尘,我请你吃饭!”

程欣欣实在是听不出顾婉安语气中有哪里不对,所以只好应邀,“好,我这就下去。”

“顾婉安,你来干嘛?”

程欣欣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满脸的不可思议,还有些疑惑。

她甜甜的笑着,说要给她介绍一家特色小吃,程欣欣没有多想,就跟着走了。

拐过一个转角,程欣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身后一个巨大的力量反身摔在地上。

“趁着我现在还给你留了面子,不想揍人。”顾婉安眼眸中闪耀着冰冷,犹如一把利剑,让人畏惧,“说,昨晚是谁指使你的!”

程欣欣撑着身子站了起来,靠着墙壁,一脸不服气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顾婉安眼中满是冷漠,抬手狠狠的打了下去,清脆响亮,程欣欣愣愣的看着她,嘴唇微微颤抖,“你……你敢打我!”

“顾婉安,你居然敢打我!”程欣欣嘶吼起来,怒不可遏的看着她。

顾婉安轻佻嘴角,又是狠狠的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她脸颊上,通红一片。“我看你能扛多久!”

“啊……”

程欣欣再次被摔在地上,她痛的呲牙咧嘴,皱了皱头,躺在地上打滚。

顾婉安在她身边蹲下,口吻中冰冷带着杀气,“程欣欣,我把你当朋友,怎么?你把我当傻子了!那你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

“说说吧,昨晚是谁让你把我灌醉,带去酒店的!”她脸上带着异样的笑容,有些阴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程欣欣!”顾婉安给了她最后一次警告,“你听好了,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想好了再回答我,否则,我可以直接把你扒光了,扔在大街上!”

“顾婉安,你最好识相点,你敢这么对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是吗?我好怕怕呦……”顾婉安勾起嘴角,一脚踩在了她脸上,“你给我听着,我可是顾家三小姐,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就凭你,还收拾我!”

她加重了脚上的力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