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替身小娇妻 > 

走投无路

第3章 走投无路

来的时候是被人绑了坐车来的,离开的时候却完全要靠自己的双脚。经过一番周折,匆忙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午休的时间。

作为新人,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而且还整整迟到了一个上午。我被经理叫到办公室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并且警告我,如果再下一次那就不用等到实习期结束,立刻收拾了东西走人。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通过了面试得到这份工作的,绝对不能就这么丢了。为了能给同事留下好印象,在经理的面前将功补过,整个下午我都在不停的忙碌着,一刻都不敢停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又累又饿,筋疲力尽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无端的想起裴钰来,救他时的那点同情和可怜早已经消失不见,心里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怨恨和厌恶。

像他一般只会用钱说话的人,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裴钰既然认定了我会后悔,那我就更要拼出个样子来,绝对不能走回头路让他瞧不起,而眼下,想要改变这种困境的唯一办法就是牢牢地抓住这份工作。

有了工作也就有了稳定的收入,能改变现在的困境倒也说不定。

如此想着,接连两天我都早早的赶到公司,在工作上也更加的努力,虽然作为新人总是被呼来喝去,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倒干的很起劲。

“周小尧,这就是你做的合同?”

办公室里经理把一份合同摔在桌子上。

我随手翻开,正是我昨天晚上熬夜做的那一份。

“作为一个新人,把这么重要的合同交给你是出于对你工作上的信任,可是你呢,如此大意,一个小数点就是十几万,你赔得起吗?”

经理能把这份合同交给我,我自然十分谨慎,做好之后又检查了许多遍,尤其是涉及到金额的地方我都仔细的核对过,绝对不可能有问题的。

就在我坚定不移的翻开合同又看了一遍上面的金额时,我才恍然将领悟此刻不管我如何解释都没有用了。

“把你手里的工作交接一下,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从小到大妈妈总是教育我说,做人一定要善良,绝对不可以有害人之心。可是她却忘记了要告诉我“防人之心不可无”。

收拾好属于自己的东西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看着那个积极帮我打印合同并且交给经理的同事,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残酷的。

马上就要付下个月的房租了,我却在这个时候丢了工作,倒霉也不过如此。然而生活却并没有因为我的可怜而就此放过我。

刚回到家,就接到邻居张阿姨打过来的电话:“小尧啊,你妈妈今天早上又晕倒了,医生说必须在一周之内进行手术,否则……你妈妈她呀本来是不让我告诉你的,可是她就你这么一个亲人。”

“张阿姨,谢谢你一直帮忙照顾我妈妈,你放心吧,手术费我来想办法。”

“刨去后续的费用,光是手术费就要二十几万,你到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啊!”

我握着电话,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说话的语气却还要故作轻松。

“我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经理人也很好说我可以先预借工资……麻烦你告诉我妈妈让她不要担心,安心的准备接受手术。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的整个世界瞬间崩塌。母亲的手术已经不能在拖了,可是刚丢了工作的我要到哪里去弄那么一大笔钱呢?

走投无路之际,猛然间想到了裴钰要我签署的那份协议,只要我签字,并且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他就会给我一百万。

翻出裴钰硬塞给我的名片,快速的拨通上面的电话号码,却迟迟没有人接听。焦急的心情让我没有办法在继续等待,

明知道现在去找他,很有可能会被羞辱,可为了母亲我只能过义无返顾,出了门直奔裴氏集团的大楼。

“这位小姐真的非常抱歉,如果您没有预约的话我们是不能让您上去的。”

前台接待的长发姑娘将我拦住。

“我真的很着急,必须马上见到裴钰……”

见我一脸的焦急,长发姑娘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帮我给裴钰的办公室打电话。

“实在抱歉,裴少爷说他并不认识周小尧这个人,麻烦你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的工作。”

裴钰竟然说他不认识我,这怎么可能!我不管前台姑娘的阻拦,拼了命的往里面冲,不管怎样,我今天一定要见到裴钰。

结果刚到了电梯口,就被赶过来的几个保安围住,不管我怎么解释,如何哀求他们都一口咬定我是到裴氏集团闹事的,因此,毫不留情的将我从裴氏的大楼轰了出去。

裴钰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弃。为了能见他,我在裴宅的大门口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却始终未见他的身影。

夏日的夜晚,暴雨总是来的毫无征兆,电闪雷鸣之间,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我站在门口无处躲藏,瞬间就变成了落汤鸡。

我靠着大门坐在地上,冰冷的雨水让我浑身发抖,饥饿和着急使得胃部一阵阵的痉挛,眩晕让眼前的视线逐渐便的模糊起来,而我只能用胳膊抱紧自己的双腿,狼狈的好似一条流浪狗。

不记得坐了多久,恍惚间睁开眼,还以为雨已经停了,抬起头才发现原来是裴钰撑着伞站在我的面前。

“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我抱住裴钰的双腿,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只觉天地一阵眩晕。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裴宅客厅里宽大的沙发上,身上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而裴钰正坐在我对面,悠然的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我说过的,你会回来找我。”

见我醒来,裴钰以获胜者的姿态开口。

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哀求的看着他。

“只要你肯支付我妈妈的手术费,我马上就在协议上签字,并且保证听从你的一切安排……”

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泣不成声。自己受些委屈并不算什么,只要能就妈妈的命。

“好,我现在立刻安排人把医药费打过去。”

裴钰放下酒杯,坐在沙发上打电话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错愕,唯恐眼前的一切都是幻想。他不仅没有为难我,反而爽快的答应了。

“明天一早钱就会到。”

裴钰放下电话,眼睛落在茶几上。

替身协议,原来他早已经准备好。事已至此,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笔,在乙方的空白处签下了周小尧三个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