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村婿出山 > 

白玉棋盘

第3章 白玉棋盘

看到像棋盘石头的黄淼瞬间不淡定了,这棋盘正好能和家里的棋子凑成一套!黄淼背起柴篓跑了过去。

谁知雨天路滑,黄淼一个没留神,连人带篓狠狠的摔了下去,头重重的磕到了那个块石头上,鲜血瞬间染红了棋盘。

黄淼迷迷糊糊中,眼前浮现出一个残局。

白子已经将黑子杀的奄奄一息,只剩右上角两块黑子苟延残喘。

常人看来,此局白棋必胜。

但此局于上午黄淼无意间解开的棋谱有异曲同工之妙,黄淼下意识的点了一下两块黑子中间的一点,一粒黑子落了上去。

“哈哈,妙啊!秒啊!”

眼前的棋盘消失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跟他说着话。

“老夫张真,先秦道士也,一生就做了三件事,下棋、修道和习武。只因成迷棋局耽误了我几千年的修行,如今小兄弟这一手,算是解了我是心节了!如今我羽化飞升,便将我这一身所学连同这玲珑棋盘传授于你,也算是在这世上给老夫留了一个传承。”

“啊?”

黄淼懵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可这事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张真说话的同时,硕大的信息流瞬间涌入了黄淼大脑,其中很多内容是黄淼都没听说过的东西。

大脑也瞬间疼了起来,仿佛要炸了一样,最后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阵冷风吹来,才将黄淼惊醒。

黄淼爬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月亮都老高的了。

黄淼低头去找那块棋盘,却发现那一块空空如也,别说石头了,草都没一颗。

黄淼闭上眼睛,回想着刚才的事,却发现闭眼后眼前居然浮现出了一块白玉棋盘!

“啊,以后要少下棋了,都摔出幻觉了。”黄淼自言自语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刚才后脑勺磕的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不算严重,没伤着骨头。

黄淼背起柴篓,正在凭着微弱的月光找柴刀时,无意见瞥见了一颗小草。

蓟草,凉血止血,祛瘀消肿。用于衄血,吐血,尿血,便血,崩漏下血,外伤出血,痈肿疮毒。

一串黄淼从来没接触过的知识冒了出来。

“我去,刚才那老头不是幻觉!”黄淼心中惊呼。

他拔出一根蓟草,嚼碎了糊倒了后脑伤口伤,瞬间感觉舒服了好多,血立马止住了。

黄淼一边下山一边又揪了几根蓟草,当他块到家的时候已经深夜,村外还时不时传来两声狼叫。

“呦,你还敢回来!”

一个男人拦住了黄淼的去路,男人比黄淼矮一头,但是常年干农活,一身肌肉黝黑又壮。正叼着一根烟等黄淼。

男人正是村里的村霸王林,招娣的老公。

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子,在村里胡作非为,村民敢怒不敢言。

“你威胁我老婆是吧,我让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谁都保不了你!”王林掏出一把匕首捅了过来。

黄淼虽说也是村里长大,但是从没打过架,看到这一刀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躲。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