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好孕成双:暖心宝贝腹黑爹 > 

冤家路窄

第1章 冤家路窄

海情国际大酒店门口!

唐舟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202包间。

没错,就是这里。

可相个亲而已,对方居然搞这么大排场,非要请她在这种地方吃饭……

这万一不合适,岂不是要欠人好大一笔债。还是坚持AA好了。

不远处的保安已经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唐舟舟发觉自己已经徘徊了许久,于是终于下定决心走了进去。

唐舟舟今年二十八岁,终身大事至今没有着落,虽然她自己并不着急,无奈唐妈妈的催促一天紧似一天,只好乖乖跑来相亲。

酒店内部面积很大,走廊不止一条,唐舟舟七拐八拐,转得头晕,最后终于在尽头处找到了房间。

房门禁闭着,唐舟舟迟疑了一阵子,才抬手敲了敲门。毕竟是第一次相亲,说不紧张是假的。

门内静默一秒,忽地打开了。唐舟舟刚露出招牌的八颗牙笑容,手腕一痛,已经被人强行扯了进去。

屋里不仅有人,而且是一堆人。

唐舟舟目瞪口呆看着满屋子黑衣的保镖。

什么情况??

将她扯进来的男人虎背熊腰,小山一样杵在面前,唐舟舟手腕被攥得很紧,她用力挣了挣也没甩开,反而疼得飙出了泪花。

“你们干什么啊?”

套间里面的门忽然开了,银灰色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那保镖没理她,而是朝着那男人道:“少爷,怎么处置?”

处置……?!

这是什么商业密谈还是贩毒窝点?!

唐舟舟抖了抖,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朝她走来。

男人个子很高,在一群人高马大的保镖中间依然显得挺拔。他腿长而笔直,迈两三步就到了她跟前。

修剪整齐的鬓角衬托出完美如雕刻般脸型和精致的五官。鼻梁挺直,嘴唇薄而不显寡淡,微上扬的眼角勾起一丝惑人的邪气。一双眸子如暗夜寒星般深邃而明亮,有种不怒自威的气魄。

要不是这会儿被人莫名其妙地威胁,唐舟舟很想跟这位不认识的帅哥要个手机号。

可帅哥看起来不太好惹。

洛少琛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身材娇小,白皙脸庞上是错愕和惶恐神色,清澈眼眸一尘不染,此刻紧张地看着他,浓密睫毛轻颤着,整个人还在瑟瑟发抖。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听到了多少?”

唐舟舟快哭出来:“一个字都没听到好不好,我是来找黄先生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她是来相亲的啊喂!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但她确定这里没有她的相亲对象。

……虽然如果让她和眼前这个美男一起吃饭她还是很乐意的说。

洛少琛眼神一凝。旁边保镖会意,手上力道加重。唐舟舟疼得冷汗冒出来:“我,我说的是真的,没事干嘛要骗你……”

她要收回刚才的话,这男人看起来衣冠楚楚,其实就是欺负女人的混蛋!

下巴却忽然一紧,被人伸手捏起来。唐舟舟被迫直视着他眼睛,男人低头,呼吸近在耳畔,分明暧昧姿势,却让唐舟舟觉得浑身发冷。“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他手指渐渐收紧,唐舟舟不得不挣扎着踮起脚,“你,你先放开我,我给你看证据……”

感觉到对方松开,唐舟舟连忙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我是来相亲的,对方约了在这里……咦?!”

微信上的房间号是“202”,而她刚才敲的好像是……220?

手里手机被人抽走,男人低头看了一会儿,扔给她,挑眉道:“若你是故意走错的呢?”

看得出这女人多半没有撒谎。除非她真的隐藏得太深,能逃过他的眼睛。

事关重要的商业机密,虽然主要内容都落在纸上,还不至于这样容易被一个女人偷听到,但还是谨慎些为好。

“……!”唐舟舟急得跳脚,在心里把眼前男人腹诽了千八百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信我打电话给对方……对了,我带了证件,可以给你看。”她急忙掏出身份证,连同名片递给他。

洛少琛扫了一眼,名片很简洁,只写了“绿源集团室内设计师唐舟舟”的字样,连同电话号码。身份证上面的照片倒是同她本人不太一样,是短发和齐刘海,女孩抿嘴微笑,梨涡浅浅,比现在多几分青涩。

想了想,他抬手将她身份证丢给保镖,“一星期后会派人还给你。一星期以内,有人泄露这里的谈话内容,就算到你头上。”

唐舟舟对上他骤然变得锐利的冰冷双眸,里面威胁意味显然。她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哆嗦。

手臂立刻被人松开,有人替她打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礼貌但不容拒绝。

唐舟舟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敢怒不敢言”。她看了看周围站成一堵墙的高大保镖,思考了一下提出抗议的后果,最终还是弱弱地放弃……

黑涩会什么的……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嘛!

坐在好不容易找到的202号包间里,唐舟舟再一次觉得,今天出门相亲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

“唐小姐身材不错嘛,平时挺喜欢运动?”

对面男人眼神乱瞟着,一面挪了挪屁股坐过来一点,一面将手若无其事地搭在了她身后的椅背上。

“是啊。游泳登山自行车跆拳道……都挺喜欢的。”

唐舟舟随口应付着,刻意将“跆拳道”三个字放在了重音上,希望能起到一点威慑作用。嗯,虽然她压根就没学过什么跆拳道。

谁知道网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竟然是个喝了酒就满口荤段子的猥琐大叔!

看情形,她再不想办法脱身,就要有麻烦了。

“跆拳道啊,”男人笑得后槽牙都露了出来,一只手已经在悄悄地往她胳膊上揽。“刚好我也练过一点,有空切磋切磋?”

唐舟舟脸一僵,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心想这下糟了。她敷衍地笑笑,竭力压制住内心的厌恶与恐惧,目光扫向包间门口,思考待会儿逃走的可能。

“别紧张啊,唐小姐。”男人奸笑着凑上脸来,另一只手试图强行揽过她。“都是成年人了,放松些。”

又白又肥的手一搭上她手臂,唐舟舟立刻感到一阵恶寒。她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他推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黄先生,我家里还有事,恕不奉陪了。”

正要拎起包离开,手腕却被人牢牢抓住,中年男人跟着她站了起来,唐舟舟后退一步,却被他一把揽上腰间,半搂半拽地扯过去,捂住了嘴巴。门却忽然打开了,服务生端着盘子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唐舟舟趁机拼命挣扎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

中年男人却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又冲着服务生说:“看什么看?我跟我老婆亲热你管得着吗?”

服务生明显吓了一跳。来这种地方消费的人他都惹不起,于是默默把盘子放下退了出去。

唐舟舟却瞅准时机,拿起盘子将一整碟凉菜全扣在男人身上,随后狠狠踩了他一脚,飞快冲出了房门。

中年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快步跟上去。

唐舟舟不敢回头,沿着长长走廊飞快跑着。偏偏这里空无一人,连刚才的服务生都不知道躲到了哪里。高跟鞋却忽地一扭,她一下子跌倒在地。

“嘶……”膝盖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唐舟舟一手撑着地,却没能站起来。

一双长腿出现在视野里,唐舟舟好奇地抬起头往上看去,然后,惊得一下子坐回地上!

这男人……赫然就是刚才走错包间遇到的那个!

她刚刚还在祈祷再也不要见到他。所以这会儿算是幸运还是冤家路窄?

她忽然好想哭。今天一定是出门忘了看黄历。

男人低头,深邃双目在唐舟舟身上停了一秒,然后抬脚欲绕开她。

“……”唐舟舟立马收回神,一把抱住了男人大腿。

“救命……有个变-tai在追我,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好歹两人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千万不要见死不救啊喂!唐舟舟忽略掉男人嫌弃的目光,紧紧抱着他的腿不撒手。

身后脚步声近了,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又恼羞成怒的声音传来:“小贱货,在外面偷人还想跑?看我不收拾你!”

洛少琛扫了一眼迎面追过来的凶恶男人,又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腿不放的女人。纤细双臂紧紧环着他的一条腿,身体微微发抖,苍白小脸上满是惊恐神色,长长羽睫轻扇,无辜又清澈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她穿了一件雪纺的衬衫,身子无意中紧贴着他,隔着轻薄衣料,传来柔软的触感。

俊眉一皱,他抬眼看向对面的中年男人。对方接触他目光,不由自主地瑟缩一下,但还是硬气地嚷嚷道:“我在管教老婆,别多管闲事,快滚开!”

目光顿时沉了下来,眸底闪过一丝冰冷的厌恶,洛少琛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