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利剑出鞘 > 

轰动全城

第2章 轰动全城

离阳,电闪雷鸣,暴雨狂风。

江语柔跪在江家大门口,瑟瑟发抖。

“爸,妈,求求你们借我五十万,毕竟这也是你们外孙女啊!”

“你早就被赶出江家了,你的野种女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江明友站在大门口,冷笑不已。

“思思的病不能再拖了,急需做手术,只要你们肯借我,以后我会加息奉还!”江语柔砰砰磕头,为了女儿,已经不顾什么面子了。

“小野种而已,死了就死了,你也好找个人嫁了。况且,你女儿生病,去找他老子啊,找我们干什么?”

“哦,对了,你可能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吧?和一个不认识的人都能上床,那你干脆直接去卖好了,以你那几分姿色,赚五十万也不是难事吧。”

“哈哈!!!”

江家众人,哄笑一堂,高高在上,看小丑一样的看江语柔。

江语柔心在滴血,这可是她亲生父母啊,竟然如此冷血,居然还让她去卖。

“思思撑不到几天了,求你们看在血脉相连的份上,借我五十万吧。”这一刻的江语柔,为了女儿,彻底抛弃了尊严,若非如此,在离开江家的那一刻,再也不会回头。

“行,我借你五十万,但有个条件,三天之后,嫁给韩家少爷,别说五十万,五百万都不是什么事!”江明友冷声说道。

韩家少爷?那个瘸腿,满脸麻子的男人?

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贱人,你不是什么愿意么,怎么不说话了?爸是给你机会,别不知好歹!”一个二十出头,打扮火辣的女孩,刻薄的说道。

江语柔可笑的看着对方,这可是她亲妹妹江美含,一句姐姐不喊,却以贱人相称。

“你找了个野男人,最后被人家抛弃,早就是全离阳的笑话了,还有人愿意娶你就不错了,就别挑三拣四了。”

“就是,想想你的野种女儿吧,可活不了几天喽~”

江语柔紧紧咬着牙齿,她恨,恨尽眼前所有人,到这个时候了,都在利用她。

“行,为了思思,我嫁!”江语柔恨声喊道,悲痛欲绝。

“哈哈,死丫头,你总算开窍了,只要嫁入韩家,要多少钱没有?我们江家,也能平步青云,大胆想象吧,荣华富贵的生活就在等你!”

江家众人,狂笑不已。

与之对比的,是跪在门外的江语柔,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如一叶浮萍,无人可依。

……

消息传出,轰动全城。

江语柔作为离阳第一美女,不知道有多少人倾慕,就算现在成为一个寡妇,还带个孩子,也有无数人想接盘。

但她十分要强,靠自己一个人打拼,从来没答应过任何人,现在却突然传出,要嫁给韩家少爷,引起轩然大浪。

“还以为多有骨气呢,也就是个贱人,为了权财,连韩家少爷那么丑的人都嫁。”

韩家少爷韩帅,得到江家传来的消息后,开心的单腿蹦三尺。

管她是不是寡妇,这可是昔日离阳第一美女啊。

一场盛大婚礼,即将在三天后上演。

没人知道,此时的万丈高空,一架飞机,直奔离阳,速度快到极致。

“警报,警报,有一家不明飞机,直奔离阳机场,马上疏散群众,做好一切准备!”

机场办公室内,所有人都盯着屏幕上,一架飞机,不断接近,大气都不敢出下。

“你们看!”一名高层,突然睁大双眼,死死盯着飞机一角。

只见在飞机上,赫然刻着一把利剑。

“这是……魔神殿的标识!”

“什么,魔神殿?”

整个办公室,瞬间沸腾。

……

飞机落地,整个机场,全被清空。

两行空少,空姐,整齐划一站着,旁边还候着一群高层,正襟而立。

舱门打开,一名白衣男子,阔步而出,身姿挺拔,五官神秀,宛若星辰,耀眼八方。

所有人目光,皆不自觉看去。

男人身上散发的气势,竟让他们一时之间,无法睁眼。

不知多少空姐,心跳加快,小鹿乱撞,她们发誓,从未见过这样帅气的男人。

尤其是他身上散发的气势,盖压九天十地,万千风华于一身,只有一字可形容。

———仙!

空姐空少,尊敬弯腰,他们不知来人是谁,但只要是魔神殿的,足以顶天了。

机场高层火速上前,一边伸手,一边谄笑:“欢……”

话没说完,便被陈不凡打断:“魔神殿行事,不得干扰,更不得泄露,违令者,杀!”

一句话,震慑所有人。

直至苍老跟上,陈不凡二人,彻底离开,现场之人脸上,冷汗狂流。

可怕,太可怕了,这就是魔神殿的强势!

陈不凡太急了,不想耽误任何时间。

片刻之后,一辆轿车,从机场出发,直奔市区。

……

陈不凡走后不久,机场又降临一架私人飞机,走出来一名年轻女子,肤白貌美,气质冷艳。

在她身后,还跟着几名保镖,凶神恶煞。

女子摘下墨镜,看了眼远处,这么多空姐空少,还有一群高层,眉头微蹙。

“看来我们来离阳的消息泄露了。”

“你们不用举办欢迎仪式,我们来离阳是为了办很重要的事,不用声张。”墨镜女子冷淡说道。

机场一群高层,面面相觑,根本不认识这是谁,碍于被陈不凡警告道,他们不敢多说,能乘坐私人飞机,可见来头不小,万一和魔神殿有关,不是他们敢过问的。

“小姐,李教授在济心疗养院义诊。”一名中年男人尊敬说道。

“辉叔,和我过去。”墨镜女子语气急切,修长双腿,踩着黑色高跟,火速离开。

……

半小时后,陈不凡走出车子。

在他面前,是一座破旧的疗养院,有不少年头了,墙皮脱落,污水横流,铁栅栏大门,都上锈了。只有一个老大爷,在门口晒太阳。

“苍龙,确定是这?”陈不凡问道。

“启禀殿主,就是这里。”苍龙回道。

“想我纵横世界,盖压八荒,女儿生病去连正规医院都去不了,只能住这里!”陈不凡愧疚不已,深吸了口气,大步朝疗养院走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