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我花开罢百花杀 > 

此生非君不娶

第2章 此生非君不娶

两人同时朝窗口望去,只见一女子破窗而入。

她一落地,便扬起一条紫色长鞭,一脸不屑地朝白十七甩过来:“死断袖!谁给你的胆子勾引衡哥哥!”

郁允衡一把将那长鞭抓住,厉声斥责:“郁芙,不得无礼!”

郁芙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衡哥哥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凶她。

“衡哥哥,爹爹让你寻找御魔灯的灯芯,你怎么能答应将它给那个死断袖!那可是我们血溟阁的宝物!”

白十七被郁允衡护在身后,乐得火上浇油:“小妹妹,两情若是久长时,又何必在意公公母母?你师哥是真心爱慕我……的身体。”

“你要抽死你个不要脸的!”郁芙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恨不得把这妖男撕碎了!

“够了!”郁允衡面若寒霜,冷声道:“说正事吧。白少主是来协助我们的,打开禁制需要鬼谷秘法。”

郁芙不忿地咬着唇,半晌才妥协道:“衡哥哥,我们的人传来消息,幽州灵城断魂崖下有一片血海,赤水红莲就生长在血海中。”

赤水红莲的花蕊,便是用来做御魔灯灯芯之物。

有了灯芯的下落,几人连夜赶往灵城。

一路上,郁芙坐在马车里看着白十七不断地朝郁允衡献媚,心里不适,下了马车。

白十七好奇的问:“她好歹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

郁允衡倾身向前,沉声道:“她不是本座的香,亦不是本座的玉,本座为何要怜惜?”

刚说完,马车突然颠簸一下,白十七一个不稳顺势往郁允衡怀里扑了过去,男人反应极快,揽着她的腰将人放在自己腿上。

低沉磁性的声音提醒,“小心。”

白十七抬头,嘴巴精准地贴住了他的薄唇。

马车急停,外面传来郁芙的声音:“你们好大胆子?竟敢拦血溟阁的马车!”

白十七对他眨眨眼,状似不在意地从他身上离开:“我出去看看。这个吻算是利息,记账上。”

郁允衡指腹在唇瓣摩挲,宠溺一笑。

越是嘴硬的人,嘴唇亲起来越软。

白十七刚出马车,乱箭如雨朝这边飞来。

她瞥了一眼与黑衣人交手的郁芙,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正愁混不进血溟阁,机会就来了。

白十七往前一步,定定的站在车梁上,一身红衣随着夜风肆意翻飞。

很快就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数不清的利箭朝着她的方向飞来。

可惜,那些箭矢还未近身,她的细腰便被温暖的手掌握住。

郁允衡一挥衣袖,四周狂风惊起,那些箭全都朝相反的方向飞去,草丛后惨叫声连连。

“为何不躲?”

白十七双手勾住郁允衡的脖子,饶有意味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郁芙,大言不惭道:“我只是想替郁小师妹分担一点敌方火力,好确保她的安全。”

“多亏衡公子及时相救,否则十七就要成活靶子了。”

郁芙双眼通红地瞪了一眼白十七,骂道:“死断袖,你给我放开衡哥哥!”

这个狗东西,分明只是往那招摇地一站,竟然还想邀功!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闻言,白十七将郁允衡抱得更紧:“衡公子,你救十七于危难,十七定要以身相许。此生,十七非君不娶。”

“你还要不要脸了!”郁芙抓狂地大叫。

白十七爽朗一笑,用看弱智的眼神看着她:“我要脸做什么,我只要你师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