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要命:霍总狂追娇妻超给力 > 

昨晚的事我会负责

第1章 昨晚的事我会负责

“耀明,别闹...”

清晨初醒,顾小熙正对抱着自己的男人故若撒娇,可当她混沌中撑开眼,看到面前的男子并不是自己男友时,整个人瞬间如惊天劈雷了一般,一脚把眼前男人给踹下了床,手也赶紧拿起被单,包裹住满是暧昧的身体。

同时昏迷的脑袋,瞬间清醒的不能再清醒,可明明记得昨晚与她共赴浪漫烛光晚餐的人是未婚夫霍耀明。

昨夜霍耀明格外的温柔多情,单膝下跪捧着玫瑰向她深情地告白,她感动到喜极而泣,一杯接一杯得喝了许多他递过来的红酒。

可现在怎么会迷糊地睡在了酒店里,更为惊悚得是一睁眼看到的男人,居然是未婚夫霍耀明的小叔,那个在枫城传言从不沾碰女人的霍北野。

想到这里顾小熙忽然视线在白色的床单上一顿,紧接着浑身一震,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了!

昨夜,醉酒的她与他真的发生了……

可是霍耀明哪儿去了?

顾小熙顾不上别的,慌忙用被单裹严实自己,赤着脚跳下床,发疯般在房间里喊着名字到处搜寻霍耀明的踪迹。

昨晚发生的事令她头脑一片混乱,整个人很恐慌无助。但眼前的男人更令她感到害怕。

她很爱自己的男朋友,同时也是洁身自爱的女孩。

她很怕霍耀明会误会她……

此刻倒是霍北野闲闲地立于床边,双臂随性地环抱在身前,整个人仿若置身事外。

他刚沐浴完,头发还是湿的。

一滴水珠自额角滚落,一路滑至殷红的唇角,挂在唇瓣上摇摇欲坠晶莹剔透,更增添了几分难言得性感邪性。

阳光照佛在他俊美如斯的面容上,勾勒出得天独厚的五官曲线,完美的侧颜简直人神共愤。整个人气质卓然,拥有令女人血脉偾张的盛世美颜。

他睥睨的眼神蕴藏着对世间万物都运筹在握的自信。

整个人散发出专属上位者的强大气场,充满令人无不俯首为臣甘于被驱使的尊贵与霸气。

与顾小熙相反的是,男人很平静,整个人说不出得冷静。

他只是深吸了一口燃着星星点点红光的雪茄,然后轻呼出一口薄薄的烟雾,吞云吐雾的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仿佛昨晚的事只是置身事外。

足足过了一刻钟,顾小熙才精疲力尽地罢休。

“你把我男朋友藏哪里了?我告诉你,识相的赶紧把人放出来!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最好对今早看到的守口如瓶,不然有你好看!”

顾小熙瞪视着面前的霍北野,言辞凿凿地道。

男人依旧沉寂着,只是看向她的目光深邃犀利,仿佛能将她整个人透视。接着,他向着她迈近了一步。!

顾小熙立即双手防卫地交叉在身前,警觉地呵斥道,“你想做什么?混蛋!”

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动怒,只是对着她俯下身来。

靠得近了,能看见他精琢的五官惊为天人!

男人的声音很低哑,是令人尤其是令女人心魂具动的磁性,“数额自己填,还有,对于昨晚的事我会负责。”

男人在一张空白支票上飞快地签了字,然后递到她面前。

顾小熙死死地盯看着,然后,就像是被人狠狠攉了一掌,整个人都僵在原处!

昨晚是她的好闺蜜林小念亲手交给她的房卡,告诉她霍耀明在酒店等她一起享用烛光晚餐。

本来她有事想打电话给霍耀明改天再约的,但林小念却一直在撺掇她,并且一再地强调如果她不去,霍耀明会很失望的。

她无法相信,昨晚喝醉后,跟自己同眠的男人居然是男朋友的小叔……

如果说一开始,顾小熙还侥幸得抱有一丝希望,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是巧合。

可当她看到霍北野在递给她空白支票的那一刻,她便清醒而绝望地意识到。

她现在已经完全敲定自己和男朋友的小叔睡了……

这个残酷的认知令她彻底崩溃,霎时间泪如雨下,整个人万念俱灰。

“王八蛋!”顾小熙一把打掉男人手中价值千万却极度侮辱人格的支票,抱紧身体,哭着嘶吼道。

男人没有过多的言语,情绪始终平稳,有种泰山崩于眼前面不改色的平定。

只是自顾自地换好了衣服,然后沉声道,“如果遇到困难,可以随时给我来电。”

离开前将支票与一张烫金的名片一齐放在了床面上。

房门一开一合,套房内彻底安静了下来。

顾小熙抱着膝盖心里很空,依旧挥泪如雨,努力了好久才稍稍平复。

穿好衣服,她看着烫金名片跟支票上面龙飞凤舞签着霍北野的名字,一时间心乱如麻。

如果这件事传扬出去,不知会在枫城掀起多么大的惊涛骇浪。

忽然手机叮得一声,是她的好闺蜜林小念发来的信息。

【亲爱的小熙,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恭喜你终于美梦成真!】

顾小熙紧紧得握着手机,昨晚霍耀明向她告白的场景一幕幕在脑海里重新上演。

她不禁心如刀割,捂住口挥泪如雨。

一夜惊魂,闺蜜口中的惊喜与意外,生生变成惊悚与噩梦……

顾小熙回到时府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

在街上浪荡了一整天,最终还是只能回到那个家。

脚还未踏进家门,就听见母亲孟雪沧桑的声音。

“顾夫人,你行行好不要赶我们走。小熙下周就要和霍家的长孙订婚了,你这么做会给外界造成对小熙不好的影响。

霍家是枫城的显赫贵族,如果产生了负面的新闻影响到霍家,霍家可是会退婚的啊!”

刘雪莹冷若冰霜,说话毫不留情。

“孟雪,你这个死病痨,要死早点死,别再拖累我们顾家。你的医药费我们顾家供到这个月底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以后你休想再沾我顾家一分钱!

你那贱人女儿也给我滚出顾家,休想等你死了我们顾家会收留她,你就死了这条心!

还有,顾禹城是我老公!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休想再纠缠他!

你最好带着你那拖油瓶一起滚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滚得越远越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