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老弟,作妖呢 > 

捉奸任务

第2章 捉奸任务

其实我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无心插根柳,还把他给绿了。这眼看着就植树节了,我这种行为算参与绿化不?

王盘一副无比纠结的模样,似乎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以极度装逼的模式坐回到摇椅上,架着双手,十指交叉顶在鼻梁上,一副二次元阴谋家的味道。我语气低沉道:“果然被我说中了,那么需要我来替你摆平吗?”

王盘嘴唇颤抖,眼框中滚动着憋屈的泪花:“这种事你能帮我?”

我冷哼一声:“你看过我的广告了,就没有我摆不平的事!呃…不过也存在一定的容错率。”

王盘突然神色狰狞:“那就帮我杀了奸夫吧!”

我手一滑差点把自己眼珠子杵了:“大哥,50块钱你就想买凶杀人?50块钱你买条鱼人家都不愿意给你收拾!况且本店虽然上限极高下限极低,可也不干杀人害命的买卖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道理你不懂?”

王盘立刻气馁下去:“那还是算了吧,毕竟我也只是怀疑,希望一切都是错觉……”

我做生意一贯讲良心,人家付了钱我就得负责,而且我也好打听这方面的事儿,听着乐呵。

我劝道:“不要这么轻易放弃,你得有信心,万一是真的呢。”

“你盼着我老婆出轨?”

“是不是真出轨了你比我有数,我看你分明就是不敢面对现实。没关系,你不敢面对的现实我可以替你面对,你无法解决的麻烦我可以替你解决。”

王盘还是不相信我:“你能怎么解决?”

“最起码……”我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和50块钱酬劳的价值:“最起码我能帮你确认一下。”

窝囊的男人问题就是多:“怎么确认?”

“你先说说你都掌握了多少信息吧,我们酌情而定。”

王盘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我聊一聊。

“跟你说说也可以,总憋在心里我也难受,但你不能外传,这点职业道德总该有的吧?”

我撇嘴一笑一端肩:“都说了,我是专业的。”

“其实我真的没有太多的证据。”王盘皱眉回忆着:“因工作需要我长年上夜班,每天都晚出早归。这几年我发现了异常,就是每次早晨下班回家,我都会在家里发现陌生人的外套,还有白色袜子和淡淡烟草味道……”

“你不抽烟?”

“不抽。”

我都惊了:“这还用怀疑吗大哥?你就没往大衣柜里床底下看看?家里肯定藏奸夫了啊!”

王盘捂脸哽咽:“我知道,我都听到笑声了,可是我不敢,你说的没错,我不敢面对现实!”

奸夫明明被他堵在家里,可他却因为自己的窝囊没有去揭穿,还一直在欺骗自己,这样的男人我都替他扎心。

“你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为你揭露真相拿到证据,就当做是对你儿子那单生意的补偿吧。”

王盘又感激又激动:“真的可以吗?那就拜托你了。正好今晚我夜班,奸夫肯定会去我家。”

我皱眉:“你怎么这么确定?”

王盘嘴角抽了抽:“说过了呀,我每次下夜班都能看到外套、袜子和淡淡烟草味道,我天天上夜班……”

合着老婆出轨都成日常了,这也太窝囊了,你姓的这个王是王八的王吧?!

这事我必须管到底,我看不得比我还窝囊的男人存在。

我当场制定出行动计划:他把家里的钥匙给我,然后想办法把她老婆骗出来一段时间,我潜入进去藏好,寻找机会收集出轨证据。

我拍着他的肩膀:“证据一到手,你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王盘抿着嘴:“我只求她能改过自新,我会原谅她的。”

“别这么乐观,万一对方器大活好还有钱,很难劝回头的,你要做好两手准备呀。”

王盘捂着心口:“被你说的心好痛…我明白了,我会做好准备的。”

“还有个事我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需要什么程度的证据。你应该知道,这种事分前戏和正戏。咱们是见人就收网,还是等他们69前戏的时候动手,还是等他们有了法律层面上定义的实际出轨行为,或者等到最后奸夫在你老婆……”

“停啊~”王盘打断我:“别说了好吗!”

“又被我说心痛了?”

王盘脸色怪异:“我都被你说硬了……”

这货真是因为不敢面对现实才不去揭穿的吗?我怎么感觉他是有点什么特殊癖好呢?

不管那么多,顾客就是上帝,定好计划之后我们分头准备,晚上8点正式展开行动!

利用白天剩余的时间我又做了半天生意,没办法,每个月一万的最低还款让我不得不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努力。

微信上的业务是副业,我的主业是祖传的——殡葬用品专卖。

开光啊,摔盆儿诶,听了我的名字也能猜到我家祖上是干什么的吧。

可惜我没来得及从爸妈那里学点正经手艺他们就离我而去了,时至今日我连个纸飞机都叠不出来,更别提其他复杂的纸活儿。只能批发一些冥币再进行零售,赚取一点儿差价。

别看业务简单,还是很赚钱的。因为我家一直都是北台镇的殡葬用品世家,大家都认可。在我父母出事后镇上的乡里乡亲照顾我,也没有人厚着脸皮做殡葬用品和我竞争。最近几年又讲究文明祭祀,大型的纸活儿不让烧了,所以我的纸钱儿冥币销量一直不错。

关键我批发的冥币还是特别定制的,除了面额大烧起来过瘾之外,还有一个按我的要求做出的特别设计——上面有微信和支付宝的收款二维码!

这个设计表面上看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升级,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功能。

那些收款二维码都是我的!

不少人买回冥币之后都忍不住好奇扫一下,然后就会出现“别和死人开玩笑,不给打钱找你闹”的提示。额度也不大,5块钱而已,基本都会选择支付,赚的还真不少呢。

我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靠着这个项目一个月能赚好几千,再接点委托任务,每个月还了银行贷款还剩个温饱,偶尔吃顿肘子也不成问题。

刚过完年生意不错,一下午就卖光了一箱冥币,转眼天就黑了,该做副业了。

套上外套戴上口罩,揣着手机和王盘家的钥匙就出了门。

在我回身锁门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我。

“你是叶开光?”声音富有磁性。

我头也不回:“是我是我,不好意思啊已经下班了,不卖纸活儿也不接私活儿,有事明天赶早。”

我缺钱,可我不贪,人可以活的累一些,但不应该为钱累。

那个声音又道:“叶开光,终于找到你了。”

我锁好了门回头看去,和我说话的是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魁梧壮汉。

他的面相很年轻,跟我仿佛,理着干练的平头,穿着西装戴着墨镜。

我心下一惊,只有盲人和装逼犯才会在晚上戴墨镜,这人明显不是盲人。

我被装逼犯盯上了……

装逼犯问我:“叶开光,你有妈你知道吗?”

我皱眉:“你说的是人话吗,你没妈!”

装逼犯解释:“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知不知道你有个亲妈。”

卧槽这人是来找茬的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