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太子妃她命中带煞 >

死得冤

第4章 死得冤

谢桥掀开车帘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眉梢微皱。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与大夫人说一声,看看今夜能否在这山林中暂过一夜。”谢桥道。

出门在外,在路边宿营也是正常的。

车夫停了车,立即跑去卢氏身边嘀咕了两声。

卢氏一脸不快:“能有什么大事儿?必是野惯了、贪玩。”

“那要停车吗?娘,我听说这一带盛产玉石……那小镇集市上四处可见的珍贵石头,若是早些到镇子上,我们也好挑一挑。”裴婉月偏着头巴巴的问道。

她的声音柔柔的,看上去特别可人疼。

卢氏好几年没和女儿呆在一处了,对她想念的紧,自然是什么都依着她。

“去与大姑娘说,让她莫要贪玩不懂事,若是非要停车玩耍,那回头就自己走去镇子上。”卢氏的态度十分严肃。

她不是亲娘,但却是谢牛山八抬大轿娶回去的填房。

教育女儿的资格还是有的。

车夫倒是将话一字一句传达了,谢桥听到之后,微皱的眉头反而舒展开来,摇了摇头。

“大雄,咱们下车。”谢桥冲着那大公鸡道。

说完,拎着那重重的竹箱子直接跳下了车:“既如此,你们便与大夫人一道走吧,我明日一早再与她们会和。”

早先她没怎么细看卢氏面相,只一扫而过。

但也能看出她面色灰土,气色蒙尘,双眼晃荡无光,且鼻尖发红、富贵宫晦暗,隐隐有破财之相。

她停下的这一处,算是周边水木之气最多的地儿,气清滋润,修整一夜再走,必然神思通明,那点破财之相自然也就没了。

有些话她就算说的太明白,这不信的人也依旧不会信。

且……

谢桥双眼微眯,心算了一下。

卢氏这一走,也算是破财消灾,也成。

车夫愣了一会儿,却瞧着前头那车队竟还继续走,想着刚才大夫人的话,便也不好留下来守着大姑娘了。

尤其是谢桥这会儿已经将那竹箱子背在身上,往林子里走去了。

她那清瘦的身板,偶尔还会咳上两声,那竹箱好似能将她的脊梁压塌一样。

而那大公鸡紧跟其后,这画面看上去又古怪又神秘。

谢桥走了约摸有半个时辰,到了一处。

突然停下了脚步。

“可是这里了?你可要定好位置,你也瞧见我身体不好,干这等活实在太累伤身,若是挖错了地儿,我绝不会重新再来的。”谢桥对着空气说道。

她所盯着的方向,漂浮着一个身影。

那身形是个挺壮实的汉子,只是略有些木呆呆的。

他脸上一道斜砍过去的刀疤,还滴答着红色,双眼突兀,穿着普通。

可这般模样,却只有谢桥看得见。

“是这儿。”这灵魂的声音有些沙哑,听上去很是渗人。

说完,还不忘飘过来,他伸着头,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

若有别人在,此刻听不到这沙哑的声音,怕是能感觉到周边一飘而过的阴风,嗖嗖作响。

“离我远点,否则便将你收了。”谢桥白了这阴魂一眼,“你觉你死得冤,在我眼里,都是有定数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