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狡诈的男人

突然,一道冷洌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谁?”

“你受伤了?还倒霉地被毒蛇咬到了?”红雪并不回答对方的问题,语气间尽是笃定和幸灾乐祸。

“你怎么知道?”陈鹏飞讶然,这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年纪应该不大,却连看都不看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伤?是蒙的?还是……

“现在只有我能救你!”红雪狂妄地宣布,依旧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等了一分钟左右,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红雪冷然地一笑,转身打算离开。

心里不禁有点鄙视自己:江红雪啊江红雪,你怎么变得多管闲事了?难道是穿越让你连性格都改变了?

正想着,手腕上突然多了一只粗糙的大手:“你怎么救我?”

“放开!”红雪狠狠地一甩,冰冷地吐出两个字:“等着!”

不一会儿,她重新回到男人身边,准确无误地把一株草药递到他面前,没好气地命令:“吃下去!”

“什么?”

“解毒的草药。”

“……”

“拿来!”

“什么?”

“匕首。”红雪说话极为简略。

“干什么?”男人话气中有了一丝谨慎和防备,说话却也简略之极。

“放毒血!”简略到没有一个字的废话。

男人的嘴角在黑夜里忍不住抽了抽,从身上抽出匕首递过去。他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说话还简单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听上去很小的女人或者说是女孩子更为恰当一点。

红雪接过匕首,准确无误地在男人被蛇咬过的地方划了个十字,双手用力的按压,只是她这一用力,全身上下都疼了起来,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你也受伤了?”男人疑惑地问。

“外伤,死不了。”红雪没好气地说。言下之意,你这伤是要死人的。

“的确。”男人的语气里似有一丝笑意:“我自己来吧。”

“你又不知道要放到什么程度,万一没毒死反而被自己放血过多而死,多冤!”红雪毒舌的说。

“可这里这么黑,你也看不清楚啊!”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心情地多说了几个字。

“我有办法。”红雪还是惜字如金,又过了一会儿,男人只觉得伤口上凉凉的,浑身也轻快了很多。

“草药我敷上了,你自己包扎。”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

红雪就坐到一旁,用刚才采来的止痛和止血的草药在自己身上包扎,反正天已经黑了,别人也看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男人包扎好自己的伤口,只听空气中传来布帛撕裂的声音,忍不住问:“你在包扎伤口吗?”

“不然怎么样?还要劳动你的大架么?”红雪呛声。这男人就算会包扎,也不知道自己伤在哪里,有什么用!

“……”这小姑娘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叫陈鹏飞,你叫什么?”

“江红雪。”

“江红雪?红叶村的江红雪?”男人的声音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了,几乎是惊叫出声。

“应该没错吧。”红雪不在意地说。没想到原主的名字还挺有名的,连这个异常冷静的男人都不淡定了。她有点恶趣味地想。

“你怎么会在这儿?还受了伤?”男人这会儿好像跟刚才判若两人,话也多起来了。

“被人打的!”红雪只回答了后半句,包好最后一个伤口,站起身道:“我走了,你要是不怕再被蛇咬,就继续呆在这儿吧。”

说完转身就走,许是她转身的副度太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送你回去吧!”男人也站起来,也不等红雪同意,就把她甩上的背。

“哎,你这人……”红雪挣扎了一下,浑身就更痛了,忍不住心里把张,林,李,包括眼前的这位陈家的祖宗问候了一遍,这些人下手也太重了。

“又被家人打了,这回是因为什么?”刚才的冰山男化身成了八卦小分队队长。

“半路逃婚。”红雪没感觉到男人的恶意,正好也需要个渲泄口。

“是不愿意他们把你卖了吧!”男人显然很了解江家的那些人,轻描淡写地说:“你反抗,所以他们打你。你娘她们应该还不知道吧!”

“你——是什么人?”这回轮到红雪谨慎了。

“你家的事,村里人都知道。”

“你也是红叶村的?”红雪眉头微皱:怎么这么倒霉,竟遇到一个同村的,他不会把自己的事说出去吧?

“我是村里的猎户,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陈鹏飞像是会读心术一样:“我倒是很奇怪你怎么能在黑夜里判断出我中了蛇毒,还能精确地找到清毒的草药和我的伤口?”

显然,陈鹏飞是想拿这个作条件。

红雪暗骂了声“奸诈”,无奈地说:“我闻出来的,你身上还有别的伤口,不过已经上过药了。”

“从没听说过,江红雪居然长了个狗鼻子。”男人调侃道。

“……”红雪满头黑线,狗鼻子?谁家的狗能分辨蛇毒和草药?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死男人居然骂自己是狗,真是婶婶能忍叔叔也忍不了了。

“我也没听说过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呢!”红雪顶了一句。

其实原主的记忆里是有个以打猎为生的外来户,而且还是个伤兵。只不过她故意那么说:“坏人又不会承认自己是坏人!”

当即从男人的后背上跳下来,也顾不得摔疼的屁股,气鼓鼓地说:“我不要你送了,只要你记得刚才说过替我保密的话就行了。”

“哼,我可不是那些长舌妇。”此地离村子也不远了,陈鹏飞也没执意要送,只站在原地轻哼了一声。

红雪暗暗抽了抽嘴角:不是长舌妇?也不知道刚才是哪个男人那么八卦!

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还是先回家要紧,这么晚都没回去,不知道原主的娘急成什么样了。

这时江家的大门早已关了,不过红雪在原主的记得周氏住的厢房后有一段围墙塌了一个角,自己可以从那里直接进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