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空间初现

陈鹏飞站在原地,看着红雪有些坚难的步子,忍住上去帮忙的冲动,不错眼地看着她瘦小的背影,直到目送她钻进江家,才举步离开。

红雪一进房间,就听见妇人的压抑地哭声。

循着声音走过去,细小的胳膊搭在周氏身上,小声地唤道:“娘,我回来了。”

“雪儿,是我的雪儿吗?”红雪立即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拉住,仿佛不这样,下一秒她又会不见了一样。

“是的,是我,娘我回来了。”红雪庆幸现在屋里的一片漆黑,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的妇人。

突然,红雪觉得脸颊上一痛,有点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问:“娘,你干嘛打我?”

“说,你怎么会这么晚回来?知不知道娘会着急啊?啊?”周氏厉声说,语气里还带有哽咽。

当她听自家婆婆说,雪儿自愿嫁到洪老爷家当通房时,她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为了贪图钱财这么糟贱自己。

可是婆婆和两个嫂子的言词凿凿又让她心中不安,更可怕的是,雪儿那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的心也随着天色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娘,他们怎么对你说的?”这个他们当然是指江老太几人。

“你奶说你自愿嫁给洪老爷当通房,娘心里自是一百个不信,可是你这晚都没回来,娘心里……”

“娘,您相信他们说的话吗?”红雪心下冷笑:自愿?自愿用得着绑着进花轿?若不是原主自己藏了块尖石头,这会儿她恐怕真的被送进洪家了吧!

周氏摇头,又想到女儿根本看不清自己的动作,便说道:“娘当然不信。”

紧接着却又谨慎地问:“那你去哪儿了,傍晚你奶让你姑姑叫我一起去菜地帮忙,回来就不见你了,娘心里慌啊!”

原来如此!

红雪心中了然,调开周氏,其他几个孩子就不足为惧了。

张氏真是计算的好周密啊!只是她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原来的懦弱没脾气的江红雪会半路逃走,更没想到,阴差阳错间会把原主打死,换来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

当下,红雪一字不漏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其中省略了与陈鹏飞相遇的事。

“什么?三十两!”周氏听了两眼冒火:“我嫁过来给他们当牛做马,现在居然还想把我的女儿卖了,不行我要找他们算帐去!”

周氏激烈的反应倒是把红雪吓了一跳。

一脸懵逼地看着周氏:这是什么情况?

穿越小说里不是都说,穿越女都有一大帮极品亲戚和一对包子父母的吗?怎么她现在的娘亲却有这么火爆的脾气?

红雪初来乍到,还不了解周氏。

其实若到红叶村打听一下,谁家的媳妇脾气最好?没有一个人不说是江家的周氏,人家不但脾性好,还认文断字。

要不是江家的老三江在安也是个秀才,大家都会说是江家高攀了周氏。

只是有一点,几个孩子是周氏的逆鳞,若是有人欺负她的孩子,她立时会化身最强悍的泼妇。当然,这也不能说她不讲理,至少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她不会管。

“娘,现在都那么晚了,就别去了吧,我身上还疼着呢,肚子也饿了。”红雪无法,只好拉着周氏撒娇。

天啊,地啊,原谅她一个大龄女汉子说出那么肉麻的话吧,实在是这个娘亲给她的震憾太大了。

周氏一听这话,立即化身最温柔的娘亲,扶红雪躺下:“你先躺会,娘去打点热水来给你捂一捂,再给你弄点吃的。”

“怪不得今天晚饭时,他们送来三大碗面,原来是心虚了啊。”周氏冷笑道:“雪儿别怕,有娘在,谁都欺负不了你们姐弟。”

红雪心中暗自苦笑:我亲爱的娘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怕他们了,我明明是怕你好吗?你这画风实在是……不过有这样的娘,应该不是坏事情!怪不得那陈鹏飞会说那样的话。

周氏出去之后,红雪躺在床上,看着有些破的屋顶,再转眼看看空荡荡的屋子,叹了口气。

这床板好硬,她好想念前世松软的席梦思大床,还有柔软的棉被,哪像现在自己身上的这条,盖得住头,盖不到脚,还又硬又薄。

只是来都来了,又不能回去,只能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点……

想着想着,红雪慢慢地睡着了,梦境中,她感觉身下有泥土,不止这样,她甚至觉得自己能清晰地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怎么回事?

红雪瞬地一惊,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真的躺在一块土地上!

她一骨碌坐了起来,好奇怪!连身上的伤也不怎么疼了!要不是还有一些青紫的痕迹在,她几乎以为那顿打根本就没有挨过。

自己身下的这块土地是黑色的,大约有十平方左右,土地的一头有一个小小的水池,也就五六平方那么大,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这……这是……”

红雪的智商瞬间彻底离开出走了,“不会是又穿越了吧?”她苦笑着低喃。

脑子里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眼前的景物又一变,这回她仍旧躺在破败的屋子里,身上还是那条又硬又薄的被子。

“还好没有再穿到什么莫明其妙的地方去。”红雪一脸庆幸,不然真要穿到那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撑几天。

等等!不是穿越,那刚刚的梦境怎么会那么真实?

红雪甚至还在衣服上发现一些属于那块土地上的黑土。

那是……那是真实存在的?

那难道那里就是网文小说里杜撰出来的空间?

是了,原本自己以为穿越这种事也是那些写小说的人杜撰出来的,现在还不是真的碰到了!那这个空间为什么就不可以真实存在呢?

只是自己怎么才能再进这个空间呢?她仔细想着之前发生的每一件事。

可是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睡着之前想的是前世的床和被子,之后就模模糊糊睡着了,然后就发现在空间了。

难道每次进去都要想原先的床和被子?这也太奇怪了点吧?

而且现在自己也想了,可是人却还是好端端地躺在这木板床上!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