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中毒

肝肠寸断的痛让杨梦舒最后坚持的一线意识都彻底失去。

她嘴唇黑青的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前来火拼的将士们见她昏死在地,忙先杀出一条血路将她营救出去。

等撤回到后方安全领地,军医忙给杨梦舒诊治,一见到她这中毒的症状,军医的手就抖个不止。

“这毒……”

“梁大人!还请你务必救活杨将军!”床边的将士们跪了一地。

军医稳住心神道,“这毒本就是我给洛王的,解药也只有洛王才有……”

正当将领要派人去找轩辕昊时,他提着还带有轩辕胥的血的银剑,冷冽而嗜杀的走了进来。

“解药。”他从怀中摸出青玉瓷瓶,凉薄的扔给了军医。

军医匆匆喂杨梦舒服下。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她唇上的暗色慢慢褪去,一口浓稠黑血堵上她的喉咙,她骤然苏醒,吐了一地,也脏了身上的华服。

“速速换回金甲,领一队亲兵率先杀入京城!”轩辕昊握着已经插回剑鞘的佩剑走到床边,给刚刚吐完毒血的杨梦舒下命令。

军医有些不忍,拱手请求道,“杨将军身上的毒还未除尽,前线还有谷将军和叶将军,破城应该不成问题,还是让杨将军再休——”

“梁军医是在质疑本王的决定还是怀疑杨将军的能力?杨将军可是女中豪杰,这点毒对她而言算不了什么!”轩辕昊说完将目光落在了杨梦舒身上。

先前的旧伤还未痊愈,又加上毒侵五脏,她的精神和力量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可是见到轩辕昊如此不悦,杨梦舒挣扎着从床上爬了下来,“洛王放心,属下定不辱使命!”

重新穿上金甲并的杨梦舒率兵长驱直入,直捣京城,把其他几座城中原本效忠轩辕胥的势力留给了自己的部下,让他们都有足够的建功立业的机会,而自己则一路飞马往皇宫而去,打算早一步救下那个被轩辕昊所日夜惦记着的女人,以免其他人带兵攻入皇宫时,惊着夏天瑜那娇滴滴的小心肝。

杨梦舒一路颠簸来到后宫,宫中已经人去楼空,只有几个年迈的跑不动的老太监和老嬷嬷在相互准备白绫和毒酒。

“夏天瑜呢?”杨梦舒抓住一个老嬷嬷问道。

“瑜娘娘啊……大抵是被夏丞相安排的人护送着逃到宫外去了吧?”老嬷嬷看着杨梦舒的金甲上满是鲜血,眼中滑落一滴泪,“儿啊,娘来陪你了……”

说罢自己撞上杨梦舒的刀刃,自戕而亡。

杨梦舒有些怔怔,却陡然听见身后传来轩辕昊冷冰冰的声音,“人呢?”

回过神的杨梦舒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如实汇报,东环里听完便调头离去,末了还甩下一句“妇人之仁”,显然是训斥杨梦舒不该为一个老宫婢而失神。

她敛下心中所想,快步随轩辕昊往皇宫以北的方向去。

早在京城被破城时,夏天瑜就由一众宫卫护送到了城郊的银泉山。可是他们没料到京城周围早就有人打算趁此乱机打劫。

夏天瑜的人马在银泉山脚遇上两伙杀红了眼的匪贼,残损了大半,一行人被逼上了山顶悬崖,最终只有一名精卫留在她身边。

匪贼这头也不落好,半途放弃了继续追捕这些已经丢了大半金银钱财,只剩下一条命的丧家之犬。

轩辕昊循着宫卫的尸体,一路找到银泉山上。新的动静让刚刚浴血奋战一场,想要好好休息的精卫重新拿起武器战斗,却被夏天瑜按住。

“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要轻举妄动!”说完,她撕碎了自己的衣裙下摆,又将精卫身上的血迹抹往自己身上。

“瑜儿!”轩辕昊大声呼喊着而来。

听见这称呼,夏天瑜内心的把握更多了几分。

等轩辕昊多喊几声后,她踉踉跄跄的从他们藏身的山洞中走出来,并以手中握住的小匕首抵着自己的喉头。

“瑜儿。”轩辕昊放慢了脚步,唯恐惊到了她,“你这是干什么?把刀放下。跟我走,我绝不会伤害你。”

“成王败寇……阿胥死了,我身为他的妃,怎能——啊!!!”

夏天瑜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石子突然一松——强健的树根早已将悬崖边的巨石刺穿,加上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石头不能负重,瞬间粉碎成渣!

饶是夏天瑜的身形再如何曼妙,对于这裂痕斑斑的石头而言也是不能承受的重量,她的面庞瞬间从轩辕昊面前消失!

“杨梦舒救人!”轩辕昊本能的大喊。

那是悬崖啊,杨梦舒却毅然领命,飞身跳下。

为了追上早一步下坠的夏天瑜,杨梦舒不惜踢碎一块崖壁嶙石,单臂抱住。等她好不容易抓住夏天瑜,立即以身上的软鞭将她勾挂在崖壁上的一棵树上。

夏天瑜吓得半死,却还是在停止下落后,借助杨梦舒的推势沿着粗壮的树枝爬到了树上。

“啊!蝎子!”见到毒蝎,夏天瑜吓得尖叫连连,迅速躲逃。

毒蝎嗜血,杨梦舒因为用力过度而伤口乍裂,引来更多毒蝎。

杨梦舒极其畏惧毒蝎,可是她要是松手便坠入悬崖粉身碎骨,只能咬着牙忍住对毒蝎的恐惧,和其缠斗,虽然最终打死毒蝎四五只,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咬了。

“瑜儿!”

轩辕昊带人绕行到山下,救下了夏天瑜。

他的眼中全然没有杨梦舒的影子,甚至仿佛听不见她那句“王爷,您可有带化除蝎毒的药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