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雷人异界

就在兰诺还有点晕菜没怎么搞清楚状况之时,那打得难分难解的两队人马突然同时停了下来,一个个面色怪异的看着兰诺。

此时,一名坐在特制轮椅上的男子慢慢移向了兰诺,“三小姐,你没事?”

兰诺打量了那男子几眼,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少见的极品美男!然而,兰诺还没来得及感叹,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几个字眼,北慕寒,王爷,天翎国之耻,她的未婚夫!

卧槽!兰诺差点没爆了粗口,什么情况啊这是!

用力敲了敲脑袋,兰诺一低头,却见到了自己的着装,这是……嫁衣?!脑海中瞬间闪过被扯掉腰带的画面,被抢亲的画面,被逼着上花轿的画面。

兰诺一惊,猛地跑到小河边上,看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影子,再一次的,兰诺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水中的人儿长发飘飘、明眸皓齿,尼玛这谁啊这是?

而北慕寒见到兰诺又往小河边冲,立刻伸手拉住,“三小姐……”却只是拉着了兰诺的衣衫。

只好示意着随行的小厮过去阻拦兰诺。

稳住心神,兰诺眉头皱了皱,整理着脑中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种情况应该叫做――穿越!

懒得理会北慕寒,兰诺径直走到了刀疤男几人身边,冷冷道:“就是你们害死我的?”

刀疤男和身旁几人对视一眼,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一脸淫贱地看着兰诺,“三小姐,莫非这是想通了愿意跟着哥几个所以自己送上门来?不过你那问话就显得太过奇怪了,你看,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嘛!”

兰诺狭长的眸子中泛过一丝冷光,“看来是了,既然如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兰诺说着右脚猛地抬起,一脚踢在刀疤男的子孙后代上,同时左肘用力,刀疤男右侧的一个男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不待那几名汉子反应过来。

兰诺再次飞身而上,一连数个连环踢,不多时,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几名汉子现在全部躺在地上哀嚎,那名刀疤男更甚,捂住子孙后代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兰诺还想上前,身上却传来一阵虚弱感,脑中一阵阵眩晕,兰诺不得已蹲下身来,单手撑在地上,额头上有冷汗滴落下来。

失算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起她这番折腾!然而她的这番折腾,早已让所有人看直了眼,这还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三小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不远处,轮椅上的北慕寒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趁你病,要你命,抓住匪徒更为重要!北慕寒的侍卫秉着先进的职业操守,率先收起心中的疑惑,一拥而上,将刀疤男几人扣押了起来,跪倒在北慕寒面前,道:“王爷,抢亲的贼人都已经抓到了,请王爷发落。”

北慕寒点点头,“带回王府先关押起来,本王还要好好审问!”接着看向兰诺道:“三小姐,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让人抬一座轿撵过来?”

兰诺冷冷地扫了北慕寒一眼,“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

闻言,北慕寒面色一寒,虽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当着他的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三小姐什么意思?”

兰诺冷冷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像王爷这样的人没资格娶我。”

“放肆!”见状,王爷身边的亲卫立刻出声怒斥道:“你一个没法修炼的废物竟敢嘲笑当朝王爷?不想要命了是吗?”

兰诺冷冷地看着那说话之人,“我和他,到底谁是废物,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那亲卫一滞,却是色厉内荏道:“不管怎么说,他是王爷,就是比你尊贵,你以下犯上,就是该死!”

兰诺不屑的勾起唇角,“仗势欺人的东西!”

“你!”那亲卫终于是被兰诺噎得说不出话来。

北慕寒脸色阴鸷,冷冷地看着兰诺,“不错,本王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也是那个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你说仗势欺人,那本王就将这个罪名落实,本王倒要看看,你这个自诩不是废物的人能有多大能耐,来人,给本王把这个女人绑了,押回王府成亲!”

“是!”立刻有侍卫领命靠近兰诺,兰诺因为刚才过度用力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冷冷地看着北慕寒,“你无耻!”

北慕寒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还会看到更无耻的地方的!”语罢转身而去。

兰诺冷眼看着几名侍卫将自己双手倒背绑在一起,恨恨地咬了咬牙,却也没有反抗,不是不想,而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兰诺之前被抢亲之后着实被那几个匪徒带得有些远,是以,众人一路马不停蹄,连赶了两个时辰这才到了寒王府的门口,北慕寒冷眼看着兰诺,“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不希望成亲的时候还需要绑着你!”

兰诺冷冷一笑,狭长的眸子弯起动人的弧度,“你觉得,你真的绑得住我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