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自作自受

“小尘,你也老大不小了吧?女朋友也谈了三年了对吧?”

慕容风华细长白皙的双手拖着精致下巴,红唇勾起一抹笑意,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凝视纪尘。

纪尘无奈道:“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给家里传宗接代的事情是吧?现在缘分还没到啊!”

嘭!

慕容风华突然拍了桌子,冷声道:“三年谈下来你还是个初哥,现在还分手了,你让我们怎么跟死去的爸交代?”

纪尘无言以对。

“小尘,你怎么这么大了还那么不懂事。”慕容风华微微摇头,扶着自己的额前,“三年,别人三年好歹睡了女朋友,你倒是好,三年老老实实的,碰都不去碰她,你说你图什么?”

“给不了她要的生活,我就不会去碰他。”纪尘认真道。

“放屁!”慕容风华娇斥一声,“你给不了她,跟你姐说,要钱,要房,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赶紧给家里生个大胖儿,什么都好说。”

纪尘摇头。

见此慕容风华秀眉微蹙,对于这个弟弟,真操碎了心,小男人主义深入骨髓,完全就没法改变,跟老爸一个德行。

“姐,我现在也不是很大,也就二十六岁,不急着生孩子。”纪尘笑了笑道。

慕容风华丹凤眼白了纪尘一眼,“我们家的功法你知道的,男子三十岁之前不能生儿育女,这辈子就没有什么指望了,除非突破了先天,可至今全世界能够突破先天的有几个?”

纪家的家传功法名为三清经,是一部非常强大的功法,可是修炼的是女人也就罢了,男子修炼却有个弊端,三十岁无法生儿育女,那将会封阳,为聚集突破先天而酝酿。

在这灵气稀薄的末法时代里,整个世界能够突破先天的极少,这也是纪尘五个姐姐急着让纪尘给家里传宗接代的原因,因为她们怕纪家一脉就这么断送在她们手中。

慕容风华突然笑吟吟的站起身子,迈着猫步走到纪尘身旁,躬身在后者耳畔笑吟吟道:“小尘,大姐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纪尘心咯噔一跳,余光被身旁的鸿沟吸引,脸色通红。

“第一,现在去找回媛媛,跟她生个大胖儿。”

“不去!”

“第二,包括我在内,其余四个姐姐都是老爸捡来的,你挑选一个,赶紧给家里传宗接代。”

纪尘顿时哭笑不得,“大姐,虽然你们都是老爸捡来的,但也是一家人,我不会做这种道德沦丧的事情。”

慕容风华抬手敲了纪尘的脑袋,“那行,赶紧去找媛媛,给我们家生个大胖儿,就两个选择。”

纪尘跟拨浪鼓一样摇头。

这着实气的慕容风华不行,正要呵斥纪尘不懂事,突然桌子上的手机响起,她蹙眉拿起接通电话,随即红唇勾起了一抹笑意。

当手机放下以后,慕容风华笑吟吟道:“小尘,换身衣服,该你出场了,能不能给家里生个大胖儿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纪尘不明所以,却被慕容风华推去房间换衣服。

与此同时,风华酒店的豪华包厢内。

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冷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叶媛媛,淡淡道:“你们是把我当凯子是吧?”

“金,金少,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呢,您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您。”叶媛媛俏脸尽是哀色,低头道:“我弟弟现在住院,需要一大笔钱,只要您给我一笔钱,我保证给您鞍前马后。”

青年点燃一根雪茄,淡淡问道:“一大笔钱是多少?”

叶媛媛洋装有些柔弱,带着慌乱道:“十……不,五万,只需要五万,我随便您处置。”

“啧啧啧。”金博裕突然笑了,走到叶媛媛跟前,一口浓浓的烟雾吐在对方脸颊,“五万?你确定?”

“是的,金少爷。”

叶媛媛眸底深处闪过一抹喜色,五万其实都是一个开端,她要的当然不会只是区区五万,不过她想的就是搭上金博裕这条线。

要知道金博裕可是金氏集团公子,而金氏集团公子可是价值上亿的公司。

现在要五万,过后以自己还是处的理由,还能让对方心软,从而拿到更多,甚至被包养,那钱不是更多么?

“好。”

金博裕点头,随手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甩叶媛媛脸上,淡淡道:“卡里有十万,现在是你的了。”

叶媛媛没有急着去拿银行卡,而是抬头看向金博裕,小声问道:“那,金少爷您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金博裕笑吟吟的扫视包厢内的青年,“我朋友们对你的身体挺感兴趣,今天只要你侍候好在场的朋友,这十万就是你的。”

这话一出口,叶媛媛瞬间懵了,而在场的青年都欢呼起来。

至于其余在场的女人都鄙视以及讥笑看着叶媛媛,她们当然知道叶媛媛在钓凯子,可是在场谁是傻子。

叶媛媛将手伸到金博裕这个大金主身上更是蠢,要知道金博裕可不是好糊弄的主,父亲在苏省黑白通吃,玩过不给钱的女人更是多不胜数。

叶媛媛这就是将自己往火坑里跳啊!

“金……金少,这钱我不要了。”叶媛媛挪动着身子往后退,惊恐的看着围上来的一个个贪婪的男人,心底是无尽的后悔。

她虽然拜金,可却不是那种随便卖的,她得看睡自己的人是谁,更不乐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么多男人群搞。

冯小雨有些不忍心的走了出来道:“金少,我朋友她一时糊涂,您……”

啪!

金博裕反手一个耳光抽过去,冷冷道:“这里轮到你说话了?滚一边去,不然把你也送上去轮了。”

冯小雨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躲人群后面去,哪怕叶媛媛怎么求她,她都低头不敢说话。

“不,不要!!”

叶媛媛绝望的捂着自己的衣服,可是越是挣扎,周围的男人却越是兴奋,一时间心底尽是绝望,期望有人出来救自己。

嘭!

突然间,包厢的门被踹开,那些疯狂的男人以及金博裕都愣住了,一个个转头看向包厢门口皱眉的男人。

冯小雨也看了过去,随即愣愣道:“纪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