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是她

“那个叫苏离的女孩,今晚你可能见不到她本人,不过我这里有一张她的照片,你只能看照片做决定。”

我听后一怔。

留给我的时间的确不多,因为今晚上就是苏有为招女婿的宴会。

如果苏雪莹各方面都适合,那么今晚我就得做决定,反之亦然。

林伯拿出一张相片,我接过看了眼,发现照片上女人五官精致,面容姣好,柳眉杏眼,长得十分的漂亮。

光是看长相,相信没有男人不动心。

饶是我也如此,我下意识的就去看了眼苏离的面相,只是相片上的面相终究只能看个大概。

看来今晚上还是要见过苏雪莹之后,才能做决定。

时间过的很快,转瞬间就到了晚上,苏有为包下筑州最大的酒店,门口已经停满了豪车。

还有一些记者等在门口,筑州城首富招女婿,也不是什么小事。

林伯带着我往里面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从农村出来,进入这么高档的酒店,里面装修的奢华程度,说真的,让我很是震惊。

我略显拘谨,林伯却笑着和我说,让我不要紧张,待会好好表现。

我嗯了声,说好。

到了酒店大厅当中,看到不少穿着打扮都是很高端的男人,从他们外形上,就知道不是寻常百姓。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苏有为招婿,自然有很多人想要进入豪门。

和他们相比,我穿的这身略显寒酸,身上还有好几处补丁,若不是跟着林伯一块进来,想必会被酒店人员当成乞丐阻拦在外。

林伯拿着两杯酒走过来,递给我一杯,让我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就自己拿。

我应声,但却站着没动。

等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大厅当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瞬间,众人都朝着一个方向涌过去,“苏总,你好。”

“苏总风采,果然非同凡响啊。”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断响起。

可是紧接着跟在苏有为身后的一个美女,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穿着一袭黑色的连衣裙,露出双肩,整个人气质出众,也很漂亮。

只是眉宇间,似乎能看到一股子“媚”气在里面。

给人的感觉,有些说不好。

林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张口就和我说:“小子,你也真的是有福气,这两个女子,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但至于能不能让别人和你成亲,还得看你小子的本事。”

我干笑了一声,没有回答林伯。

有些男的看到苏雪莹的容貌,已经激动的不成样子,甚至忍不住在众人当中喊说:“苏总,你选我当上门女婿吧,我一定会对雪莹好的。”

“苏总,选我,选我。”

众人激动异常。

苏有为脸上始终带着从容的笑容。

他到了台子上,目光朝着下方扫了一眼。

不经意间我和苏有为对视了一眼。

只一眼,我就看出了苏有为似乎有些问题。

只是苏有为站在台子上,正在朝着下面的人打招呼,让我无法彻底锁定他的面容。

于是我往前靠近了几步,苏有为的声音忽然这时候响起:“诸位,安静点,听我讲几句。”

苏有为的年纪看着有些大,也有六十来岁的样子,而苏雪莹看着不过十七八岁,刚才我也听人说,苏有为是老来得女,并且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对她疼爱有加。

这次招婿也是为了选一个良人托付女儿。

随着苏有为的声音响起,原本还有些喧闹的环境,瞬间就变的安静了几分。

众人的目光都看着苏有为,当然也有不少目光落到苏雪莹的身上。

“今晚,诸位能够赏脸前来,苏某感觉荣幸有加,苏某老来得了这么一个孤女。最近感觉身体着实不行了,想着早点退休,找一个接班人,不过我女儿乃一介女流,无法挑起大梁,所以想找一个上门女婿和我女儿一起继承我的家业。”

这番话落地,下面人的眼睛里都已经在放光。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苏有为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总是看向我。

而我这时候,也看清楚了苏有为的面相,首先他的财帛宫说明他这个人的确有富贵相,这辈子注定会发财。

我目光紧接着从给他的财帛宫移开,落到了他的命宫上,命宫上出现了一道小口子,这预示着苏有为最近可能会出事。

轻则血光之灾,重则性命之忧。

我没有停止,继续往下看,又看到了他的疾厄宫,疾厄宫可以看出一个人身体情况,从这点可以看出,他刚才说的话,没有错,身体情况的确不是很好。

我看了几眼,迅速的收回目光。

接着目光落到苏雪莹身上。

看遍了她的面相,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将林伯喊过来,问了林伯苏雪莹的生辰八字。

林伯倒是没有耽搁,很快告诉我,我掐指一算,结合她的面相看来,苏雪莹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我和林伯说了一下,林伯认真的问我说:“确定吗?”

“应该如此。”

“要不然等等,待会和苏有为见一面再说。”

我思量了会,就一口应下来。

林伯说为了帮我争取这次单独见面的机会,耗费了好大的一番关系,林伯也懂风水,想必肯定认识达官贵人,想要和首富见一面,也不是太难。

待酒会结束,苏有为说三日后宣布结果。

众人内心都有些期待,回去等待。

林伯则是带着我到了酒店的另外一间会客厅见面,这次是苏有为一个人来的。

他面带笑容,十分慈祥。

“林大师,辛苦你了。”

“苏总,你客气。”

两人明显认识,开始寒暄。

我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可是我很快发现苏有为的目光落到我身上,并且很快开口说话:“他就是刘清吧?”

“正是。”

“小清,快叫人。”

我没有耽搁,喊了声苏总。

苏有为很快笑了笑,“叫什么苏总,不嫌弃,叫我一声苏叔,实不相瞒,小清的生辰八字我都看过了,和我女儿很匹配,我这次私下见你们,也是想说,小清很适合当我的女婿。”

我和林伯听到苏有为说这话,都当即懵逼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刚才在台上苏有为说三天后宣布结果,转瞬间就选择了我?

我内心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

我也没有等林伯说话,先开口说:“苏总,实在抱歉,我已有良配,实在没有福气,和令千金成婚。”

我这话落地,苏有为当即色变,怒而说:“刘清,你是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吗?”

“没有。”

“既然你已经有良配,为何还来参加我的招婿晚宴,你真当我苏某人是好欺负的吗?”

苏有为眉宇间释放怒意。

林伯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

可是却也无法熄灭苏有为的怒火。

但我的下一句话,却让苏有为恢复了安静。

“苏总,这次着实是我不对,我向您道歉,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愿意救你一命。”

苏有为怒了,“你胡说八道干什么?你是不是咒我死?”

我淡然道:“苏总,你先不要动怒,你是不是最近总是半夜睡不着?并且做什么事情也不顺,而且还经常感觉有东西压在身上,让你喘不过气来。”

苏有为懵逼了几秒,接着反问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您不用管,若是您想活命,今晚子时过来找我,我在林伯的纸扎铺子等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