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需卦之象

说着这话,我的目光落到了林伯的身上。

“林伯,苏总应该知道你店铺的位置吧?”我很淡然地说了句。

林伯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他神色凝重,冲苏有为笑了下,“苏总,刘清所言非虚,你自己就权衡,慎重考虑下吧!”

见林伯这么说,苏有为不禁怔住了几秒,皱着眉头,眼神如炬地盯着我打量,似乎想把我看穿一般。

我心里冷哼了下,如果在我不愿意展现的情况下,就算是风水师站在我面前,也未必能从我身上看出些什么。

房间里寂静了片刻,我才说:“苏总,我只是为了表达歉意,弥补我的过失,这才愿意出手。至于您信或不信,那就是的个人考量了。”

苏有为眼珠子转了转,喉咙滑动,“林大师,你也觉得他说的是真......”

不等他把话说完,林伯就摆了摆手,“苏总,小青和雪莹的亲事不成,但仁义在。我只能说小清他心眼不坏,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宜说太多。”

随后,林伯便带上我,出了房间大门。

回林伯家的路上,林伯叹了口气,问我,“小清,你确定看好了吗,苏首富的女儿,当真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嗯,林伯,起初我还不是十分的肯定,但是和苏有为见面之后,我就肯定了苏雪莹不是对的人。”

林伯伸手拍了下我的肩膀,“你爷爷当时并没有却定具体人选,我想自然有他的用意。

既然你已经认定苏雪莹与你无缘,那就不要在苏有为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听了林伯的话,皱了皱眉。

我知道,林伯是怕我给苏有为看事,而耽误了去找苏离的时间。

毕竟,这是关乎我性命攸关的事情。

找到苏离不难,但是,要和苏离成亲,这就需要花费一些精力和时间了。

现如今,离七月十四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林伯,这么多人,苏有为却偏偏选中了我做女婿,我的心里其实也有很多疑问。”我皱眉道。

苏有为可是筑城首富,他身边和苏婉莹门当户对的人,多了去了,却选中了我,难道只因为我现在一穷二白吗?

林伯听我说了心中的困惑,面上浮现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清,你心中有困惑,我就放心了。”林伯说道。

我一时没有明白林伯这话里的意思,不过,转而我就想,或许这是爷爷对我出山来的第一个考验吧。

那晚,我和林伯在他的店铺里等到了深夜一点过,并没有等来苏有为。

我带着几分困意,忍不住摇了摇头,暗自感叹:看来好人并不好当啊。自己的一片好意,别人未必就会放在心上。

这样也好,省得我麻烦。

认真说起来,我和苏有为非亲非故,只因为他的女儿是我爷爷为我选的其中一人。

此刻,我觉得抱歉都没必要!

苏有为没有来,林伯才叹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这被我看在了眼里,“林伯,你是不是不希望苏有为来你店里?”

我很直截了当,没有绕弯子。虽然,我和林伯这才相识不超过一天,但我看得出,林伯是个善人。

林伯点头道:“小清,不是林伯我不希望他来这里,而是替你松了口气。”

这话让我不由得心头一紧,愣住了几秒。

“林伯,这话怎么说?”我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林伯,一头雾水。

林伯一脸严肃,道:“这次他选中你,你也觉得不合理吧!苏有为能坐上筑州首富的位置,他身边少不了能人异士,若他今晚来这里,难免不会找人和你斗法。

你才刚入社会,不知道人心险恶。况且,你们刘家有宿敌,不知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在你的能力可以完全独当一面之前,千万不要随意表露出你的真实本事。”

我认真听着,本以为林伯会告诉我很多,但林伯却没在继续说下,只是叮嘱我低调行事。

“林伯,我知道了。要是你早点告诉我这些,那会儿在酒店见到苏有为的时候,我就不说救他的事情了。”

我心中感到后悔不已。

林伯微微笑了下,说:“没事,暂时不是有我看着你吗,林伯心中有数。”

我怔了怔,心中忽然好奇,“林伯,您老人家与我爷爷交情应该很深吧?”

如果他们交情不深的话,林伯怎么会如此帮我,没有理由。

林伯闻言,神色立刻就变得凝重起来。

“我的这条老命啊,是你爷爷给的!”

我闻言,一时不知如何说,只是“哦”了一声,没在继续问下去。我不想他老人家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去回忆一些不愉快的陈年往事。

此刻,我的脑子里想的是爷爷临终的嘱咐,和合适的苏姓女孩成亲,镇压命劫的事。

经过在宴会上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把首富女儿苏婉莹排除在外。

那么,剩下的女孩是谁,毋庸置疑。

筑城玄学世家苏怀义的女儿苏离,她自然就是我的命中人了。

想到苏离,我忍不住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照片,看着照片上清秀美好的女孩,心中莫名有种难以名状的感受。

后来,我才知道,心里的这种感受,是对自己穷小子这个身份,所产生的自卑心理。

那晚,临睡的时候,我忍不住问林伯,我们什么时候去苏怀义的家里。

林伯若有所思,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说:“何时何地见她这事,我把她的生辰八字给你卜一卦怎么样?”

得!林伯这是在故意考我来了。

我倒也没有示弱,打小跟着爷爷学习风水秘术,占卦问卜,不能丢了爷爷的脸面。

见林伯一脸期待的样子,我没有用苏离的八字,而是当即就给自己起了一卦。

虽然命不可给自己算,但是适当给自己起个卦,问题不大。

让我略微意外的是,卦象显示是“需卦”。

所谓需卦,正是“明珠土埋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忽然大风吹土去,自然显露有重新。”之象。

这个意思,也就是说我需要等待。现在我有很强烈的意愿去做一件事,但是如果强行从对方那里谋取我想要达成的事宜,双方都可能遭受损失。

所以,我应当耐心等待时机,取得对方的信任,从而能够从中受益。

林伯笑而不语,显然他看懂了。

次日天刚亮,林伯的店门就被猛地砸响了,一辆奔驰车停在了门口。

那时候我刚起床,还没走到出后厅,就听见一声低沉的声音。

“林大师,那个叫刘清的小子呢?赶快让他出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