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见到苏离

“林伯......”我快步来到店门口。

只见店门外,站着四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为首的那个人,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就把目光落到了我身上。

“小兄弟,你就是刘清?”这人虽然看着一脸横肉,不过说话倒是客气。

我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现在你就赶紧跟我们走一趟,苏总要见你。”他说道。

我和林伯对视一眼,只见林伯的眼中有一丝担忧。

我朝林伯点了下头,“林伯,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你别担心。”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我们,着急道:“林大师,麻烦您老也一起往苏府走一趟。”

我们上了车,没多久就到了一栋别墅外面。

我人还在车里,顿时就感到一股浓烈的阴气扑面而来,心里吃惊不小。

苏有为家的这别墅,真的有问题存在。

下车进了别墅,只见客厅豪华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金戴银,体态雍容华贵,年龄在四十开外的女人。

在那女人的旁边坐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正是苏雪莹。

我一身显得很朴素的衣着,从进屋那一刻起,就让我和别墅里的豪华对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

苏雪莹没有见过我的面。

她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眼神中带有一丝惊诧之色,转而满脸的嫌弃。

“李飞,我爸不是让你去找刘清大师的吗,你带这么一个乡下人来做什么?”苏雪莹愠怒道。

“小姐,这位就是刘清大师。”李飞说着,视线落到我身上。

苏雪莹不由得冷笑了声,“就他那穷酸样的,还是个大师?”

见到苏雪莹的反应,我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她不是决定我命运的那个女孩,要不然我就有得受了。

那个叫李飞的男人愣在当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既然苏雪莹怀疑我,正好我可以顺水推舟,让林伯出面,而我在背后出主意,不显山不露水的帮苏有为这唯一的一次。

“李飞,我爸病了脑子不好使,才想到叫什么清的这种人。难道你的脑子也坏掉了么?平时与我们家交好的那些师傅,你不找。却找来一个毛头小子充数,要是让我爸遇到什么问题,你承担得起吗你?”

我插了句话,“苏小姐,你父亲的病我知道怎么处理。你与其在这里怀疑这怀疑那的,倒不如快带我们去看看你父亲。要是晚了,神仙来也无能为力。”

眼下除了我和林伯之外,这里没有别的师傅。

苏雪莹虽然满脸的狐疑,但还是不情愿地带着我们进了卧室。

只见卧室里面的欧式大床上,苏有为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

看到他的瞬间,纵然是我也被吓了一跳。

两个小男孩的阴魂,一个死死骑在苏有为的额头上,一个趴在他的胸前,紧紧抓着他的脖子。

他们正吸着苏有为的阳气。

这两个小鬼头,见我发现了他们,立刻就朝我露出了凶相。

“刘清小师傅,请你救救我。”苏有为气若游丝,说话的声音很小。

我不动声色,淡淡道:“刘总,昨晚我说可以救你,是让你亲自到林伯的店里,但是错过了昨晚的时机,现今有点棘手,神仙来了也不......”

本来我想先吓唬吓唬他,可就在这时候,一声洪亮有力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哪里来的无知小子,竟敢在这里糊弄苏总。”

很快,我便看见一个和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

“咦,林伯伯,你也在这里?”女孩开心地说道。

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我的心中忍不住一阵意外。

女孩竟然长得和苏离一模一样。

我向林伯投去了目光,林伯的神色之中也充满了诧异。

他凑近我,低声细语道:“小清,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筑城玄学世家的传人苏怀义,那个女孩就是苏离了。”

我看着她,不禁失神了片刻,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让我见到她。

这就是能帮我镇压命劫的女孩,也就是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她成为我的妻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感到自己的脸微微有一丝发烫。

见苏怀义来了,瘫卧在床的苏有为的眼里,顿时大放光彩。

“苏师傅,你不是和爱侄女在樱花国出差吗?”苏有为鼓足了很大劲的样子,声音却似乎卡在喉咙处。

苏怀义走近,把手放在苏有为的肩膀上。

“有为兄,得多亏小离要赶回来订婚,我特意来邀请你参加订婚宴。要不然,我晚来几步,就不知道这毛头小子会用些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给你治病了。”

说着这话,苏怀义就把目光落到了我身上,带着几分敌意。

苏有为闻言,带着几分勉强的不悦之色,说:“苏师傅,这小子昨晚说,他要救我的命。结果,昨晚我就做了场噩梦。

今天我就全身无力瘫掉了,医生给我做过检查也查不出病因。经苏师傅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感到一阵后怕。”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苏怀义双目如剑,盯着我,冷冷说:“有我和林老哥在这里,苏总遇到的事情,我们自然能解决好。你这毛头小子,还不赶快滚出去?”

我听了这话,心里顿时就很不高兴,准备反唇相讥。

就在我要出口的时候,苏离轻声说道:“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呢,你不也是从别人这个年纪走过来的吗。”

说完这话,她也不顾苏怀义有何回应,便看向我,秀眉挑动。

“你快走吧,我替我爸给你赔个不是。”

我听着她的话,心里略感到有被她尊重。就盯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

这仔细一瞧,让我心里发毛,只见她的命宫之上,红里泛着黑,而夫妻宫乌云盖顶。

顿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担忧,这是一种吉中带凶,凶吉两相融的征兆,而且吉凶相缠的时间,在五天之内就会发生。

这可不行,按照爷爷告诉我那些,苏离就是镇压我命劫的人,不能让她出什么问题。

苏离被我看得有些尴尬,不过我迅速移开目光,朝苏怀义看去。

“苏大师,既然你那么厉害,难道就没看出来,自己的女儿即将面临灾祸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