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迷路了

吸顶灯的暖黄色光芒照射之下,那一抹娇弱却直挺的小女人身影格外吸睛,像是一只不小心混入浑浊泥潭之中的白天鹅,乌黑的眸子一片淡然清澈,让人难以移开自己的视线。

卫溪纯面露恬静的浅浅笑容,羞怯且软糯的声音假装向服务生询问着路况,而她的声音极具穿透性的柔雅温和,迅速地引起了顾淮墨的注意力。

卫溪纯故作漫不经心的目光一瞥,偶然却又必然的将视线投向了客房的顾淮墨,随即惊讶的微微张开了嘴,充满疑惑地询问:“顾先生,你们不是在宴会厅吗?怎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

原本裹挟在顾淮墨周身的冷厉暴戾的气息,在看到卫溪纯那张淡雅素白的小脸时,霎时消散得一干二净,他颀长的身姿快速地向前了几步,直到与女人仅仅鼻息相闻的距离的时候,他方才停下了脚步。

如深泓幽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女人的面容,顾淮墨捏住她的下巴,轻轻挑起她的脸,审视了几秒,随即双手握住了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胳膊上,似乎在触碰到她微微冰凉的肌肤后,他放松了几道,怕自己一旦用点劲,她就会似脆弱的冰晶一般,一碰即碎。

男人冰冷如寒窖的声音缓缓地启唇,紧蹙的眉头却是流露着对她强烈的关心。

“你没事?”

卫溪纯眨了眨充满疑惑和好奇的眼睛,长而密的睫毛如扇子般扑闪,而后发出一道比银铃还要清灵细微的笑声,回道:“顾先生,我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顿了一下,卫溪纯想到了自己上一世正是因为过于单纯遭受陆雪琳的算计,以至于被顾淮墨目睹了“捉奸在床”的震撼性戏码,从此便跌入了生不如死的地狱当中,最终连累着腹中的孩子,齐齐丧生在陆雪琳的魔爪之下。

这一世,她已然不会像曾经那样傻傻地踏进这些魔鬼安排的圈套,她所遭遇的种种非人摧残,每当想起便如鲠在喉,她势必要千倍百倍地奉还回去。

让她窒息的恨意在胸口翻涌,卫溪纯的眼底划过一道狠厉的杀意,不过是匆匆的一刹,并没有被顾淮墨察觉到。

重新恢复了适才的胆怯却清透的神色,她有些无辜可怜的语气小声地询问:“顾先生可以松开我了吗?胳膊有点疼。”

其实顾淮墨并没有用力,但卫溪纯却是装作柔弱的模样,只因为根据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她越是反抗,他越是变本加厉的霸道占有,因此这一世她学会了顺从,先是讨男人的关心,再去利用这个男人来为自己报仇雪恨。

顾淮墨宽厚坚实的双掌轻柔地脱离了小女人的胳膊,黑暗面已经迅速收敛,她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珍宝,自然是小心谨慎地握在掌心藏在胸口,容不得任何人的玷污和夺取。

“你刚才去哪里了?”

“顾先生,我有向你告知自己去了卫生间,只是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大的酒店,在回宴会厅的途中迷了路,所以才会走丢……”

卫溪纯回答的并无差错,她一个孤儿院出生的贫苦女孩,别谈参加如此隆重的宴会,连这么一座豪华偌大的酒店都没有涉足过。

但前世的卫溪纯被顾淮墨逼迫着参与各种场合,却是经历了不少大场面,因此如今才能借以过去的经验来更好的复仇。

卫溪纯的回复不急不慢,没有任何慌张和停顿,好似正如她口中所说的一样,只是因为迷路而走丢。

可顾淮墨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久经商场的他很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即便对方的回答滴水不漏,可神情举止细微的表现都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内在心境。

也就是说她所说的话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心话,而顾淮墨也产生了怀疑,眸光微闪,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真的只是迷路了?”

卫溪纯假装被男人质疑而些许受伤,轻微地皱了皱眉头,双手一摊,说:“顾先生若是怀疑我,我也无力反驳,毕竟我身份平凡普通,比不过其他参加这场宴会的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卫溪纯清楚相比较这些非富即贵的人,她的身世未免低贱,前世的顾淮墨最为讨厌别人诋毁她的出生,因此她现在主动提及也是为了获取男人的信服力。

卫溪纯的伪装天衣无缝,算是比较了解顾淮墨的她可以妥善恰当的把握利害,也最终让他不得不打消了疑虑。

就在顾淮墨和卫溪纯僵持的时候,床上的人忽然发生了响动,类似于女人嘤咛着的娇喘声。

卫溪纯假装不知情地歪头看过去,正好和掀开被子坐起来的陆雪琳四目相对,二人大眼瞪小眼了半晌,率先从疑惑变为惶恐的人是陆雪琳。

卫溪纯正背对着顾淮墨,以至于只有床上的陆雪琳才能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卫溪纯不动声色地勾起红唇,露出了潋滟且狰狞的微笑。

短短一霎,卫溪纯又是震惊地出声:“这不是陆小姐吗?竟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风流事?”

陆雪琳也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和男人上了床,且这个男人正是她安排去让卫溪纯身败名裂的人,可怎么会和她在同一间床上?且彼此还是赤身裸体?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陆雪琳不仅记不起来,甚至因为惊恐而头痛欲裂。

“别看!”

顾淮墨一时没有防备,让卫溪纯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听到女人的震惊话语后,他担心她看到了更多污秽不堪的东西,急忙地扭身捂住了卫溪纯的眼睛。

“那些东西你不必看,脏了你的眼。”

顾淮墨低沉的声音再一次贴在了卫溪纯的耳畔,抬眼也顺势看到了一丝不挂的陆雪琳。

顾淮墨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浑身散发着冷冽的低气压,狭长而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似乎因为自己宠爱的小女人目睹了如此肮脏的一面而恼怒,连望向陆雪琳的眼神都充斥了凌厉的鄙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