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才归来

“驾!喂,残废,闪开,别挡道!”

秦国、极南边境的大道上,一个纨绔骑马狂奔,远远地冲着聂政吆喝道。

眼见聂政不为所动,纨绔被迫停下,跳下马,马鞭指着聂政,嚣张道:“死残废,找死啊,老子……”

闻言,聂政推着轮椅转身,并未说话,用手指了指纨绔身后。

哗啦一声!

只见一群身穿青色战铠的百人战团,陆续从四面走出,整齐划一的排列站好,上前一步半跪行礼。

“大帅!”

这些人都是聂政亲卫战队的卫兵,这次,正是秘密护送聂政归乡。

青州的神话聂政,征战十年,平定四海八荒,镇压七十二国俯首,杀降域外不得跨越天险,枪指中央神州不降,勒令各州不得入境。

聂政一身实力,也已达到鼎颠,泗水一战破境称尊。

看到这场面,纨绔早已吓得瘫倒,不敢多说半句,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百人只是淡淡的往那一站,气劲腾天。

天元境!

以他的见识,还真难判断,或许还会更高,但至少也是天元境,一群修为堪至天元境的卫兵?

那这残废?

“都安排妥了?”聂政没理会纨绔如何想,眸光淡淡,右手指尖轻轻的敲了敲轮椅的把手,开口问。

一个年轻的黑衣统帅走上前来,一一汇报。

“安排的百多人冒充大帅洋装返乡,除却四十八人遇袭,其他众人顺利潜伏各城。”

“我们此行一路,零散低调,顺利无碍,怕是谁也不会料想到,大帅会来这边远小城。”

“虽说没见着大帅,几大城聂姓家族,暗中已不少势力盯着。”

“漠城也顺势放出消息,大帅闭关漠城,让暗伪装露了一面。”

“只要大帅不出,倒也无人敢妄动。”

聂政沉吟半响,吩咐了一声。

“散了。”

此事早有所料,这次,他低调归来,应该是无人察觉。

对此他一点也不意外,谁能想到,去将一个坐着轮椅的废人聂政,和荣耀正盛的聂尊——聂九霄联系到一起。

一群跳梁小丑,他倒是不怕,若要给家中带来麻烦,他自是不愿的。

再者,此时的他,修为尽失,若是真出事,很难顾全家族。

说完,聂政转头,看向面前捂着耳朵,吓傻的纨绔,玩味的笑道。

“师良才,刚才看到了什么?”

“大,大人,刚才有发生什么?我,我耳聋眼瞎,看不见。”

纨绔此时慌到了极点,一时忽略了面前这个残废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字。

心里暗自叫苦,连忙解释着,生怕自己被灭口。

“……”

聂政不免有些无语,这求生欲挺强。

不过他到也没灭口的打算。

“大帅!”

北十一安排众人散去,走上前来,双手推上轮椅,瞥了瞥纨绔。

“行了,他,没那个胆。”

聂政摇了摇头,任由北十一推着轮椅前行,整个人放松下来,悠悠的看向远方。

十年了,他聂政,终于,回来了!

……

“师良才,聂家至今如何?。”

对于聂政的问话,纨绔不敢耽误,垮着脸追上,强挤出一丝笑意,半点不敢隐瞒,展现自己最后的一点价值。

“聂家?青锋城顶尖势力!”

“兴新聂家辉煌无比,堪称青锋城第一家族,连城主府也忌惮三分。”

“听说,聂家背后有高人罩着,每年都有海量的资源送来,涌出大量强者,实力强盛。”

“……”

聂政点了点头,意外,却也不意外。

毕竟,虽说这十年未归,他七年前站稳脚跟之后,一些低层的修炼资源,暗中却也没少供应,出几个高手,发展至今,倒也不怪。

城外不远处,几人停下了脚步,远远地看着城门,聂政的心绪复杂。

当年的青锋城可保不住他这第一天才,前往太岁宗路上,消息泄露,被人挖了至尊骨,一路追杀。

无奈之下将太岁令交给未婚妻田婉然带回给妹妹,他最后侥幸假死脱身。

为了变强,毅然离开,一路北上。

谁能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年。

不知爷爷可否突破,父母现在修为如何,妹妹是否在家,可曾去宗门修炼,这几年的资源供给,大家是否更近一步。

还有田婉然,本就没感情,既然难许她未来,这次回去还是解除了婚约罢。

从来淡然无比的聂政,第一次有点局促,略显踌躇。

终于,聂政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

“好久不见,青锋城。”

转头,看向后面的纨绔,指尖火苗乍现,在纨绔惊恐的眼神中,飞向其眉心隐入。

“只有四个字——守、口、如、瓶!”

说完,聂政调整了一下心情,示意北十一推自己入城。

直到聂政两人走远,师良才长舒一口气,整个人瘫软到地。

远处,幽幽的一道声音传来。

“还有,我姓聂!”

摸了摸眉心,见对方不准备杀自己,师良才这才放下心来。

待听到那一声,整个人突然一机灵。

姓聂?

想了半天,一个尘封许久的名字,在心头浮现。

他是聂政!

还活着的聂政!

十年前青锋城第一的天才?如今的残废?

开玩笑,一个残废归来,这么大阵仗?

聂政想知道的聂家,他所说的兴新聂家,要出大事了。

张了张嘴,师良才准备追上去,一时又没了胆。

“完了!”

“要变天了!”

“青锋城完了!”

……

秦国,极南域,青锋城!

如今的青锋城,不同于往,虽然还是个边缘小城,但早已不是城主说了算的时代。

土皇帝聂家,没几个人敢惹。

“听说聂家的天才最近要回来了。”

“聂家出真龙啊!”

“折了一个天才,又崛起一个天才。依稀记得当年的聂家,可惜了那聂小子,若是未死,一门双天骄。”

“嘘,小声点,如今的聂家不比从前,一个死了十年的人,还敢提,不想活了?”

“……”

城门口嘈杂一片,热闹无比,来来往往不少人,每日的话题,不外乎聂家如何,聂家又如何。

听闻近日聂家天才即将回归,有人甚至跑到城门口蹲点碰碰。

随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聂家消息传入耳中,聂政不由的皱了皱眉,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聂家的天才?

莫不是聂振明?

聂政徒然有些烦躁,隐隐有些不安。

揉了揉眉心,被北十一推着,向着城门口行去。

“外来的?姓名?何地,登记一下。”

城门处,看到聂政两人,负责登记的守卫愣了一下,不免多看了聂政两眼。

“青锋城,聂家,聂政!”

嘎!

门卫手中刚提起笔准备记录,闻言,手一抖,笔杆直接断裂,诧异的抬头看向面前坐着轮椅的青年。

“聂家的聂政?你不是死了吗?”

直到看到聂政表情微微一滞,僵硬的点了点头,守卫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歉意的笑了笑。

又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忍不住开口提醒聂政。

“你真是聂政?既然没死,走吧,你不该回来。”

“这是何意?聂家出事了?”聂政一脸凝重,有些不解,事情似乎,与他想的,不太一样。

“聂政,你真要入城?现在走,还来的急……”守卫有些欲言欲止,却是不愿多说什么,摇了摇头,话到一半,感慨了一句,“其实,当个废人,也挺好。”

“无妨,登记吧。”

聂政也无意为难守卫,摆了摆手,两人直接进了城,向着聂家走去。

十年了,或许,有些事,早已经不一样了。

此时,回家的兴致,被冲淡了不少。

……

青锋城虽小,却载着年少的记忆,顺着记忆,来到当年的聂府门前不远处。

整个府邸,似是和记忆中,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唯一的不同,当年那辉煌的聂府门匾,早已消失。

此时,被异常轧眼的两个字所取代。

田府!

靠坐在轮椅上,聂政脸色变化不定,静静的听着北十一汇报刚才打听到的消息。

“大帅,聂家现两脉,七年前聂振明所在的支脉联合几家叛逆,现搬到了新府邸,而大帅所在的主脉,如今迁回了外城老宅。”

“以前的聂家宅邸,如今已被新晋田家所占。田家当年与大帅有婚约的田婉然小姐,早在十年前,退婚大帅,与聂振明定了婚约,不日举行婚礼”

“田婉然借聂振明的关系,听闻被太岁宗长老收为弟子,这次聂振明回归,一半便是就是为了田婉然……”

说到这,北十一突然住了嘴,似乎,觉得,这话题有点不对劲。

有点悻悻的解释了一句:“大帅,您这次应该带青姐回来的,田婉然这女人,给青姐那是提鞋都不配,更配不上您……”

“今日,田家大摆宴席庆祝田婉然突破境界,即将拜师太岁宗。”

“至于聂家主脉,几近灭绝,如今残留势力也……”

“大帅,先去田家,还是回聂家?”

北十一汇报完毕,停顿半响,忍不住躬身请示。

回聂家?

聂政半响无言,一时难以面对。

父母失踪,爷爷重伤,聂家死伤无数,如今只有一小部分人苦苦支撑。

聂政有些不明白,这七年的资源去了哪?太岁宗到底是如何听命?又是哪一步出现了意外,若真是如此,那他就是聂家的罪人。

既然已经到了田家门口,不做点什么,他心口这股气难平。

大风如鼓,似是吹起一股萧瑟。

遥遥的看向田府,好似能看的到那守卫一战的惨烈。

聂家的英魂不屈。

聂政很悲伤。

目光落向田府的门匾,蹙起眉心。

微微颤抖,紧抓着轮椅的右手出卖了他此时愤怒。

十年前的追杀出卖,他本没打算去查,遇到了再说。没想到十年后回来,等待他的却是灭族之恨!

以他如今的权势,哪怕覆灭一城,也没人敢说不字。

不过,就这么死了,未免太轻松,聂家的仇,他会一一查清,慢慢清算。

他不止要杀人,更要诛心,敢动他聂家,就敢承受无尽的绝望!

田家,倒是会选地方,那就第一个来承受他的怒火。

“十一,传令下去,让君不落、燕十二秘密出城,三日内潜入太岁宗,给本帅彻查此事!”

“让城外的百人战团撤离,谁也别插手。本帅的私事,我聂家的仇,本帅亲自来报!”

“庆祝?呵,去田家喝喝彩!”

“没了红色,何谈庆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