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聂家残废

高大的府邸内,人影重重,热闹非凡。

如今的田家早已今非昔比。

虽说本身只是一个二流家族,却有着一流家族难惹的底气。

毕竟,田家出了个好女儿。

只一个身份,聂家天才的未婚妻,谁敢不给几分薄面。

一个小小的庆祝宴会,人却来得不少,各大家族也都有派人前来道贺。

聂政两人的到来,或许是因为那轧眼的轮椅,倒也有人多看了几眼,低声议论。

一路走来,触景生情,聂政带着一抹追忆之色,不时的给亲卫北十一讲着当年的一些故事。

走了大半圈,最后在宴厅一处角落停顿。顺手拿过一个灵果,慢斯条理的剥着皮,陷入沉思。

一群若无其事的纨绔,转了几圈,回到宴厅,刚想吃点什么。扫眼,看到聂政,突然来了一点兴致。

几人相视一眼,似乎看到了什么乐子,直直的朝着聂政两人走来。

“吆,哪来的残废?真当我田家是什么地方,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能混进来?”

“说你呢残废,没修为你老老实实窝家里等死就行了,跑出来,死的更快。”

“有点面熟啊,本少是不是认识你?要不,给本少磕两个头,本少高兴了,让你痛快的滚出去?”

聂政没有理会。

一个灵果吃完,继续拿起一个灵果。

“艹,说你呢,你不光残,还聋啊!”被聂政几次忽略,几个纨绔只觉得面子上火辣辣,其中一人再也忍不住,一爪就向着聂政抓去。

这边的冲突,一时不少视线关注而来,一副看乐子的眼神。

有人为聂政两人惋惜,一个看起来毫无修为的残废,一个看起来修为平平的随从。

怎么看,都是找死料。

当然,也没有人去多管闲事,在这个武道至尊的世界,没有实力是原罪,为了一个残废得罪田家,到底是没有必要。

“咔嚓!”

伴随着一股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电光火石之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眼看那一爪即将抓爆那残废的脑袋,一只手,劲直抓向那一爪。

出手的正是北十一,快速的扣住纨绔的手腕,三百六十度折断。提着手臂,似拎起鸡仔一样丢出,紧跟着一根筷子飞出,将人定死在上台墙上。

“死人了!”

随着一声惊叫,众人才回过神来。

静!

无比的安静。

简单,粗暴!

这纨绔就算再不济,也是练气八重。

须臾间被人直接定死,死的倒是挺冤。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北十一早已退回了原位,双手扶在轮椅靠背上,淡然无比。

而那坐着轮椅的青年,更是连眼神也吝啬,待再次吃完一个灵果之后,才擦了擦手,施施然的开口。

“不继续了?”

聂政扫视了一圈,兴致缺缺,这才转头,似是责怪:“十一,太粗鲁了,下次注意了,要见点红,不然少了点——美感!”

嚣张!

这边的变故引发了不小动静。

众人都有些傻眼。

一个残废,一个年轻武者。

哪来的胆量,敢在田家杀人?

是真有所底气,还是脑袋有毛病?

而刚才还嚣张肆无忌惮嘲笑的几人,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拉开点距离。

哪还再敢去嘲弄,人家残废不行,奈何有着高手守护。

他们怕死。

“废物,都让开,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田家闹事!”

随着一声娇喝,一面容妖媚的女子带着群人走了近来。

“田家大小姐田婉然来了。”

众人的目光收敛了几分,田婉然纵有着几分姿色,不过作为聂振明的未婚妻,谁也不敢得罪。

更何况田婉然,现在已经是太岁宗的准入弟子,刚刚突破凝元巅峰的修为,在整个青锋城,年青一代,倒也数一数二的强者。

“阁下何人,胆敢不敢把我田家放在眼里。我倒要看看,谁给你的底气。”

田婉然往那一站,一身凝元巅峰的修为尽显无疑,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冷眼看着聂政两人。

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诧异出声:“你是聂政?”

聂政凉凉的笑了笑:

“好久不见,还未恭喜田小姐。”

田婉然一脸的难以置信,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看向聂政的眼神愈发的心虚,有些无措的捏了捏裙摆,重新抬眸,美目中带着狠色。

“你没死又如何?相信你也看到了,如今的聂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聂家。”

“你是来见我的?指望我帮你?醒醒聂政,你的聂家早就完了。”

“当年的婚约是我父亲所定,如今我是聂振明的未婚妻。你若是想借此来攀附田家,那你怕是要失望了。”

说着,田婉然一脸的傲然之色,施舍道:“看在当年的份上,我到是可做主饶你一命,”

聂政无言,年少时的情绪冲淡不少,一个靠丹药堆上去的凝元巅峰,田婉然是哪来的优越感?

好吧,他认了,想想自己,修为尽散,凝元境,确实该有优越感。

“哦!”

颇为耐心的听田婉然说完,聂政淡淡的哦了一声。

田婉然有些炸了。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颇为不爽的在次开口:“我如今是凝元巅峰,太岁宗记名弟子,不日将进入太岁宗,而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才了,一个残废。”

“说完了?”聂政漫不经心的的回应了一句。

田婉然有些呆滞,气急败坏,美目里满是愤然。

他一个废人,胆敢无视她一个凝元天才?

“田婉然,我问你,十年前我的消息,是你泄的密?让你带回聂家,给我妹妹的了太岁令,是你给的聂振明?”有些事经不起推敲,聂政微微探身,笃定的问。

“是又如何。现在不平又怎样?你不过一个残废罢了。”

“太岁令我带给了聂家,你妹妹一个小废物也配?你当时只有一死,我也是为了你聂家好,聂振明本就仅次于你,我送聂家一个天才有何不对。”

田婉然理直气壮,一声高过一声,聂振明和她定下婚约,靠的就是这太岁令。

她不觉得自己错了,聂政死也得死的有价值。

“我倒是小看你了。”聂政嗤笑一声,只怪自己当年没能看清。

田家的二少田费,忍不住走了过来,指着聂政,嚣张着开口:“狗一样的落魄户,离我姐远点,站在这里,你也配!滚出田家!”

聂政笑了,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又是老熟人。

没想到,这嚣张的家伙,还活得好好地。

田婉然他现在不想杀,死的太早未免过于便宜那女人。

这田费撞上来,省的他麻烦,正好杀了田费开幕。

见聂政不语,田费笑的更是嚣张无比:“哦?瞧我,口误口误,是爬出田家,毕竟,你一个残疾,滚出去,难度有点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