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可喜可贺

“乖乖,他就是聂政,十年前就已经是凝元巅峰的天才少年。”

“本来想,要是他没死,现在怕已经是跨入地元,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没有修为的废人,还被人打废了双腿?”

“……”

有人认出了聂政,一时感慨万分,有叹息,有可惜,也有幸灾乐祸。

随着越来越多的议论声,空气似乎是活跃了起来。

面对田费的嚣张,他身后的狗腿子也忍不住你一句,我一句。

“我倒是谁,原来是前天才聂政啊,这胆子倒是挺大,敢到田家闹事。”

“前天才也是天才不是,虽说过时的天才不如狗。”

“还好田婉然小姐早就和此子撇清了关系,要不然,摊上一个残废,这一生,可就毁了。”

“确实,一个残废,还想吃田小姐的软饭?脸面呢?”

众人越说,越是兴致高涨。

当年的聂政,压得同代抬不起头,现在看到聂政被打残,一种快意的兴奋感高涨。

“哈哈,聂残废,你要是跪着爬出去,本少大发慈悲,饶你一次。”

田费笑的更加肆意。

聂政也笑了。

笑着叹了口气,一时也没了兴致:“十年未见,就这点长进?知道跳的越欢,死的越快吗?”

田费似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又想起现在他干嘛怕一个残废,恼羞成怒:“狗东西!你还当自己是当年的天才呢?”

“看清楚了,我凝元四重了,你修为呢?废了?被人打残了?哈哈哈哈……”

“哦,对了,你聂家,专出废人啊?你爷爷被废,我想想,如今半死不活了吧?你这又是被谁打残了?”

聂政的眸子一凝,认真的开口:“年轻人,还是该有点敬畏之心,你幼时受馈于我聂家,对我爷爷,该尊重点。”

“吓唬我?狗东西?你爷爷是残废,你也是残废,你聂家,倒也算后继有人……”

田费忍不住嗤笑一声,一步步的向前,声音愈发的张扬。

聂政耳翼微动,嘴角翘起,慵懒的靠在轮轮椅上,吐出两个字。

“十一!”

话落,身后的北十一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踹出,待田费哀嚎一声跪在地上之时,紧接着一爪抓出,捏住田费的脖子微微一笑。

“咔嚓!”

一声脆响,直接扭断了田费的脖子。

风光无限的田家,田家二少死了?

死在了自己家宴会之上?

荒谬!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些傻眼。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凝元四重,没有丝毫反抗余地,就直接被拧断脖子,被迫跪在地上。

整个大厅噤若寒蝉,没想到,一个死了十年的前天才回来了。

一个修为尽废的残废,直接闯进了田家,弄死了田家的少爷。

他怎么敢?

连田婉然也呆愣了起来,空有修为的她,被北十一的杀意锁定,不敢动弹:

“你,你个恶魔,你杀了我弟弟。你敢动我吗?你敢杀我,振明不会放过你的。他要回来了,你跑不了。”

“再过十日,聂振明归来,你残废聂家都将不得好死!”

聂政温和的一笑,轻轻地拍了拍田婉然的脸蛋:“别怕,放心,我现在不杀你,我要你好好活着,活到我杀你的时候。”

……

当田家家主田威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直挺挺的跪着,歪着脖子早已断气的田费。

“孽畜,尔敢!”

田威眼中带着杀气,死死的盯着聂政。虽然出手是北十一,真正的根源,却是这轮椅上的青年。

聂政嘴角勾起,有些施施然,慵懒的坐起身子,一脸的认真之色。

“田家主似乎是很生气?消消气,死了一个儿子罢了。”

“你瞧,田家今日宴会,也没带什么礼物,田少做这礼,到也使得其所。”

“田家丧子,那,当真是可喜可贺!”

饶是田威的城府,面对聂政的挑衅,也是忍不住怒火烧天。

多少年了,还有人如此不知死活,敢在他面前挑衅,在他田家动手,在他眼皮下杀人还如此淡然。

“狗东西,残废聂家也不敢在本宗面前如此挑衅,不管你背后站着谁,今日,你必死无疑。”

“给本宗弄死这小子,我要把他剁成肉酱!”

他堂堂田家之主,地元四重境界,倒也不至于亲自动手对付一个黄口小儿。

话落,一群凝元境的护卫早已围了上去。

而这边的变故,让一些个人元境的长老也赶了过来。

北十一面色凝重,跨前一步挡在轮椅之前。

面对剑拔弩张的气氛,聂政倒还是一脸的无所谓,慵懒的靠在轮椅上,只是手中,出现了一个闪着蓝色电弧的圆球。

“别忍着,气大伤身,我到是无所谓,毕竟我一个本就活不了多久的废人罢了,有着整个府邸的众人给我陪葬,倒也不亏。”

说话间,聂政手中不停,饶有兴致的把玩着手中的神雷,大有一副,众人同归于尽的势头。

一众人都有些傻眼了,这废物还有这宝贝?

甚至有人,已经连忙往外跑,真怕在待下去,被殃及池鱼。

“这难道是灭世神雷!你是灭世雷宗之人?不可能,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田宛然最先忍不住大叫。

聂政淡淡的撇了一眼,也不说话,依旧带着轻松的笑意看着田威。

“聂政,覆灭你聂家主脉的是聂振明一脉。与我田家也只捡个便宜罢了。”

田威脸皮抽了抽,一时有些胆颤,吩咐众人退后。

他真没想到,聂政就是个疯子,一个废人,哪来的灭世神雷。这一雷炸下去,整个田家都要被削为平地。

他丝毫不敢怀疑,这疯子绝对做的出来,反正一个废人,还怕死不成?

灭世雷宗他可得罪不起,他不敢赌,真让这一雷下去,除了地元境,其他人别想幸免于难。

“田家主觉得我不该来?这府邸住着可舒服?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就恼羞成怒了?”

“我聂家几百号人命冤魂,这血债如何清算?田家住在此处,可寝食难安?”

“当年的田家,受我聂家恩惠起家,这落井下石,助纣为虐,不忠不义,可曾有半分羞愧?”

“当然,这只是个开始,田家跑不了,叛逆聂家,参与的各族也跑不了,这比账我们慢慢清算。”

说完,聂政嗤笑一声,在北十一的警惕之下,推着轮椅走了出去,一路行进到田府门前。

“当然,田家主也可试试留不留的下我。”

看着田家撺掇的人影,聂政回头轻笑一声,拍了拍手,三百道僵硬的人影凭空出现,气息倒也不怎么强大。

“爆!”

随着聂政的话落,直接迎上暗中的护卫,整齐的爆破声响起。

三百练气巅峰自爆!

死士?

还是什么人?

所有人只觉得一股凉意直冲脑门,头皮发麻。

这,是一个疯子!

“这牌匾到是碍眼。”

聂政抬了抬头,漫不经心。

“咻!”

北十一手中出现一把弓弩,一弩射出。

箭法非凡,田府门匾直接被洞穿,布满了细密的裂痕,斜挂在府邸的门上,说不尽的讽刺。

“三日后,我要看到田家滚出府邸,给我聂家磕头请罪!”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