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聂素的恨意

“怎么又伤成这样?别慌,没事了。”

“委屈了素素,都过去了,爷爷没事,以后也不需要了,会好起来的,都会好起来的。”聂军连忙安抚着女孩,心疼的握着女孩还颤抖的手。

这些年他们被打压,唯一的炼丹师,四长老被废,少了丹药的补给,导致不少人都重伤死去。

现在就连一颗普通的疗伤丹也买不到,谁也不敢对一个破落的家族施以援手。

为了几颗丹药,曾经的聂家小姐却只能在天丹楼受尽委屈,求得一两枚救命。

“爷爷好了?”女孩一喜,精神终于松懈下来。

后来又想到了什么,女孩倔强的捏着丹药,吸了吸鼻子:“我不委屈,三叔。”

说着却低下头胡乱的抹了把脸,脏兮兮的脸颊下,掩藏着通红的巴掌印。

聂政有些窒息,后悔自己没早点回来。

眼前这浑身伤痕,脏兮兮的女孩,是他捧在手心宠的妹妹啊!

为了一颗残次的疗伤丹。

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谁打的?”

聂政压抑着怒火,轻轻的摸上聂素的脸颊柔声问道。

聂素抬眼,才注意到聂政,先是吃惊,神色闪过一丝欣喜。

聂政刚想把聂素抱在怀里,说点什么。

聂素却猛然甩开聂政的手,像是想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聂政看,露出一抹复杂,一丝了然之色。眼神几度变化,最后剩下的只有汹涌的恨意。

“滚!滚出聂家!”

聂素的突然爆发,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聂政也一脸诧异,愈发的愧疚。

“素素,哥哥……”

“滚!我哥哥死了,十年前就死了。而你,聂政,你不配姓聂,你这白眼狼,滚出聂家。”聂素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聂政。

“爹娘出事的时候,你在哪?”

“聂家覆灭的时候,你在哪?”

“你在哪?你说啊!你说啊!”

“对不起。”

面对聂素的质问,聂政确实无话可说,有些苦涩,他要是在,就不会发生这事。

妹妹,恨自己,也是应该的。

“素素,这些年,政儿也很不容易,聂家的事,他不知情。”聂军张了张嘴,没想到聂素会如此排斥聂政,有些无奈的给小姑娘解释。

“他不知情?三叔,你们以为,他现在才回来的?他聂政就是最大的叛徒!最大的白眼狼!”

聂素的情绪愈发的激动起来,看向聂政慢慢的恨意。

“七年前,他就没死!”聂素咬了咬牙,恨恨的说着她藏在心里七年的大秘密。

强忍着掉落的泪水,聂素继续指着聂政开口:

“无话可说了白眼狼?我七年前,就知道,你还活着。”

“攀附上了权贵,瞧不起聂家是吗?是聂家不配,辱没了你这个大天才是吗?”

“这些年躲在暗处,看着聂家几近覆灭,一步步走向衰败,很得意是吗?现在回来装好人?聂政,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怎么回来了?想起聂家了?被人打断腿废了的天才不值钱了是吗?苍天有眼,白眼狼,你也有今天。”

“很意外是吗?”

“七年前,我和管家爷爷去曲安城求药,看到你了。”

面对聂素的一步步逼问,聂政有些无措,努力的回想了一下。

曲安城,七年前。

他确实有点事,去城主府打探了下消息。

“素素,我确实去过曲安城,当时有要事在身……”

“你不用解释,您是大人物,连曲安城主都要巴结的大人物。”

“管家爷爷死了,可笑不可笑,杀他的就是曲安城给你端茶倒水的那侍卫!”

聂素笑了,笑着笑着大哭了起来。

聂政拧着眉头,终于知道根源在哪了。

这误会有些大了。

原以为聂素是因为他这些年活着不回来,埋怨自己。

却不想,他去曲安城被看见,管家爷爷的死,误以为是他为了荣华,杀人灭口。

也怪他,当时时间紧迫,几个时辰就离开了,压根就没想到聂素会在曲安城。后面发生这事,让他有些后怕,好在聂素没事。

“不是我……”

“我的错,素素,你不该承担这么多。”

“管家爷爷的仇,我来,不管你信不信,恨我也好,讨厌我也好,聂家有我在,以后哥哥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聂政伸手,抱了抱颤抖的聂素,心疼的承诺着。

“好啊,聂家死了四千七百九十八人,死无全尸!你去给他们复仇啊!你去灭了他们,灭了他们的靠山啊,去灭了那背后的大人物啊!”

“你不敢?聂家是不配你,可你——还配姓聂吗?”

“呵呵,你在外光鲜的时候,可曾想过聂家,你知道大家过的什么日子吗?”

“聂家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三叔几人连这宅子半步也难踏出,聂北堂弟几人,为了聂家一丝机会,在斗战场打生打死的变强。”

“这颗残次的疗伤丹,大天才看不上吧?可就这一颗残次的丹药,是我在天丹楼前被人拿鞭子抽,学狗爬,挨了几十巴掌换来的。”

聂素冷冷的嘲弄,边哭边笑,似是要把多年的委屈都掏出来,脸上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就连其他人也都震惊了,这些是他们不知道的。

大家都很苦,为了保住聂家最后一丝血脉努力着。

他们不怕死,但聂家的根不能断,哪怕在羞辱,为了那一点微薄的希望,也要硬撑下去。

“素素……”聂政很悲伤,很心痛,自责无比,他早该回来的。

管他什么天下苍生,洪水滔天。

他守护一个国,一个州,万古的大陆,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曾护住。

“滚出去!”

聂素推开聂政,索性不再看,转身去了厢房锁上门。

“政儿,大家都相信你,都是误会,别多想。素素这丫头太苦,你回来她是开心的,嘴硬心软,跟你赌气呢,过几天就没事了。”

聂军有些无奈,很是心疼这小姑娘。

本该快活在阳光下的小姑娘,如今只能默默无言舔抵着伤口,在大家不知道的时候,暗地里却受了这么多委屈。

“是我的错。”

“三叔,素素,大抵不想看见我,这是瓶金玉凝香散,小姑娘爱美,别留下疤。”

聂政遥遥的看着厢房门,声音沙哑疲惫,取出一个小药瓶交给聂军。

“爷爷醒了替我问声好,我明天再来看爷爷。”

“聂家我在,再等几日接大家回家。”

聂政嘱咐了一番,给几人一一道别,也不在逗留,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聂军追了出来,深吸一口气:“政儿,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别做傻事,想想你妹妹,活着就有希望。”

……

天丹楼。

一个不小的丹药售卖处,做丹药生意的,十有九富。

天丹楼在青锋城,也只是一个次级的势力,整个阁楼却无比宽大,伫立在城西的繁华处。

聂政遥遥的看着天丹楼,一股滔天的怒火开始悄无声息的散开,就连旁边走过之人,都莫名的感到一阵胆颤,有些疑惑,连忙避开这一片。

天丹楼门口不远处那点点斑驳的血迹,显得异常的扎眼,狠狠地灼痛了聂政的心。

“天丹楼,你,不该伤害到我妹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