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闹天丹楼

天丹楼内。

“先生需要什么丹药?疗伤丹?还是断续丹?”

“恕我直言,只怕顶级的断续丹也治不了你的腿。”

看到聂政两人,一个貌美的女迎宾沏了杯茶,淡笑着迎了上来。

人倒不是太多,能消费起丹药的武者不多,一颗普通的疗伤丹也极其烧钱。

“买丹不急,等会将你这的丹药全部打包。”聂政接过女迎宾手中的茶,浅浅的尝了一口,端在手中把玩。

“先生开玩笑了,一颗丹药价值千金,只怕……”女迎宾一愣,看了看聂政一身行头,笑的更加玩味。

“我不开玩笑,今日过后,你怕是得失业了。”聂政颇为认真的来了句,“让你们主事人滚下来见我。”

女迎宾笑容凝固。

“先生是来闹事的?看到门口的血迹了吗?前一个闹事者刚留下的。”

“我耐心有限,让他滚下来见我,或者,告诉我位置,我亲自去找他。”聂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手一松,茶杯摔下。

随着茶杯的碎裂声,整个大厅气氛瞬间凝固。

“死残废,你要闹事怕是选错了地方。”女迎宾脸色狰狞,气急败坏的怒骂。

这里的变故倒也引起了其他人注意,敢跑到天丹楼闹事还真少见。

待看到那惹眼的轮椅,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聂政回来的消息,差不多传遍了,虽然田家极力封锁消息,丢了这么大脸面哪能封锁的住。

一群人看好戏的架势围观,暗自感慨着这疯子,一个废人少有如此疯狂的。

那出门行走随身带雷,掌控死士随时自爆,还真没人敢轻易招惹。

不过,有人奇怪的是。这才刚在田家闹完,又来这丹药阁何事?

“你是不愿意配合?看来,是要我亲自打上去。”

聂政摇了摇头,似是惋惜。

不等他上楼。

“谁,胆敢在我天丹楼闹事?”

这时,楼梯口几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少女,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了下来。

女迎宾不在搭理聂政,带着谄媚的笑,连忙向着一人汇报。

“少楼主,打扰到您了,这有个死残废吃了豹子胆跑来闹事。”

“阁下何人,胆子不小,打听过了吗?敢来闹事?”天丹楼少楼主胡平嗤笑一声,一脸鄙夷的看向聂政。

“天丹楼胡平?很好,倒省的我去找你。”看到胡平,聂政杀意升腾,一股宛如实质般的杀意弥漫整个大厅。

顿时,整个大厅,气氛瞬间凝固。

一众人脸色都有些僵硬,诧异的看向聂政。

仅仅是一丝杀意,就压迫的空气停滞。

这残废,到底杀过多少人?

“你,你……”

胡平的感触更深,身子僵硬,一时间差点被吓住。

不等聂政出声,一同下来的妖媚女子,直直的走上前来,指着聂政,一脸的愤然。

“聂政,是你!你又想做什么?”

“死残废,怎么,买不起丹药,要强抢了?”

“废人就要有废人的觉悟,杀过几个人,吓唬谁?当这里是你家不成,再好的丹药,也救不了你残腿。”

此女正是早上才见过的田婉然。

聂政皱了皱眉,倒没想到田婉然也在。

一日遇到两次,这是送上门让自己发泄?

“看什么看,残废,连丹药都买不起的穷逼,以为不知在哪偷的神雷就能横行了?我爹怕你,我可不怕你,就你,怎么可能是灭世雷宗的人。”

“有种你炸啊,炸了这丹药阁。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雷可炸。还好解除了婚约,要不然,嫁给你一个废人,也太委屈我。”

见聂政不搭理自己,田婉然更来劲了,像是猜到了真相,整个人激动异常。

早上那变故,还真让聂政的灭世神雷吓到了。出来想了半天,才恍然,一个大宗门,会收一个废人?肯定是聂政不知哪偷得神雷在那装。

“滚!”

聂政有些好笑,也不解释,现在他没心情搭理这女人。

“胡平是吗?认识聂素吗?那是我聂政的妹妹。”聂政重新看向胡平。

胡平先是一惊,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倒是谁,原来是你个残废。聂素啊,好巧,她是个废物,他哥哥是个残废,挺好,你们家这一脉相承。”

“来给聂素出头?刚才,那小狗,就是从这爬出去的,给你个选择,你也从这爬出去,我心情好了,说不定送你颗断续丹,治治你的残疾。”

胡平笑的越发的猖狂,跑到门口,比划着。

田婉然也凑了上来,指着聂政的鼻子:“聂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说那小贱人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为了给你来求药吧?我打了她十几巴掌,怎么,你心疼了?”

“不用你妹妹去求,你爬去给我田家磕头认错,我也可以赏你半颗疗伤丹。”

田婉然得意至极。

似乎已经看到,下一刻,聂政跪下给她磕头的场景。

“这么说你也有参与?”

聂政眼睛眯了眯,活动了下手腕,不容置否道:“十一,借力给我,许久没动了,有点按捺不住。”

身后的北十一刚想说什么,只得听令掐了个手决,两人间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突然出现。

在这股力量下,北十一身上的修为,瞬间消失,聂政原本并无修为波动的体内,凝元七重的修为猛然乍现。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眼前的轮椅和聂政消失了。

再次出现,聂政左手抓住田婉然的脖颈提起,右手一巴掌挥上去。

“啪!”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田婉然漂亮脸蛋清晰的印上一个巴掌印。

“田婉然,我太给你脸了,是吗?”

寂静。

诡异般的沉寂。

邪功?

瞬移?

就连胡平也傻眼了。

一个修为尽废的残废,突然间变成了凝元七重?

还打了一个凝元巅峰的武者?

他不是废人吗?

边上的人狠狠地揉着眼睛,有点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幕。

就算他不是废人,一个凝元七重,压制的一个凝元巅峰武者毫无还手之力?

开什么玩笑!

“你,你不是废人,你不是凝元七重,大家都被你骗了!”田婉然惊恐的出声。

“啪!”

聂政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打的田婉然鼻子歪掉。

“自己打,打到我满意了爬出去。”

“你这恶魔,什么第一天才,你这废物,永远比不上振明。十日后,振明不会放过你的。”田婉然哭花了脸,惊恐中不忘再次威胁道。

闻言,聂政有些不耐烦,又是一巴掌扇上去:“再不动手,你大概是看不到他回来了。”

田婉然咽了口唾沫,不敢在说话,满眼恨意的盯着聂政,一巴掌又一巴掌自己扇去。

“啪!啪!啪……”

富有节奏的声音响起,在整个安静的大厅内着实响亮。

聂政嗤笑一声,厌恶的把田婉然甩手丢到门口跪着。

待处理完田婉然,扭了扭脖子,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胡平:“你呢?”

聂政笑的很温和。

任人看了也只觉得如沐春风。

胡平却只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