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交出混元珠

万重峰竹林。

司清独坐林中的石台上,白衣纤瘦。

男人身穿一袭玄色衣袍,气势逼人的朝她靠近。

没等她开口,迎面砸来玄铁盒子。

这里面装的是洗魂水,这东西可以填补被撕裂的九重炼狱空间。

只是需要献祭的人。

她瞳孔微缩:“墨勖,你当真如此绝情?”

男人冷冷的开口,“不想献祭可以,本座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交出混元珠。”

司清五指成拳,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想复活谭冰儿?”

献祭是死,没了混元珠,她体内的经脉逆流,同样活不过三日。

男人挑眉冷笑,用表情说明她猜的没错。

司清如坠冰窟。

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做一个告别。

而墨勖像是看见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宽大的袖袍一挥,司清不防,被他灵力所伤,飞出去撞折了一排青竹,滚落地后喷出一口鲜血。

“别碰我,我觉得恶心。”

他冷漠的看着她,与谈起谭冰儿时所表现的温柔截然不同。

司清笑了,笑得有些狼狈,又有些苍凉。

想她堂堂修真界的司清仙尊,化神后期修为,今日却被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如此羞辱,简直是可笑至极。

“墨勖,我只问你一句。”她深深的凝视着他的眼,“你真的决意要娶谭冰儿。”

“不娶她难道娶你?师尊,如果让世人知道你为师不尊,竟肖想自己的徒弟,世人会是何种反应。”

墨勖眉眼冷淡:“师徒一场,徒儿给足您颜面,再容你考虑一刻钟。”

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泪水夺眶而出,司清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心脏的位置,那里痛得如同刀绞。

当年,她算出墨勖是她的劫,渡过则道法升天,渡不过便魂消三界,所以她拒绝收他为徒。

可墨勖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利用山门那条不成文的规定,说打破历届通关记录者有自主选择拜师的权利,赖上了她。

他是她第一个徒弟,也是唯一的徒弟,每个人都敬她怕她,只有墨勖,他是不同的。

那年,魔族大举入侵,墨勖中计深陷囵圄,她孤身前往营救,用自己半生修为护他心脉,反中毒导致全身经脉受损,不得已靠混元珠支撑残破不堪的躯体。

只是这一桩桩一件件,她都不能告诉他,因为,她是他的师尊,她不该对他生出妄念,那有违礼法,会遭到世人唾弃和不耻。

但是,他却说誓要挣脱世俗眼光,非她不娶,她信她,等他。

结果等到的是他带着厚礼来向她求娶谭冰儿。

一个被她可怜给她一个容身之所的魔族混血。

她第一次对他动了手,谭冰儿替墨勖挡下,她修为不高,所以丧了命,她的尸身被墨勖带走。

犹记得墨勖离开万重峰时回头看她的那个眼神,阴寒而森冷,仿佛要把她撕裂一般。

后来他蛰伏多年,成为了修真界的帝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