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毁了她

毁了灵脉,她便彻底废了。

--------------

暖风拂过,司清却觉得冰冷刺骨。

好几次她差点忍不住问出口,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她?

但在他面前丢的人还不够多吗?何必再自取其辱。

墨勖抬手一挥,喝道:“将人带下去,剖混元珠。”

几个穿着黑袍的修者听命,上前架起司清抬走,她的一切,他充耳不闻。

此时的司清就像一只被人卸下利爪的野兽,只能被动的任人宰割,她拼命的挣扎,然而越挣扎,身上的捆仙绳就越发的收紧。

她回头望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喃喃道:“为师从未低声下气求过任何人,这次,算我求你了,墨勖,能不能不要这般待我。”

修仙者,耳聪目明,司清的低语墨勖一字不漏的入耳,但是她唯一一次的示弱,却换不来男人的半点怜悯。

他冷笑着传音,“这世上除了冰儿,人命对于我来说无异于蝼蚁。”

竹舍的门重重的合并,隔绝了他们的视线,墨勖走到石台边坐下,女修端着茶点奉上,墨勖悠闲的等着。

不久,竹舍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声声凄厉无比。

厉渊发了疯似的想突破束缚住自己的牢笼,然而墨勖如今的修为和术法都精于别人,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浑身焦黑,也于事无补。

“墨勖,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司清是如何对你的,你感觉不到吗?你这般对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厉渊的痛骂,墨勖一笑置之,“她的盛情我可承受不起,只要她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碍眼,她那些龌龊的心思,本座可以帮她隐瞒,让她继续高高在上的做她的司清仙尊。”

“至于你说的后悔?本座最后悔的事就是那年当面向她求娶冰儿,不然,冰儿也不会因她而死,如今,我只是向她讨要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厉渊仙尊,你说有何不妥?”

见他这般咄咄逼人,话到嘴边厉渊又咽了回去。

谁人不知万宗门上下出了名的护短,说再多,他也以为他们是在替司清辩解。

其实,厉渊存了一点私心,想着,就这样吧,不要告诉墨勖了,司清离了这人,对谁都好。

没了混元珠,他再找其他妖兽的内丹代替,他不会让司清丧命的。

一天一夜,司清不知多少次痛晕过去,又从痛苦中清醒过来,清楚的感觉到和自己灵脉相连的混元珠生生被剥离体内。

她的眼神也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心如同一滩污水,再不见清明,也泛不起涟漪。

医师捧着带血的珠子邀功似的跑去领赏,偌大的竹舍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司清紧闭双眸,安静的像一个沉睡过去的死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