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你没本事留住我

余归晚手指扣着粗糙的行李带,故作轻松的说:“顾夏端,抽屉的卡里还有3000块,当我替你交这个月的房租,是你没本事留住我,以后也别恨我。”

顾夏端看着余归晚脸上慢慢浮起来的手指印,依旧觉得胸腔里的怒气无处发泄。

余归晚倒没有什么不自在的,用头发潦草的散下来遮住脸颊,抬起头看向顾夏端:“再见。”

出门时,余归晚还能维持最后的风度,将门带上。

一口气拎着包冲下楼,余归晚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顺着墙滑在地上,用袖子潦草地擦着眼泪。

她知道自己说那些话有多伤人,但是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声控灯灭了,在黑暗里余归晚拿出手机,“罗小姐,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可以让医院救我爸爸了吗?”

电话里传来短促讥诮的笑声,“放心,你父亲今晚就能手术,希望你也不要食言,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端哥哥面前。”

余归晚正要挂上电话,罗丝羽却突然说:“端哥哥的病你知道吧?”

余归晚咬住嘴唇,无助的眼泪一下子滚了满脸。

作为他的枕边人,她怎么可能没发现他的异常。

最开始是他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却怎么都止不住血,

以及不间断从他衣服上看到的各种血迹,他持续性的低烧,原本余归晚只是猜测,直到她在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张被揉烂的检查单。

她这才知道顾夏端因为整日的操劳累垮了身体,这么年轻竟然得了白血病。

可是他们都无依无靠,哪里有那么多钱治病。

偏偏这时候父亲在工地也出了意外,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在重症监护室里等着钱救命。

余归晚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出了事,她一下子就被击垮了,满心满眼都是想办法筹钱,可是钱哪是那么容易就能筹到的呢。

直到罗丝羽找上她,答应可以出钱帮他父亲治病,条件是她离开顾夏端。

“你应该给端哥哥做过配型了吧,你们俩都是RH阴性血,如果你愿意救端哥哥,我可以再给你加五十万。”

余归晚所有的神智都瞬间归位,几乎脱口而出:“我愿意。”

父亲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以后只能瘫痪在床上。

三年了,余归晚从那晚之后就消失在了顾夏端的世界里,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

那五十万早就在一日一日高额的医药费里花完,父亲这时候却又出现了肾衰竭,需要很多钱做换肾手术。

余归晚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赚钱,可是在她那个小城想筹到手术费却难如登天,只能带着父亲回到榕城。

光线昏暗的包厢里,余归晚穿着暴露的女仆装跪在地毯上,帮客人倒酒。

她知道这份工作屈辱,可但凡有一条路能赚这么多钱,她都会去做,这点屈辱和父亲的命比又算的了什么。

不知道是谁先注意到余归晚,只见一只手轻佻的捏上余归晚的下颌。

“抬起头来。”宋礼禾看到她的脸有一瞬凝滞,接着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端哥,你看这个妞,长的还真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