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巧啊,前女友

余归晚的脸被那只手转向包厢正中的方向,只能看到隐没在黑暗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指尖夹着一点猩红。

她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一声,“端哥”?不会是他吧......

接着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榕城这么大,怎么会那么巧,何况那个人从来不抽烟。

直到那个身影缓缓倾身,落在一束光线里,余归晚看清了他的脸。

他穿着雪白的衬衣,领口微微敞着,眉宇之下是她无数次午夜梦回见到的一双星眸。

顾夏端轻轻弹了弹烟灰,落在余归晚的腿上,他抬腿用鞋尖勾着她的下颌。

眼里闪着莫名的光,紧接着一字一句的说:“真巧啊,我的前女友。”

世界轰然倒塌的感觉是什么样,那一瞬间余归晚体会到了。

她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第三天上班就会遇见顾夏端,还是这样狼狈的姿态。

包厢里因为顾夏端的话安静了十几秒,宋礼禾一把扯住余归晚的手腕,将人从地上拽到自己面前,狐疑地打量着两人。

“端哥,你在开玩笑吧,你前女友在这里上班?”

顾夏端推了一把余归晚,她一下子跌坐在宋礼禾腿上。

宋礼禾顺势环住余归晚的腰,惊叫,“不会真的是你前女友吧,我怎么没听说过。”

顾夏端嘴角带着讥讽的笑,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

“当初她嫌我穷,跟别人跑了。”

宋礼禾这次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你穷?谁不知道你现在是顾家的掌权人,她怕是个瞎子吧,不过这张脸倒是很合我的口味,端哥你不介意吧。”

顾夏端沉默的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气灌了进去。

余归晚的视线始终都落在那个人身上,身边的人说了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她有多害怕见到他,就有多想见到他,这该死的纠结的人生。

顾夏端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漫不经心道:“宋少随意。”

宋礼禾倒是不客气,开始疯狂的朝余归晚灌酒,那架势只是把她当个玩物。

余归晚几次将他不安分的手从身上挪开,宋礼禾恼了。

“你都穿成这样,在这里卖了,给我装什么清高,不就是想要钱吗,开个数!”

余归晚说不出的委屈,以前别人碰她一个手指头,顾夏端都要和人拼命。

现在他却把她推给其他男人,面对她的窘境全然无动于衷。

正准备甩开男人,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

口哨声响起,宋礼禾朝着女人摆摆手,“嫂子,这里。”

罗丝羽在包厢巡视了一圈,很快就锁定目标娇俏地坐到顾夏端身边,整个人都靠在他肩上。

娇嗔道:“端哥哥,你从国外回来怎么都不先找人家。”

原来他们在一起了,尽管知道他会有新的人生,没有她的人生。

余归晚还是说不出的失落,心里绞痛的厉害。

因为罗丝羽的突然到来,反倒救了余归晚。

余归晚站起来,低着头说:“不好意思,我喝多了出去吐一下。”

她不是说着玩的,那些被灌进来的酒,都如烈火一般灼烧着她的胃。

几乎是刚推开卫生间的门,就趴在马桶上吐个不停。

摇摇晃晃的站在洗手池前,刚抹去脸上的水渍,就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