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

温婉坐在拐枣树下择豆角,屋里,继母周氏和她娘吴氏小声说着话。

“你那个继女翻过年就十六了吧?”

周氏盘腿坐在炕上,手里做着针线活,听到她娘的话,掀了掀眼皮,嗯一声。

吴氏见周氏这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心里不免为女儿着急,“怎么着,到现在都还没人上门说亲?”

“没呢!”

“你咋就不知道急呢?”吴氏的声音加重了些。

周氏拿眼睛瞥了下窗外,确定温婉听不到母女俩的谈话,这才放低声音:“急啥,她要是走了,家里这么多活儿,谁来干?”

吴氏拍了拍大腿,一脸的不赞同,“哎哟我的亲闺女诶,你可不能只顾着眼前,也该想想顺子了。”

温顺,是温婉继弟的名字。

吴氏想到这阵子自家村里的事儿,不免眼红,“你还记得我们村那个穷酸秀才吧?”

“是不是考了几年没考上举人,被大财主亲自上门退婚的那个?”

“可不是咋的,前几年他拍着胸脯跟镇上的宁大财主保证一定中,中了就把人姑娘娶进门。结果临到头让他给考崩了,宁大财主他闺女从小姑娘等到大姑娘,能不恼火吗?宁大财主二话不说就上门把亲给退了。那秀才成了我们村的大笑话,今年又去省城试了一回,结果你猜怎么着?”

周氏瞪大了眼,“该不会是中了吧?”

“昨儿个刚摆的席面,你爹还去吃了顿酒,听他说,镇上来了几位富商给举人老爷送礼呢!堆了半个堂屋。”

周氏听得起劲,“中了举人老爷还能有这好处?”

“要不咋叫穷酸秀才举人老爷呢?中了举,那可是有机会去县衙当官的,谁不上赶着讨好,尤其是那些个做生意的,贼精着呢。”吴氏看向自家女儿,“要我说,你就该送顺子去读书,没准儿将来也能给你考个功名回来,到时候成了举人娘,能给人挂田收好处,你还愁吃愁穿?”

在大楚朝,举人名下的田能免四百亩地税,丁徭八人。

谁要是中了举,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把自己家的田挂到举人名下减税,不亲的也攀亲求免徭役,举人就算当不了官,挂上几年,那也是吃穿不愁的大财主了。

周氏心里虽羡慕,却是撇撇嘴,“说得好听,我们家哪有那闲钱供他读书花用,一年二两银子的束脩,我养一年的猪,卖了也才值二两,要都花在他身上,家里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吴氏想到什么,瞥了一眼外面安静坐着的温婉,小声说:“你要钱还不好办?把婉娘嫁出去,到时候收一笔彩礼钱,够顺子读几年书的了。”

婉娘一个幼年丧母的哑巴,三锤砸不出个响屁来,能有人家要就算不错了,哪轮得着你挑三拣四的?

他们村的王瘸子去年死了老婆,至今没续弦,那是人家看上婉娘了,已经放了话,只要婉娘肯嫁过去伺候他,彩礼好说,给二亩水田,再添五两现银。

见周氏犹豫,吴氏乘机添了把火,周氏一听,顿时心痒。

王瘸子家那几亩水田地段不错,是高产田,单买都要五两银子一亩,若是给了二亩水田,再加五两银子,那算下来可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

吴氏临走前,周氏特地去菜园子里给她摘了些黄瓜茄子。

吴氏挎着菜篮子,心满意足,出堂屋走到温婉身旁的时候,停了下脚步,声音透着长辈的慈爱,“婉娘,择豆角呢?”

温婉抬头,对上吴氏笑眯眯的眼神,她点点头。

“好丫头,模样可真够俊的,将来定能嫁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

吴氏的手碰到温婉手背的时候,温婉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预感,自己会被个瘸了一条腿的男人给折磨致死。

对于自己第六感异于常人这件事,这么多年,温婉早就已经习惯了,但凡要碰上事儿,她都能提前预感到并小心地避开。

以前那些预感虽说都不好,但从未危及过性命。

然而这一次,竟然是预感到自己快要死了。

温婉虽然不会说话,可她不傻。

吴氏才刚碰了她她就有预感,这事儿与吴氏肯定脱不了干系。

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吴氏瞥了一眼这个闷丫头,心里冷嗤:再多养你几天,到时候拉出去卖个好价钱!

……

温顺不知道哪儿野去了,玩得一身泥,傍晚和温父前后脚进的门。

饭桌上,温顺一个劲地嚷嚷着要去读书,因为白天他在小胖家,看到小胖爹给小胖炖肉,说那是给读书人补脑子的。

温父不同意,说没钱。

温顺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失足跌落河里,找回来的时候只剩半条命,又起了烧,说梦话都在念叨着要读书。

周氏心疼得直掉泪。

温父见儿子这样,松口:“既然他要读,那就送他去村学,大不了我把牛牵出去卖了。”

周氏不同意,“卖了牛,来年春耕的时候咋办?”

温父道:“去他大伯家借就是了,他们家有两头牛,使唤得开。”

周氏心里发慌,趁着温父出门,她叫来温婉帮着照看温顺,说有点事回娘家。

周氏见到老娘吴氏的时候,水都来不及喝一口,着急忙慌地说:“娘,顺子他爹要卖牛给顺子读书,你快想想办法让王瘸子找媒人上门提亲吧。”

吴氏拍拍女儿的手背,宽慰她,“别慌,王瘸子既然已经放了话,那肯定是要娶婉娘的,你先回去等消息,我这就去王瘸子家走一趟。”

……

温父要牵牛去卖的这天,人还没出去,邻村的媒婆就上门了,笑得见牙不见眼,跟温父打过招呼之后,直接挑明来意,还特地强调了二亩水田五两银子做彩礼。

周氏在灶屋里熬粥给大病初愈的儿子喝,听到媒婆的话,边往围兜上擦手边走出来,问媒婆,“你说的这个人靠谱不?”

媒婆拍胸脯保证,“你们要不信,出去打听打听,王瘸子除了左腿不方便走路有些瘸之外,还有哪不好的?他那老婆是没命享福,要不然也轮不着你们家婉娘。”

这话不好听,温父正准备回绝,就听媒婆又道:“等过了年,你们家婉娘就十六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姑娘,要是再耽搁一两年,只有人家挑你的份儿。再说,王瘸子要田有田要房有房,婉娘嫁过去就能过上现成的好日子,要真错过了这个村儿,将来你上哪找那店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